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22 頁


。 這樣仔細地鋪路,當然這也是他設的一個陷阱,這次他不只要狩獵她的人,還要得到她的心。 一年前,他遠離比利時,遠離她,一個人到日本北海道。當夜,他立刻明白自己根本不能將她割捨。她的淚眼總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她的甜
作者:待考 / 頁數:(22 / 0)

「先到家裡休息,晚上替你接風洗塵,夜心出門一向都騎腳踏車,等我們到家時她還沒到呢!就算給她一個驚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曲超群說道。
斯祺傑點頭,和他一同走向座車,心底並沒有曲父那麼樂觀,只怕自己帶給夜心的不是驚喜,而是驚嚇。
經過一年周密且長久的計劃,他不只成了曲氏的大股東,持股高於曲父,還是實質的總裁。
從大量向曲氏下訂單,再主動要求合作,他拉攏了曲超群接受他成為重要合夥人,不只參與公司行政,出資擴大公司生產綫,重組公司型態為跨國企業,為曲氏帶來無限生機,更獲得曲超群的信賴。
他的目的在於讓曲超群重新接納他,也唯有如此,曲超群才可能協助他,繼而同意把夜心嫁給他。
曲超群同意了,並答應不插手他們之間的發展過程。
這樣仔細地鋪路,當然這也是他設的一個陷阱,這次他不只要狩獵她的人,還要得到她的心。
一年前,他遠離比利時,遠離她,一個人到日本北海道。當夜,他立刻明白自己根本不能將她割捨。她的淚眼總在他腦海裡揮之不去,她的甜美、羞怯教他難以忘懷,不同於所有的女人,她用細緻善感的情意緊揪着他的心神;教他總覺得自己對她有所虧欠,對她有一份責任,在為她敞開心門後,就這麼輕易地放她離去,絶不是他想要的最終結果,他不該把她丟回台灣不管。
既然她質疑他對她「好的定義」,那麼的在乎着,那他何妨用一生的時間來讓她體會他對她濃烈的情意。

fmx

夜心回到家時已累得喘不過氣來,通常她都是愜意地踩着腳踏車,很少這樣疲于奔命地飛車。現在她最想做的就是進房裡沖澡,然後倒在床上睡一覺。
她把車牽進庭院,拿起后座那只獎盃時還猛然心悸,一想起斯祺傑人就在台灣,還和父親的公司有重要關聯,她就有說不出的徬徨。她壓抑下不安的感覺,匆匆進屋,告訴自己回家是最安全的。
「媽、六嬸……我回來了。」
她進了無人的大廳往挑高的樓上揚聲喊,沒人回答,心想媽媽可能去逛街了,傭人六嬸可能到隔壁和人聊天去了。
她放下獎盃,下意識地不想抱回房裡,倒了杯水就上樓去。在走廊上她隱約嗅到一股男性的青草沐浴氣息從隔壁房裡逸出來,她有些恍惚,那像是斯祺傑身上的氣息。
她的心神竟被那幽幽的氣味牽引回到一年前,她的胸口溢滿酸甜苦交雜的痛覺,眼眶忽紅……
她是怎麼了?!家裡不可能有這樣的味道,一定又是她某部分的記憶在作祟!她不能老是想太多,讓他影響自己的情緒。
她說服自己,回到房裡,喝了水,穩定情緒後,脫下一身汗漬的運動服,進了浴室淋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沐浴後心情果然平復了許多,她換上睡衣,放了輕音樂,抱著枕頭躺在單人床上正要入眠,聽見隔壁房門開了又關的聲音,有個沉沉的腳步聲下樓了,好一會兒腳步聲又回來,她又聽見開門關門的聲音,雖然聲音很細微,她卻清楚地感覺到了,她納悶地起身。
家裡不是沒人在嗎?怎會有那些聲音,會不會是……小偷?!
她膽怯地抱著枕頭當盾牌,伸手關了音樂,穿上室內拖鞋準備去看看,但她沒有防身的武器啊!
那個獎盃材質挺堅硬的,她悄聲去拿,沒想到它還有防身的作用,等會兒就靠它了。
她腳步放輕地上摟,膽顫心驚地接近那道門,先聽聽裡頭可有異常動靜,果真聽見抽屜被拉開了。
她緊抱著枕頭,握著獎盃的手在發顫,一鼓作氣地打開房門,跨進一步,高舉獎盃正想猛K對方一頓時,裡頭的人一轉身,她手上的獎盃卻哐啷落地。
「這麼迫不及待想見我,連門都不敲?」斯祺傑揶揄地說,停止整理隨身行李。
「你怎麼會在這裡?」夜心內心已掀起驚濤駭浪。
「來作客。」
斯祺傑關上抽屜,向她走來。
「我爸呢?」她畏怯地退後。
「去公司了。」
他不由分說地拿走她手上的枕頭拋在一旁,踢上房門,牢牢地箝住她,俊臉逼近地問:「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
「我不懂……你說什麼……」
她想脫離他的箝制。
「你剛纔那樣子好象要K人。」
他眯起眼瞥她。
「我以為……以為……」
在他審視的目光下,她連說話都困難。
他懶得等她說完,直接封住她的唇,吻她。
「不要……」
她的心凝住了,試着忘卻的痛在此時全數翻湧而上,那日他疾言厲色地要她走,冷絶地離她而去,那樣深刻的傷害讓她無法接受他的觸碰。他只是利用了她的身體,不要她的時候隨時可以甩掉她,他甚至還有個叫安娜的女朋友,他怎麼可以再來招惹她!
「你不能這樣……我們之間的一切早就結束了。」
她掙扎,閃躲他的侵略。
「我沒那麼說過。」
他沒有因此停止吻她,一個個火熱的印記不停烙在她柔細的頸子上,大手侵入她的睡衣下,撫遍她細緻的曲綫。
「求你不要打亂了我好不容易得到的平靜生活。」
她推拒,禁錮着自己,深怕自己對他的吻有反應。
「你是我的人。」
他渴切地將她柔若無骨的身子推向他為她燃燒的愛火。
「我不是。」
她淒涼地說,用力推開他。
他瞪着她,痛恨這三個字。她顫抖地迎視他,沉寂的室內清楚地聽到她的喘息聲和兩顆心激動的狂跳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