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10 頁


裡的多重語言,還好管家一直和她說英語,否則她會變成鴨子聽雷。 她走到廚房後的洗手台,直到抹上肥皂,手心劇烈疼痛,她才發現兩手全起了嚴重的水泡,而且有的破皮了。她沒時間理自己的手,拭乾手上的水,忍着疼很快地進了廚房,裡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0)

夜心驚慌地抱著自己,很想弄懂她們為何要這樣,但她完全無從知道,直到一名女傭跑來,不知說了什麼,她們才瞪着她紛紛散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顫抖地緊抱自己,滿眼是淚,猜想為什麼會這樣,最後她得到了一個答案——這是斯祺傑的命令,沒有他的指示,她們不會如此吧!
被擰的痛處已不感覺痛,因為她的心已麻木了,她失神地拾起掉在地上的掃帚,重新把落葉再掃一遍。
黃昏將至,她終於整理好院子,又累又餓,可她來不及坐下來休息喝口茶,管家就來院子叫她。「你快洗個手到廚房來,前廳有客人到,你得幫忙端茶水。」

「好。」
夜心點了頭,發現這裡的多重語言,還好管家一直和她說英語,否則她會變成鴨子聽雷。
她走到廚房後的洗手台,直到抹上肥皂,手心劇烈疼痛,她才發現兩手全起了嚴重的水泡,而且有的破皮了。她沒時間理自己的手,拭乾手上的水,忍着疼很快地進了廚房,裡頭已十分忙碌地在準備晚餐,似乎有重要的客人來。
管家口操法語在現場指揮,見了她立刻端了托盤給她,指示她。「咖啡是坐在右側的先生點的,紅茶是左側的女士要的,你別弄錯了。」
管家端了托盤給夜心,仔細叮嚀她。
「好。」
夜心順着走道走向廳堂,還沒進去就聽見斯祺傑在和人交談,甚至聽見他的笑聲,原來他是會這麼大笑的人?
她悄然地走進裡頭,他就坐在主位的法式沙發,他的兩個朋友也在,但客廳多了一對中年男女,而斯祺傑和那位穿著華麗的貴婦有說有笑地沒發現她,她也不希望被他發現。
她深呼吸,小心地端着托盤走過去,忽然斯祺傑回過頭來,看見了她,她莫名緊張,也不知怎地竟一個踉蹌仆倒向前,托盤當場變成飛盤,咖啡紅茶灑了一地,最糟的是她以五體投地的姿勢趴在地上,她的臉離斯祺傑的鞋尖只有一寸距離。
充滿歡笑的廳堂霎時陷入恐怖的無聲狀態。
沒有人出手幫助她,她趕緊自己爬起來,不敢看斯祺傑,困窘地低着頭猛道歉,快快收拾一地的杯子碎片。
管家發現了,趕緊派人來幫忙清理,拉著她進廚房,還數落她:「怎麼這麼不小心?你可知道現場都是先生的重要客人,換別人做吧!」
廚房裡那群曾欺侮夜心的女傭們,也很不屑地瞪她。
夜心打了個冷顫,知道自己闖大禍了,這下斯祺傑一定不會原諒她的,她破壞了他的興緻,還打破了他的杯子。
她不知所措地僵立在原地,過了許久,管家從廳堂回來,蹙着眉,壓低聲音對她說:「先生要你到樓上去,他在等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夜心深感大事不妙,他一定是要狠狠地罵她一頓,她該怎麼辦呢?
她心慌到手腳都在打顫,但她知道這下就算是神仙來也救不了她了。
夜心硬着頭皮,拖着疲累的腳步,蹣跚地走出廚房,幸好廳堂裡的客人們已移駕到餐廳了,沒有人看到出糗的她。她怯懦地走上寬大的樓梯,管家沒說幾摟,但她一上去就看見斯祺傑在二樓的一個房間門口等她;她踟躕不前,手無意識地拉著圍裙。
「還不過來?」他陰鷙地盯着她,像恨不得把她揪過去。
她垂頭喪氣地走過去,站定在他面前,想開口道歉,他卻扣住她的手臂,將她扯進房裡。
「去把你自己洗乾淨。」
他命令。
她愕然,發現這個房間好奢華,融合了古典和時尚的歐風傢具,中央有張醒目的大床正對著陽台上翠綠的花園景觀,陽台的一側有道白石砌的樓梯可通三樓。
她不安地和斯祺傑深黑的眼睛對上,隨即明白了,他是要「物盡其用」,白天要她當女傭,晚上得替他暖床了吧!
「我哪裡不乾淨了?」她發出小小的抗議聲,只見他唇邊泛起一絲嘲諷的笑,鬆開她的手臂。「你不知道你臉上有泥土,裙襬全是咖啡漬嗎?」
是嗎?她往自己臉上撫去,真的有土,是掃院子的時候弄的吧!怎麼沒人告訴她?低頭一看,裙子真的臟了,她自己都沒發覺,她的樣子一定是狼狽到了極點!
「這是哪裡?」她落寞地問。
「我的房間。」
他不帶一絲一毫的感情說。
夜心心底划過一陣苦澀,相信自己的想法並沒有錯。「我不會是得住在這裡吧?!」
「沒錯。」
他直接回答她。
「可是,我覺得我應該住下人房比較恰當。」
她下意識地想遠離他。
「你應該怎樣由我來決定。」
這聲命令絶非疾言厲色,卻力道十足,不容反抗。
夜心再也無話可說。「我的行李還在管家的辦公室,我得去提上來。」

「我會叫她替你扔了,今後你的穿著打扮也由我決定。」
他斷然地說。
她詫異。「可是……」

「別再煩我,更衣室裡有數不清的衣服,你自己去拿,我還有事要做。」
他留下話,轉身開門就要走。
「是急着去和那位貴婦談笑風生嗎?」她虛弱地說,旋即感到後悔,這聽起來好象她有多在乎他似的。
斯祺傑定住腳步,回頭睨了她一眼,見她眼帘低垂,一副委屈的模樣,他忽然改變主意,踢上房門,雙手交迭在胸前,好整以暇地打量她,嘲弄地說:「不急,一點也不急。」

夜心抬起眼,心底有個很壞的預感。
「立刻去洗,我等你。」
斯祺傑丟下這句話,取出煙盒,轉身走到落地窗前的沙發坐定。
「你不必等我。」
她蒼白的臉泛起紅潮,遙看著他點上煙,心慌意亂。
他懶得回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