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3 頁


心神震盪地看著他走離,竟有強烈的失落感,在短短的幾分鐘裡她被他深深吸引,對他有了強烈的好感。 但他只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男子啊!是否,這就叫一見鍾情? 她心跳怦然地站在原地,原本平靜的心已為他起了奇妙的波瀾。
作者:待考 / 頁數:(3 / 0)

他聲音低低的像夜風,拂得她氣息全亂,可是他並沒有吻她。她感覺他熱熱的呼吸不再那麼靠近,睜開雙眼心悸地瞧他,發現他確實是拉開了彼此的距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難道他只是想就近的「聞」她?「這麼近看人很傷眼力的,小心會變鬥雞眼喔!」她試圖說點笑話,解救自己被他攪亂的心。
他沒有開口,只是一徑地看著她,目光像在看一個情人,冷不防地他又伸出大手,食指畫過她的額、她的鼻,像撫觸一件精美的藝術品,最後停留在她豐潤的唇上。
她再也開不了口說話,神魂已被他吸走了!
「再見。」
他說,放開她,轉身走出院子。
夜心心神震盪地看著他走離,竟有強烈的失落感,在短短的幾分鐘裡她被他深深吸引,對他有了強烈的好感。
但他只是一個完全陌生的男子啊!是否,這就叫一見鍾情?
她心跳怦然地站在原地,原本平靜的心已為他起了奇妙的波瀾。

fmx

斯祺傑走進大廳,神情變得淡漠無情,他沒有加入人群,而是繞到後院,一個完全不對外開放的私人領域中。
一個打扮成妖姬的紅髮女子見到他,立刻尾隨着他進後院,見他由西裝外套裡掏出一隻純銀的煙盒,取了一根菸叼在唇上,她立刻取了打火機為他點上。
「你怎會對那種小女孩有興趣?」紅髮女郎是斯祺傑同父異母的妹子,也是他的私人助理,名叫小蜜,負責打點他的私人事務。
「不只對她有興趣,我還要得到她。」
斯祺傑臉上的俊朗笑意和溫柔早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地獄般的邪肆和幽暗神情。
「嘖嘖,這不是太殘忍了嗎?」小蜜涼涼地問,其實她早就司空見慣。
「女人不全是玩物嗎?」斯祺傑冷笑。
「她還不是女人。」
小蜜看慣了他這號詭譎的表情,若是別人早就被他的冷血面目嚇得頭皮發麻了,偏偏就有女人笨得以為他是溫柔善良的,其實她這個大哥絶非善類,有時她覺得自己也挺怕他的,她相信他的體內可能流着外星人的血液。
「我隨時可以『改造』她。」
斯祺傑吐出煙霧,唇邊浮上邪魅的笑,深黑的眸高深莫測。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真是個惡霸。」
小蜜小聲地說。
「知道就好。」
斯祺傑睨了她一眼,不茍言笑的樣子怪駭人的。
小蜜困難地嚥了口口水,她就算眼看著又有人要成為「犧牲者」也愛莫能助,她的頭路是大哥給的,除了固定的薪水,大哥也會分一點獎金給她,她的本分就是為虎作倀……噢,不不,是替他處理大小事務,包括——挖陷阱,狩獵女人。
但她真搞不懂,他大爺幹麼要以捉弄女人為樂?
在她看來,他從不曾真心愛過「到手」的女人,擁有了又輕易拋棄,讓她們傷心欲絶,她真弄不懂他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哪,這是你要的,我從公司門市顧客檔裡追蹤,加以調查後得到的有利資料,曲家在台灣經營電子公司,還有股票上市呢!」小蜜從口袋裏取出一張計算機打印的A4紙張,攤開來亮在斯祺傑面前。
「一星期內大量買進曲家的股權,再做空它,讓它慘跌。」
斯祺傑瞬了一眼報告,輕淡的語調像在說吃飯穿衣那麼尋常。
「然後呢?」小蜜試探地問。
「那就不是你可以過問的範圍了。」
斯祺傑扔了煙蒂,眼中掠過一抹邪笑。
小蜜不敢再問,只要總裁大爺不說,她這個專門跑龍套的也就不得而知了,但她可心知肚明,那個女孩的下場絶對和其它女人沒兩樣。
「去辦事吧!別在這裡閒晃了。」
斯祺傑轉身要走。
小蜜一時想起一件事。「忘了告訴你一個消息。」

「說。」
斯祺傑定住腳步,頭也沒回地下令。
「有一個狗仔報導你的韻事,封你當獵艷達人耶。」
小蜜透露。
「無聊。」
斯祺傑丟下這兩個字,毫不理會地走離,進入大廳。
裡頭依舊是衣香鬢影,他取了侍者托盤上的威士忌,啜了一口,輕易地發現曲夜心一個人落單的坐在靠牆邊的沙發上,他的眼瞳焚燒着兩簇極冷之火。
今天她會來此,當然不是偶然,而是他的安排。
他在鑽石公司二樓發現中庭的她,是那麼酷似他的前女友袁秀秀,立刻就有了行動,在弄清楚她是和父親一起旅遊後,他傳話要公司經理提出邀約。
方纔在花園裡,他看清她楚楚動人的神韻,一副天真不經事的模樣,和當初的袁秀秀是那麼像,而那件袁秀秀曾在化妝舞會中穿過的精靈衣服,穿在她身上是多麼合身,几乎像是為她訂做似的,他不想錯過了她。
袁秀秀是他唯一深愛過,卻又深恨着的女人。三年前他和袁秀秀在咖啡館相遇,她只是個台灣來的窮留學生,在倫敦市區的咖啡館非法打工當侍女,他時常上那家咖啡館,兩人陷入熱戀。他要她結束打工,資助她完成學業,還幫助她在台灣的家人蓋新房,甚至把她接回私人城堡安頓,呵護她猶如至寶,兩人還論及婚嫁。
沒想到有次他出差提早回來,親眼撞見她放浪形骸的和男仆在他的床上胡搞,他親耳聽到她對男仆說
「傑是個傻子,很好騙,我用我的身子就可以交換數不清的鈔票。」

霎時他的心被幾萬噸的炸葯炸碎!他萬萬沒想過,他摯愛的女人竟只是騙他。
如果那時他手上有把槍,恐怕她不會活着走出他的屋子!
儘管她哭得可憐求他原諒她的「無心之過」,他卻再也不想再當個傻子,當下將她和男仆驅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