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13 頁


型! 他習慣報復,擅于手段,教他都忘了如何真心去追求一個令他心動的女孩。 而他竟一再的以傷害她為樂! 「我就只是你的一個……權利嗎?」她傷心地問。 他的心像被鞭子抽過,開不了口回答。 「去弄吃的。」
作者:待考 / 頁數:(13 / 0)

他走向眼前的小女人,倒想看清楚她穿上那邪惡女人的衣服是什麼嘴臉?會不會也如同那邪惡女人一樣,善於用言語來裝飾自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走近她,只見她一臉失魂落魄,像剛被誰欺侮了。而無需自我標榜,她身上的白洋裝已突顯了她的稚嫩和單純。
他嚴酷地想找出她的破綻,卻看見她忽紅的雙眼,冷漠地想忽視她委屈的神情,心卻沒有設防地落入一張柔軟的網中。
他終於明白自己為何無法坐視她受傷,甚至憐憫她,因為她是她,她有她的性靈和思想,純然是另一個人,而不是他痛恨的那一個。
她自然流露的優雅特質、甜甜的清新模樣,自始至終都吸引着他,他殘忍地狩獵她,用牽強的理由箝制她,只因她才是他心底所真正喜愛的女子典型!
他習慣報復,擅于手段,教他都忘了如何真心去追求一個令他心動的女孩。
而他竟一再的以傷害她為樂!
「我就只是你的一個……權利嗎?」她傷心地問。
他的心像被鞭子抽過,開不了口回答。
「去弄吃的。」
他暗啞地說,隨即往樓上走去。
她心在淌血,淚也矇矓,飽嘗了他的無情,教她哪還吃得下別的?
她僵立着,不久他從樓上下來了,換上西裝像要外出,她惶惑地低問:「你要出門嗎?」
斯祺傑死盯着她的淚眼,勉強以點頭代替回答。
「那……家裡的女傭們呢?」夜心不安。
「下班了。」
他低頭繫上雪白的袖扣,深怕再看著她,他會伸手抱她。
夜心小臉蒼白,那表示晚上宅第只剩他們兩人,現在他要出去,不就只有她一人在家。「我……」
她想說她不要一個人留在家裡,她會怕,可他竟轉身就走。
「要等你回來嗎?」她追到門口。
「不需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說完話,門也跟着帶上。
夜心酸楚的淚已忍不住全湧了上來。不敢一個人待在無人的大廳,她快步上樓去,一進房看見床上放著一隻藥箱,她不禁悲從中來。
她再也不會笨笨地以為這是他的關心,他只把她當成是他的「權利」,一個能任他駕馭的人!經歷這許多,她明白,她該對他死心了,脆弱的淚豆大豆大的墜落,她掩着臉泣不成聲。
斯祺傑獨自駕車在道路上狂奔,他其實很少在這時間外出,但他不能再待在屋裡面對她波光盈盈的雙眼,讓她影響他的思緒。
他得獨自仔細想想,對她要如何善後,這個錯誤絶不能再延續下去。
只是,他該怎麼做?
他十分清楚只要留下她,他以往所認同、所定義的許多事,勢必得全數改變!
若不留她呢?
他思索着,迎着夜風,腦裡轉着的全是她的淚眼,難捨在心底。
唉!沒想到他竟會落入自己設下的陷阱裡,難以全身而退。
也許,這就叫自作自受吧!
或者該說是……天譴!
他嘲笑自己,悵然的表情,隱沒在夜色中。
早晨的第1道光照射進屋裡,蜷在沙發上整晚沒睡的夜心,發現斯祺傑竟是徹夜未歸,她心底唏噓,揉揉腫腫的眼坐起身來,木然地走到浴室裡梳洗,默默地下樓去領女傭制服準備工作。
狹小的管家辦公室裡,管家換人當了,新來的管家叫小蜜,看來相當年輕,而那群說法語的女傭也全都被撤換了,新來的女傭都挺和善。
「各位,我是新來的管家,叫小蜜,請到廚房集合,我有事告訴大家。」
小蜜走向寬敞的廚房,她連夜從倫敦趕到比利時,就為了今早的管家就職大典。她覺得自己真是命苦,不但要替她的霸王總裁幹壞事,現在還淪為他的打雜管家,最好這只是臨危受命,一時之選,她等着大人他高抬貴手,改變她的命運。
「我這個人很民主的,今後的工作分派,由抽籤決定……」
小蜜邊說,邊搖着自己做的簽筒,讓眾女傭抽籤,一雙杏眼還不時看著人群中的夜心。她可是接到了「上頭」的旨意,這個女孩的工作得等手傷好了才能分派,還得是輕鬆的活兒才能分派,所以並沒製作她的簽。
夜心好不容易等到最後,卻沒簽了,倒是管家對她眨了眨眼睛,不曉得在暗示什麼,只見她急忙又轉頭對拿到簽的眾女傭說:「我希望大家努力做好分內事,共同把這個房子清得一塵不染,共創美麗新世界。」

大家聽到她的話都笑了,夜心也不例外。
小蜜自己也笑嘻嘻的,覺得自己說得很專業,隨即她把夜心拉著往外走,神神秘秘地說:「你跟我到辦公室來一下。」

夜心以為她要拿女傭服給她,她卻說:「你休息到手傷好了,再來向我報到。」

「這是斯……先生的意思嗎?」夜心問。
「沒錯沒錯,你可要照着做,不然他發起瘋……噢,不不,是怪罪下來,我可擔待不起哦!」
「你像是很瞭解他的為人。」

小蜜搖頭晃腦了一下,表情像在說「這是當然的」,不過她精明的沒有隨便回答。「你去休息吧!」
夜心點頭走出管家辦公室,無所事事地在客廳裡留連,正想走出屋子去看看外頭,大門竟然打開了,斯祺傑正好要走進來。他們同時看見彼此,她發現他渾身酒味,西裝斜披在肩頭,領帶也鬆了,模樣相當桀驁不馴。
沒有人先開口,直到有個衣着清涼的女人匆匆走來,鑽到他身下,嬌媚地摟着他說:「我幫你把車停好了,我要和你一起進去嗎?」
夜心看著眼前的景象,胃不停抽搐,手也泛涼,她往前走也不是,往後退也不是,直到他和那女人一起上樓,她仍定在那裡,一顆心已粉碎。
不是不再為他傾心嗎?
那何來的心碎?
她臉色蒼白,漫無目的地走出屋外,沒有表情的臉上已爬滿淚痕,她這才知道自己的妒意有多深,要對他死心有多困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