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20 頁


有回答,更沒有停止腳步,即刻離去。 夜心聽見他甩上房門砰然的聲響,沒多久,敞開的陽台外傳來汽車急速倒退又呼嘯而去的聲音。 他走了,並且不告而別? 她淚汪汪地奔出陽台,看著遠去的車,沒想到這兒是他們之間最後的結
作者:待考 / 頁數:(20 / 0)

「好,你回去,下午我會派飛機送走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冷酷地低吼,拿出行動電話,撥給他的專屬機師下指令。「飛台灣,安排在今天之內的任何時間。」
他很快地收線,又撥電話給小蜜,下達另一道命令。時尚書屋
「曲夜心今天回台灣,你和她一同搭機,送她到家門,不得有誤。」

夜心顫抖地撫着自己的唇,這才知道自己說了什麼,而他竟然答應了!
這表示什麼?遊戲結束了嗎?
她該為自己贏得這樣意外的結果高興,可相反的她竟是深深的悲慟,她並不想離開他啊!她的雙手緊緊環抱住自己,覺得整個人掉落痛苦的深淵之中。
斯祺傑收起電話,鐵着一張臉,扯出行李箱,把常穿的衣服全甩進裡頭,封箱,提着就要離去。
「你……要去哪裡?」夜心張大婆娑的淚眼,很是詫異。
斯祺傑沒有回答,更沒有停止腳步,即刻離去。
夜心聽見他甩上房門砰然的聲響,沒多久,敞開的陽台外傳來汽車急速倒退又呼嘯而去的聲音。
他走了,並且不告而別?
她淚汪汪地奔出陽台,看著遠去的車,沒想到這兒是他們之間最後的結局,她頽然哭倒在台階上。

一切都結束了……

斯祺傑親自駕車前往機場,打算獨自去北海道,一個人沉潛,遠離所有干擾他的人事物,不想留下來看著她離他而去,他深怕自己會臨時改變主意輓留她。
經過這一次,他對女人不只是不信任,更失去了耐性,他感到灰心至極。

一年後——

噹噹噹……

F大校園響起下課鐘聲,夜心收拾書本離開教室,準備下樓到停車場牽腳踏車,她一身輕便的運動服,長髮編成一串麻花辮子,清秀白皙的臉龐無須粉妝修飾,自然散髮出淡雅的氣質。
「曲夜心,你的筆掉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年輕飛揚的聲音在樓梯上叫住她。她駐足迴首,喊她的是宋學仁,她在社團認識的一位學長,他帥氣的臉上常掛着爽朗的笑容,他三步並作兩步的下樓,把她的筆遞給她。
「謝謝。」
夜心道了謝,接了過來仔細的夾在課本裡,往樓下走去。
「下午有課嗎?」宋學仁追上來問,和她並肩而行。
「沒有。」
夜心搖頭。
「一起去打球如何?或者看場電影?」宋學仁被她動人的神韻深深地吸引住,很希望她能點頭。
「下午我要去市立運動場,今天我爸的公司在那裡開夏季員工運動會,我報名了快步競走,待會兒就得去報到。」
這是實情,而不是推托之詞。
「這是你第1百零一次拒絶我。」
宋學仁好生失望。
「是嗎?你怎麼算得這麼清楚。」
夜心悠然一笑。
「可不可以透露一下,要怎麼樣才能追到你?」宋學仁半開玩笑地問。
夜心澄澈的眼掠過一抹愁緒,幽幽地說:「別浪費時間,學長。」

宋學仁剎然止步,沒有再「追」上前去,感到挫敗,他是真的很喜歡她,但她好象一點也不把他看在眼裡,真不知是為什麼?他在學校可是萬人迷,但就是迷不倒她。不成,他得想些別的花招,就算第1百零二次她仍拒絶,他還是要追她,相信有朝一日她一定會被他的耐力感動。
當下他有了一個不錯的點子,既然她是要去參加她父親公司的運動會,那他得去訂一束花,無論她得不得名,他都要送到她手上。
大庭廣眾下,她一定不會不接受他的,而且他還可以順便會一會「伯父」,讓他知道他是個青年才子,無不良嗜好,正對他女兒大力展開追求。
他說到做到,管不了下午還有課,立刻到停車場開出他新買的房車,到附近的花店訂花。
夜心獨自走向成排停在老樹下的腳踏車,找到自己的,把書放到車籃裡,牽出來,輕盈地騎出校園。
她無法接受別人,因為她封閉了自己,心不再對外開放。
離開斯祺傑一年了,這一年來,她考上大學,過着單純的學生生活,試圖忘記和他的過去。表面上她做到了,但心卻仍被他霸佔着,他像是她生命中的一個刻痕,永難抹滅的印記,她再也沒有空間去容納其它的人;她時常想唸著他,甚至不由自主地在茫茫人海中試着想找到一個神似他的人,但沒有人和他一樣那麼出眾、那麼吸引她。
在她回到台灣後,她的父母都小心地對他避而不談,深怕傷了她。其實她偶然從父母的談話中得知,父親的曲氏電子和斯氏財團一直都有往來,斯祺傑不但救了曲氏,這一年來斯氏財團下經營的電腦公司,時常大量向曲氏下訂單,雙方的合作互動良好。
她明白公事和私領域的分野,父親既然從不主動提及,她也不好去過問,也從不想知道,怕對父親造成困擾,也怕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平靜生活又起波瀾。但在她心底對斯祺傑仍抱著感激,那大過于其它的情分。
陽光好大,把她略顯蒼白的臉色曬得紅艷艷的,她緩緩地踩着腳踏車,直接到達市立運動場,停好車後,她進了裡頭,正值中場休息時間,運動場上無人競賽,公司員工全穿著同一款式的運動服,集中在主席台的遮陽棚下吃便當,神情顯得愉快且輕鬆。
她找到樓梯走上主席台,前端鋪着紅布的長桌上擺滿大大小小簇新的獎盃、獎品,她的心情很興奮,總覺得今年的運動會和往年很不一樣,似乎是擴大舉行。
一名認得她的年輕助理見到她,放下便當朝她跑來。「小姐,你來了,吃過飯了嗎?要不要也來一個?」助理指着階梯上三大袋香噴噴的排骨便當問。
夜心搖頭幽默地說:「運動比賽前不合適把肚皮撐大,會輸的。」

「糟了,我吃了兩個便當呢!下午要跑一百公尺可怎麼辦?」助理誇張地大叫,逗得夜心笑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