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17 頁


身準備離去。 「等等。」斯祺傑嚴峻的制止聲從台階的最上層傳來。 夜心止步,迴首往台階上一瞥,台階上隔着走廊連接着主屋大廳的一隅,斯祺傑就立在敞開的窗口邊,面色冷硬,而狼主、玩家連同郝美麗的父母也立在一旁,他們顯
作者:待考 / 頁數:(17 / 0)

「是嗎?」斯祺傑剛纔並沒有這麼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只是他家裡的一個女傭不是嗎?」郝美麗上下打量她,眼神鄙視,話中帶刺的挖苦。「瞧你打扮得花校招展的,是存心想勾引斯大總裁嗎?我奉勸你還是別傻了,他可是全球年輕富豪排行榜的首富,跟你只是玩玩而已!」
斯祺傑不只是鑽石公司的總裁,還是首富!對夜心而言這是個陌生的名詞,瞬間將她今晚的夢粉碎,教她不得不正視現實,揪心的痛楚油然而生。
「你走吧!叫司機先送你離開,然後回去用力地想一想,像他這樣出類拔萃的人,是絶不會看上一個女傭的——」郝美麗勝利的瞪着她消沉的模樣,用打發下人的語氣說:「快走!」
夜心几乎沒有懷疑她的話,黯然轉身準備離去。
「等等。」
斯祺傑嚴峻的制止聲從台階的最上層傳來。
夜心止步,迴首往台階上一瞥,台階上隔着走廊連接着主屋大廳的一隅,斯祺傑就立在敞開的窗口邊,面色冷硬,而狼主、玩家連同郝美麗的父母也立在一旁,他們顯然也都聽到郝美麗所說的每句話了。
郝美麗的臉色一陣灰一陣青,不知如何是好,她要父母把斯祺傑帶進屋,可沒說要帶到聽得到她講話的窗邊啊!這下她的好事全泡湯了……
倏忽間,斯祺傑離開窗邊,狼主和玩家也隨之而去,貴婦和丈夫則是一臉羞愧地跟着離開。
郝美麗僵立着,眼見斯祺傑和眾人到達花園。
斯祺傑當着所有人的面,毫不避諱地將「女傭」摟在身惻,冷酷地對郝美麗說:「我欣賞你的才華,可惜我最痛恨說謊者,更不原諒搬弄是非的人,請你另謀高就。」

「她不過是一個女傭,我父母可是你的大客戶。」
郝美麗端出父母,她的父母也站在她身邊力挺她。
「我贊同令尊令堂懂得欣賞鑽石的美;另外告訴你,她不是女傭。」
斯祺傑說得簡潔有力,不願再停留,握住夜心的手將她帶走。
狼主和玩家莞爾一笑,隨即也走人,留下一直跺腳的郝美麗和她一臉茫然的雙親。

fmx

歸途中,夜心一直怦怦然,她仍是和斯祺傑坐在后座,不同的是他一直沒放開她的手,雖然她的手快被他握得失去知覺了,可是她情願被他握著,若不是他及時開口,那她一定將郝美麗的話信以為真了;而且這是她頭一次覺得他似乎是在意她的,而不全是為了「她是他的權利」。
「謝謝你。」
她輕聲對他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斯祺傑低頭瞥向她澄亮的雙眼。「你若真傻傻地走掉,我會宰了那女人。」

「你好殘忍,難怪你的朋友封你當霸王。」
她小聲地說。
「知道就好,你最好給我乖乖的。」
他邪笑。
她格格地笑了起來。「你說你恨說謊的人,可你剛不也說了謊,我確實是女傭啊!」
他放開她的手,卻摟住她的腰,更近地瞥她,性感又低沉地警告:「你該怎樣由我決定。」

她記得他曾說過這樣的話,當時她感到憂怨,可現在她心底卻有說不出的甜,到底是哪裡不一樣了呢?
他的臉更近了,灼熱的氣息流轉在他們之間,她知道他又要吻她了,她輕輕合上長長的睫毛,當他的唇壓上她的,她的心是溫暖的,沒有昨日的惶恐和不安,她柔順地和他濕潤的舌交纏,讓他帶著淡淡香檳味的吻將她迷醉。
他的手纏了上來,伸進她的小禮服裡頭擄住柔波,她心狂跳,身子因他的觸碰有了反應,只想更貼近他,讓他吻得更深。
他輕扯開她胸前的屏障,吻住粉嫩的蓓蕾,愛撫她的雙腿之間,褪去薄弱防線,氤氳的情慾瞬間變成了難以熄滅的愛火,他牽引她坐在他身前,讓她的柔軟將他的剛強包圍。她心慌羞怯,他不停地吻她,解除她的緊張,直到他完全沒入她的緊窒,愛開始狂燒……
一切發生得那麼自然,教人無法抗拒,她不只心醉,也真誠地把身心交給他。
回到斯家,車子停在大門前,司機前來為他們開車門時,兩人看來並無異樣,事實上,他們心底的世界已然轉變。
「下車吧!」斯祺傑低沉地說,眼神多了分神奇的柔和。
「嗯。」
夜心低着頭,臉紅紅地低應了聲。
他們一前一後的下車,小蜜見兩人進門特地迎上前來,很專業地鞠躬問候。
「歡迎回來。」

斯祺傑直接走向樓梯,上了樓;夜心頭低低的,不知要不要和他一起上樓,遲疑中小蜜在一旁問她:「舞會好玩嗎?」
「好……」
夜心含糊地應了聲,害怕小蜜察覺在車上發生的事,心虛地快步上樓。一走上樓梯,腿間隱約的疼痛清楚地提醒她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她害羞地想躲起來。
到了房門口,門並沒有關,斯祺傑就在門邊等她,她還猶豫不前,他已不由分說地伸手一把將她摟住,關上門,意猶未盡地吻她。
「疼嗎?」他在她耳畔問。
她耳根發熱,知道他指的是什麼,像蚊蚋般輕吐:「還好。」

他將她抱得更緊,吻得更火熱,熾狂地探索她的身子,直到她虛軟地癱在他懷裡。
「去床上。」
他迷魅地笑着,抱起她,目光不曾離開她。
她怯怯地環住他的頸子,輕倚進他的懷抱,任他輕柔地把她放在大床上,看見他正在床邊寬衣,她心慌得緊閉雙眼。
片刻後,床沉了沉,他上床,手指輕勾下她的禮服肩帶,柔聲說:「看著我。」

她揚起長長的睫毛,羞怯地看著他,他正笑着,模樣既俊逸又性感。「為什麼笑?」她低低地問。
「你可愛得教我……心動。」
最後兩個字他附在她的耳畔說。
她一陣心悸,覺得自己的心被他觸動了。
他托起她的身子,手探到背後拉下隱藏式拉鏈,將連身禮服從她纖柔的足尖褪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