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25 頁


分展現了對企業經營管理的才能,不只有魄力,更有遠見,而且事事尊重他這個董事長。 他這麼大把年紀了,見識過人生的風雨,當然瞭解斯祺傑用了很多心血在鋪路,這麼做不為別的,只因他對夜心有企圖心,希望夜心的家人能破除先前對他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0)

曲媽含着淚,像對自己的兒子那般叮嚀:「無論怎樣,我們都相信你儘力了,快!快上樓去把濕衣服換下,我讓六嬸幫你烘乾,要走也得吃過飯再走,我去把飯菜熱一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曲媽拭着淚往廚房走去。
斯祺傑不好拒絶,頷首致意,神情黯然地上樓。
客廳裡只剩曲爸一人,他無言地走到沙發坐下,心情沉重莫名。一年前他對斯祺傑還是深惡痛絶的,自從他主動要求合作以來,他們私下會晤過多次,他不只坦白他對夜心的感情,也尋求自己的協助,希望自己能同意把夜心嫁給他。
他相當震驚,並沒有馬上答應,開始試着從斯祺傑的工作態度上認識他的為人。這一年來,斯祺傑充分展現了對企業經營管理的才能,不只有魄力,更有遠見,而且事事尊重他這個董事長。
他這麼大把年紀了,見識過人生的風雨,當然瞭解斯祺傑用了很多心血在鋪路,這麼做不為別的,只因他對夜心有企圖心,希望夜心的家人能破除先前對他的成見,認同他。
他早已對斯祺傑另眼相看,願意接受這男人成為女婿,不過最後的決定權仍是在夜心。
雖不知斯祺傑剛剛和夜心談了什麼,但他知悉夜心對斯祺傑和他這個老爸必定有許多不諒解。從她回台灣以來,他這個做父親的從沒有主動找她談過她和斯祺傑之間的事,怕女孩兒心思敏感脆弱,他沒有把握自己能處理得當,害怕會傷害她。
但現在他不能再沉默下去了,他不希望女兒錯過一生的幸福;經過他的鑒定,斯祺傑是個可以讓她信賴的男人。
像他那樣的男子,哪怕沒老婆?為了想娶夜心,還得先來巴結她的老爸,他對夜心的感情絶非虛假,錯過豈不可惜?
是他們父女倆真正敞開心門來談一談的時候了。他拿了車鑰匙,出發去宿舍,但願一切還來得及輓回。

fmx

宿舍裡,夜心已沐浴更衣!和阿香共擠一張床準備早早入眠,房門旁的對講機卻在此時鈴聲大作。
阿香老早就交代過大家今天對講機響了都別接,但對方猛按,鈴聲如催命般,可見那人並不死心;夜心掩着耳朵,以為是斯祺傑。
阿香瞧夜心痛苦成那樣,見義勇為下床去接聽,拿起話筒很不客氣地開始潑婦罵街——
「你給我聽清楚,這裡不歡迎你再來,你要淋雨是你的事,再按我們的對講機,我立刻叫校警過來……」

一連串炮轟後,她聽見對講機裡傳來的道歉聲,聲音聽起來像是——
「伯父!」
阿香的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尷尬地收斂潑辣,改以溫柔女生的口吻說:「您要找夜心啊,請稍待。」

她把話筒擱在一旁,對夜心使眼色。夜心下床接聽,不知為何斯祺傑走了,老爸卻來了。「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夜心,爸有事想和你談談,你下樓來好嗎?」這聲委婉的請求,觸動夜心,她忽地紅了雙眼。
三分鐘後,她下樓去,門外雨已停,老爸一個人站在對講機旁等她,見到她露出慈愛的笑。
「我看附近有個小公園,我們慢慢走去那邊好不好?」
「嗯。」
夜心點頭,和父親循着巷道走進小公園裡,她發現自己竟是生疏地和他保持距離,而不是像以前總是親密地輓着他的手臂。
「那裡有一座鞦韆,要不要坐?你小時候最喜歡玩那個了。」
曲爸問,走過去。
「被雨淋濕了不能坐。」
她說。
曲爸立刻取出隨身的帕子,仔細拭去上頭的水。
夜心看著父親傾身的背影,一股熱流不斷往眼底竄,想起小時候他為了她喜歡玩鞦韆,還請工人在家裡的院子架了一座,後來又加設了蹺蹺板。他說她是他的小公主,他要幫她打造一座快樂的城堡,只要她想要的,城堡裡通通會有。
「好了,可以讓我的寶貝坐了。」
曲爸笑着說。
夜心低垂着頭,坐上那個擦拭乾淨的鞦韆,淚已滿眶。「你要跟我談什麼呢?」
「我想請你原諒。」
曲爸沉聲說。
夜心抬眼,驚見老爸眼中有淚,她自己忍不住掉下眼淚。
「你一定怪我為什麼還要跟斯祺傑有往來吧?」
夜心不語。
「事實上他是為了你,才找上我合作……」
曲爸把一年來他所瞭解的事實全告訴她。「他怎麼討好我,其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個很不賴的人,真心愛着我的寶貝,他請求我把你嫁給他。這次他千里迢迢的來台灣,我請他住家裡,是希望你們之間重新來過,但你一定對老爸有誤解,才會突然離家。」

夜心內心顫動,所聽到的和她心底所相心的全然不同,斯祺傑竟要她嫁給他?這是她作夢也想不到的事!
「你為什麼要相信他?」
「他說過一句話,真正的感動了我。」

「什麼話?」
「那天他當着眾人的面告訴那個在運動場追求你的男生,他說,他是你老公。」

夜心驚詫得說不出話來。
「一個男人是不會隨便那麼說的,尤其是他那麼特別的身分,必定有許多愛慕者,他不必急於讓自己成為你的老公。」

夜心淚流滿腮,想著他剛纔在大雨中對她說的話,心隱隱作痛;他說他愛她,他想得到她的心……可是她說了謊,她說她不愛他!
她這才知她的謊言深深地傷害了他。
這樣彼此的傷害之後,他們之間還剩什麼?她又錯過了什麼?為何她不能誠實地面對他的感情?
「你要我嫁他嗎?」她問,淚無聲地墜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