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24 頁


櫃裡。 五分鐘過了,十分鐘過了,雨愈下愈大,雷聲又猛又急,阿香偷偷地到窗口瞄,乍見「他」還在,喃喃自語地說:「我還是頭一次看到活生生的落湯鷄。」 夜心仍搗着臉,淚溢出指縫,聽到阿香這麼說,情緒更是悲慟,她告訴自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0)

「我吃不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側過身,面向牆,怕自己低落的情緒影響了她們,也任心被苦楚包圍。
一小時後,天空下起雷雨,聲勢浩大的雨聲像要把房子劈裂似的,阿香和女生們趕緊到窗外的鐵架搶救還沒收的衣服,不經意中看見有個人影在街燈下淋雨。
「嘿!夜心,那個『誰都不是』先生還在耶!他是想藉雨水洗免費的澡嗎?」阿香叫着。
夜心倏地從床上跳起來,心沉到谷底。他到底是想怎樣呢?為何下雨了還不走?
阿香看看夜心,又看看樓下,走過來坐到床邊,難以相信那帥哥「誰都不是」。「瞧你擔憂的,要不要我借你一把傘,送下去給他?」
夜心搗着臉搖頭,暗自期待他快點離開,她說什麼都不會下去的,她絶不讓他再傷害自己脆弱的心。
阿香不瞭解「內情」,也沒法子出餿主意,安靜地把收進來的衣服折好,放到五斗櫃裡。
五分鐘過了,十分鐘過了,雨愈下愈大,雷聲又猛又急,阿香偷偷地到窗口瞄,乍見「他」還在,喃喃自語地說:「我還是頭一次看到活生生的落湯鷄。」

夜心仍搗着臉,淚溢出指縫,聽到阿香這麼說,情緒更是悲慟,她告訴自己他不值得她如此,她必須堅持不再見他,即使一直躲在這兒、直到他離開台灣。
時間足足過了一小時,雨勢沒停過,有個女同學從外頭回來,一進門就驚奇地昭告大家——
「太奇怪了,我們宿舍外居然有個男的渾身濕透地站在雨中,不知是誰的痴情男朋友哦!不過他沒帶吉他唱情歌,真可惜!」
阿香伸出食指示意她別再往下說,瞄向夜心,真不知她會怎麼處理?
「香,借我一把傘。」
夜心黯淡地說,既然他怎樣都不走,那她只好去和他說清楚。
阿香傾身從床下撈出一把小碎花的雨傘給她。
夜心走下一樓,開門,見斯祺傑佇立在雨中,整個人像似可以擰出水來。在她和他眼波相對的那一刻,她看見他眼中竟乍現着炯然的希望之光。他那樣的眼神,讓她所謂堅決的心快潰不成軍,她提醒自己不得心軟,卻做不到,她甚至沒有打開傘,走向他,只想陪他一起淋雨。
「為什麼要逼我,為什麼?」她抬眼問他,任雨淋濕她的臉、她的發。
斯祺傑難以相信她會從裡頭走出來,他以為她和301室的同學去看演唱會了,他片刻不曾離開就怕會錯過她,而原來她一直在裡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釋懷的笑靜駐在他唇上,他深不見底的雙眼直瞅着她,不發一語地俯視她哭紅的眼,一份只想給她一個人的柔軟情愫在他胸懷擴大,他發誓這輩子從沒有如此用心地等待過一個人,只因深怕錯過!
他展開雙臂擁她入懷,緊密地將她包容在他濕漉漉卻充滿真情的懷抱中。「你得問你自己為何要躲我,因為你和我一樣,我們愛着彼此。」

淅瀝的雨聲中他的聲音是如此清楚,字字敲進她的心底,她被震懾住了,臉上淚和雨交織,無法相信他所說的。「我們之間有愛嗎?」
「我確實愛着你,自從你離開我的那刻起,我知道我完了,我放不下你。」

「不要迷惑我!你明知要我的身體並不難,你也得到過了。」
她把自己拉回殘酷的現實,牢牢把自己的心禁錮在層層霜雪中。
「我要你的心。」

她渾身一顫,輕輕推開他,無法相信他說的,她的心並不是廉價品,不能任他予取予求。「我無心……所以,你得不到,請你走,不要再打擾我。」
她轉身就走。
「別走!」他扯住她,不接受她所說的。
「放開我,我不愛你。」
她推拒他,崩潰地吶喊。
「你再說一次。」
他緊攫住她纖弱的手腕,將她整個人抓到面前。
「我不愛你,我不愛你,不愛你……」
她瘋狂地掙扎,喊得几乎氣絶,身上的每根神經都劇烈地抽痛,連吸呼也痛,急於和他做個了斷。驀然間,箝制她的力量不見了,他放開了她;眼中綻放著令人看了心顫的幽暗寒光,隨即他沉默地轉身離去。
她握著被他掐疼的手腕,頽然地看著他的身影隱沒在豪雨之中,緊擰的心不停地抽搐。
他受傷了嗎?被她的謊言傷害了?這是第1次,她看見他的眼中出現那樣黯淡的神色。
不,你不能多心,像他那樣不可一世的人,怎可能輕易被你傷了?!你絶不能忘了他的壞,即使你有多麼愛他……
她用許多理由,阻止自己去瞭解他真正的心情,她只想守住自己的心,它已經為他而支離破碎,不堪再一次的痛擊。
她就這麼佇立在雨中,任憑雨水不停地打在她身上,直到有人開了門,走到她身邊,撐了把傘替她擋去大雨。她狼狽地回頭,看到阿香對她苦笑。
「快跟我進去。」
阿香輕摟住夜心,她已然從樓上「觀察」到了一切,但她沒有多嘴長舌,知道她現在最需要的是安慰。
夜心被動地隨她進了裡頭,心情仍難平復。

fmx

斯祺傑回到曲家,曲爸和曲媽驚見他一身濕,曲媽趕緊要六嬸張羅毛巾給他擦拭。
「怎麼回事?夜心呢?為什麼沒回來?你找到她了嗎?」曲爸憂心仲仲地問。
「我真的很抱歉,沒能把夜心帶回來,但至少知道她的去向,她的確在宿舍。」
斯祺傑接過毛巾,也把車鑰匙還給曲爸。
「夜心怎麼說?」曲爸表情凝重。
斯祺傑拭去發上的水滴,不願多談,只說重點。「我承認失敗,也尊重她的想法,我今晚就走,公司的事依照計划進行不會有所改變,謝謝你對我的信賴,只是結局不如期待。」

曲爸看得出斯祺傑在說這番話時的悵然若失,不由得輕喟,拍拍他的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