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14 頁


直到天亮,不過是答應幫他開車送他回來,就收到這麼多酬勞,原以為他會要求「額外的服務」呢!她樂歪了,興高采烈地離去。 斯祺傑卸去外衣,仰躺在床上,揉着疼痛的眉心。方纔在門口夜心看見那名侍女,顯然是誤會了,他心底也不好受
作者:待考 / 頁數:(14 / 0)

她那麼地在意着他,痴痴地愛着他,因為她早就在第1次遇見他時就交出真心了啊!她走到無人的後院,躲在大樹後掩面痛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屋裡,陪着斯祺傑上樓的酒館侍女,欣羡地左顧右盼,熱絡地問:「嘿,大帥哥,你的房子好大,待會兒要不要我留下來服侍你?」
「你走吧!」斯祺傑放開她,倚在牆上,從皮夾裡取出一迭鈔票塞給她。
酒館的侍女睜大眼睛看著足夠她一個月開銷的鈔票,立刻收下了,遲疑地問:「你真的不要我留下……」

「快走。」
斯祺傑不想再多說,獨自進了房門。
「真謝謝嘍,有空再來光顧哦,大帥哥。」
侍女熱情地對他的背影猛送飛吻,她可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好事,她見他在酒館裡喝酒直到天亮,不過是答應幫他開車送他回來,就收到這麼多酬勞,原以為他會要求「額外的服務」呢!她樂歪了,興高采烈地離去。
斯祺傑卸去外衣,仰躺在床上,揉着疼痛的眉心。方纔在門口夜心看見那名侍女,顯然是誤會了,他心底也不好受。
思索了整晚,他決定留下她,至少讓他有彌補她的機會,在他的感情世界裡,她絶對是無辜的,但她是否願意再對他敞開心門?
「我可以進來嗎?」門外傳來小蜜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維。
「嗯。」
他煩悶地應了一聲。
小蜜開了門,走到床邊問:「剛纔下樓的那女人是誰?好象不是你的品味唷!」
斯祺傑懶得回答。「少說廢話,夜心呢?」
「夜心呢?」小蜜狐疑的學他的語氣,覺得奇怪。「我打從認識大人你開始,好象沒聽過你用那種語氣叫一個女人的名字耶!」
「什麼語氣?」他不自覺自己透露了什麼。
「你叫她叫得好親切哦,而不是咬牙切齒哦!」小蜜納悶地說。
見斯祺傑危險地眯起眼來,小蜜隨即住嘴,說了正題。「我沒見到她啦,你不是交代要她放假,說不定她出去逛街了。」

「不可能。」
斯祺傑否定,坐起身來。
「你怎麼知道?」小蜜探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斯祺傑用可怕的目光掃過她,他就是知道,她不可能自己一個人出門,尤其在這對她而言相當陌生的國度。
而他居然這麼「瞭解」她,令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他們相處的時間並不多,她的一舉一動卻已悄悄溜進了他的心間。
「你在想什麼?」小蜜不知總裁大人為何突然「入定」了,她可從沒看過他失神的模樣。
「去把她找來。」
斯祺傑淡聲說。
「誰啊?」小蜜故意促狹地問,直到他冷峻地朝她看來,她才趕緊找人去。
過了十分鐘,小蜜急急忙忙地跑上樓回報。「我里奇外外都找過了,沒看見她。」

斯祺傑倏然從床上一躍起身,推開站在床邊喘氣的小蜜,走出陽台俯視院落,果真沒瞧見她。上了白石階梯,從三樓陽台的走廊繞到可以俯視後院的角度,目光掃視每個角落,隱約看見一棵樹下有白色的裙角在飄揚。
是她!
他火速下樓進房,見小蜜還杵在裡頭,頭也沒回地對她說:「沒你的事了,下去吧!」旋即出了房門。
小蜜無奈地垂着肩,真不知大人是怎麼了?

fmx

夜心噙着淚,孤獨地倚在樹下,她不想進屋,怕再撞見斯祺傑和那女人。
驀然間,她聽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急忙揮去臉上的淚,不想教任何人瞧見了。
「你在這裡做什麼?」這聲低切的問話驚擾了她,她恍然地看著斯祺傑,他結實的胸膛在白襯衫下急促起伏,像是一路跑向她來。
「有什麼事嗎?」她生疏地問。
「當然有事。」

夜心不明白他為何遲遲不說,一逕緊迫盯人地俯視她。忽然她的腰被他強悍地擄住,驚懼中她想問自己是否又做錯了什麼,他已封住她的唇。
斯祺傑熾狂地吻她,面對一臉無辜的她,他真心地想抱抱她、寵寵她。
盤據在他心底太久、太深的恨,教他毀了一個又一個的女人;而在他的恨意之下,她在倫敦時的快樂神采也已不復見了,這完全是他一手造成的——
他的吻輾轉變得溫柔,摩挲過她細嫩的唇瓣,吻去她臉上的淚痕,無言地抱著她,將她纖柔的身子嵌在自己懷裡。
「為什麼……你可以吻一個你並不愛的人?」夜心在他懷裡狂顫,不知他的吻為何變得那麼多情,而她竟無能為力拒絶他,又讓他奪了她的魂。
他握著她的雙肩,推開她,直視她動人的雙眼,脫口而出的卻是違背心意的話——
「我可以吻所有不愛的女人。」
但你不是。
他不習慣說出心底真正的感受。
她愕然,不難想象他也吻過剛纔那女人。「請你……不要碰我。」
她掙開他的手。
「你沒資格說不。」
他把她揪了回來。
夜心咬着唇,再也隱忍不住的傷心情緒瀕臨崩潰,不依地想掙開他。「不要,不要……為什麼你要這麼壞?我真的看錯你了,放開我……求求你……」

他沒有放開她,而是將她壓抵在樹幹上,深深地吻她,蠻橫地探索她的身子,勾引她的神魂,不容她有一絲一毫的反抗。
「你為何……不能像在倫敦時那麼好……那麼溫柔……」
她痛苦地低泣。
「我會很溫柔。」
他灼人的低語就在她的耳際,吮吻她的頸項,大手探進她的裙底,獵取她的自製力。
她氣喘吁吁,暈紅的小臉上掛着羞恥的淚,任他輕扯開她的衣襟,吻遍她每個敏感處,在他的情慾攻勢下迷失了自我。
「進房裡去。」
他熱切地說。
「不……」
她慌亂地搖頭。
「如果你不想草率地結束你的第1次,最好聽話。」
他的話聽來像警告,語氣卻低柔得教人心悸,為她拉上衣襟的手勁也很輕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