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29 頁


房門外傳來敲門聲。 「誰?」 「我是朱嫂,少奶奶。」 「什麼事?」夜心聽見她滄桑的聲音,心着實訝異。 「我有件事想告訴你。」 夜心已有把握,雜誌正是她放的,她倒想聽朱嫂究竟要說些什麼。她腳步輕移,
作者:待考 / 頁數:(29 / 0)

除非朱嫂暗戀她的老公,還把自己化名成什麼「袁秀秀」,愛的力量有時是會讓人做出違反常理的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個好笑的想法,教她自己噗地笑出聲來。
要是她的老公在就好了,她很想打他的行動電話,告訴他這件事……
考慮了一下,她走到柜子前拿起電話,打給他,他很快接聽了,莞爾地問她:「想我了嗎?」
他身畔還傳來許多男性開玩笑地嚷:「嫂子,他很安全啦,而且手氣正旺。」

「沒,我只是告訴你我要睡了。一她忽然覺得雜誌的事根本不值得一提。
「我很快就回去。」
斯祺傑允諾。
夜心微笑,掛了電話,不理會那本雜誌,把它連同衣籃放到門外,只要她不在乎,沒有人可以破壞得了他們,她可是百分之百信任斯祺傑。
她關上房門,進浴室洗澡,約莫一小時後她吹乾長髮,就要上床,房門外傳來敲門聲。
「誰?」
「我是朱嫂,少奶奶。」

「什麼事?」夜心聽見她滄桑的聲音,心着實訝異。
「我有件事想告訴你。」

夜心已有把握,雜誌正是她放的,她倒想聽朱嫂究竟要說些什麼。她腳步輕移,開了門,朱嫂縮着肩,抱著那個牛皮紙袋,陰沉的眼中像有什麼難言之隱。
「少奶奶,趁少爺不在,你可不可以到後面見見我的外甥女?」
「誰是你的外甥女,我為什麼要見她?」夜心提高警覺。
「她叫袁秀秀,好意想告訴你一些事。」
朱嫂低沉地說,像是深怕被人知道。
原來袁秀秀不是化名,而是真有其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她讓你把雜誌放在衣籃裡的嗎?」夜心存疑地探問。
「是的。」
朱嫂沒有隱瞞。「我是她的阿姨,在斯家幫傭都是為了我那可憐的外甥女,就等着少爺娶妻的這一天,無論他娶誰,都要當着他太太的面拆穿他的真面目;你和她見過面後,我就會自動離開斯家了。」

這是個陰謀?朱嫂是因為一個叫袁秀秀的人到斯家來幫傭!夜心十分駭異。
「她怎麼會瞭解傑的『真面目』?」
「她曾是少爺最寵愛的女人。」

夜心一陣恍然,心揪結了,在見她和不見她之間游移。「你去告訴她,我只能給十分鐘,因為傑很快會回來。」
夜心決定要聽聽那個袁秀秀到底要說什麼,看看她長什麼模樣。
「好的、好的,謝謝你。」
朱嫂道謝,趕往後門。
夜心套上睡袍,下樓從後院往後門走去。
門外昏黃的燈光下朱嫂扶着一個面孔瘦削、神情憔悴的女子,她一直咳嗽,身體看來很虛弱,而且衣着陳舊,看得出生活並不如意。
「你就是袁秀秀?」夜心站在門內,有些不安。
袁秀秀抬起因消瘦而凹陷的雙眼,深深地看著夜心,點了頭。「我就是,你看懂那本雜誌了嗎?」
「嗯。」
夜心點頭。
「裡頭說的都是實情。在他拋棄我以後,就不斷以玩弄女人為樂,咳……」
袁秀秀激動地咳了起來。
「他為何要拋棄你?」夜心問。
袁秀秀停止咳嗽,薄唇露出冷笑。「他很愛我的,咳……為我的家人蓋新房,也為我做好多美麗的衣服,他寵我像個寶貝,咳……我們在床上的默契沒有人比得上,咳咳咳……」

夜心很尷尬,不懂她為何說起私密的情事?同時也覺得有些難過,甚至同情起這個女人,不過夜心並不嫉妒,因為這女人面黃肌瘦的模樣,實在難以讓人把她和自己俊偉不凡的老公聯想在一起。
「你以為當年你家遭遇的變故是自然發生的嗎?」袁秀秀咳夠了,語氣淒厲地問。
夜心一愣。「你怎麼知道我家有什麼變故?」
「咳……我阿姨混進來幫傭是混假的嗎?我不只知道你叫曲夜心,還知道你父親經營曲氏電子,咳……我上網追查過曲氏的資料,當年股票一度無端的慘跌不是嗎?你不覺得這是斯祺傑搞的鬼?」袁秀秀瞪大了窟窿般的眼睛,充滿濃烈的恨意。
夜心本能地退了一步,覺得袁秀秀可能精神有點問題,就連朱嫂也是。
「那是他追求女人的手段之一,咳……你一定要相信我說的……」
袁秀秀突然推開朱嫂,跨進門內來抓住夜心的雙臂,眼淚鼻涕齊流的哭了起來。
「我相信了對你有什麼好處?」夜心真不明白。
「他毀了我,我不能讓他再毀了你!我是為你好,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袁秀秀突然猛烈地搖晃她。
夜心被她強悍的力氣駭着,試着安撫她。「我知道了,很感謝你……」
但袁秀秀不放開她,使勁地搖她。「那你最好快點離開他,咳……」

「知道嗎?」袁秀秀失控地把夜心推倒在地。
「是誰在那裡亂叫?」斯祺傑出聲制止,很快地從陰暗的院子出現在燈光下,扶起夜心,將她護在身後。
袁秀秀未料會見到斯祺傑,她驚慌地退後,在他不要她以後,他也冷酷地收回為她所做的一切,讓她變得一無所有,如今還貧病交加。她變成這副模樣實在不敢面對他,但她也不甘心他又愛上別人,才會這麼做的,她很清楚他若知道她的做為,她會有什麼下場,當下拉著朱嫂拔腿就跑。
「那個女人是誰?怎麼會和朱嫂在一起?」斯祺傑憤然地問夜心。
夜心注意到他在見到袁秀秀時的陌生表情,他必定是認不出她、或者根本不認識她,她自己也很難相信那荒唐的言論,只能當那女人是精神有問題,她不會對那樣的瘋言瘋語信以為真。
那本雜誌裡描寫的內容,她也完全無法苟同,他雖有無情的一面,但她也深刻地體會到他對自己的深情,那是外人永遠也無法探知的。
至于她家裡當年的變故,她不信那和斯祺傑有關,她只知道他幫助曲氏更茁壯,父親也因此得到一個可靠的事業夥伴,而她得到了一個心愛的老公。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