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5 頁


,我一直很努力經營,怎麼會變成這樣……」曲超群說得涕泗縱橫,抖得更厲害了。 夜心更緊密地抱住老爸。「那……斯……先生是要幫我們的嗎?」 曲超群身子一僵,痛苦得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久才說:「之前一名金主說要介紹我一
作者:待考 / 頁數:(5 / 0)

夜心不懂老爸為什麼這麼說,她感到老爸的身子在顫抖,她的心也受到衝擊,潛意識告訴她,不只是有事發生,而且是極不尋常的事,她不敢問,任由老爸抱著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公司要倒了,我撐不住了!股票一直跌,我動用預備資金仍無法補救,四處奔走向各金主藉資,希望能穩住股東對公司的信心,債卻愈積愈多……」
曲超群痛苦地說出連日來的精神壓力。
夜心震驚得臉色蒼白,緊緊抱住父親,這才明白為何父親要加班到這麼晚,而發生這樣的事,她竟還和表妹去看電影,真是不肖女!
「怎麼會這樣?」夜心眼底轉着淚。
「查不出原因,無論我買進多少股票,立刻就有人大量拋售,我一直很努力經營,怎麼會變成這樣……」
曲超群說得涕泗縱橫,抖得更厲害了。
夜心更緊密地抱住老爸。「那……斯……先生是要幫我們的嗎?」
曲超群身子一僵,痛苦得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久才說:「之前一名金主說要介紹我一位財力雄厚的人,我沒想到原來是他,他不要我還錢,而是要用這本支票……交換你。」

夜心腦子轟地一聲巨響,血液全往臉上奔去,她終於明白他那句「我要她」指的是什麼了。
「我怎能答應?這等於是賣了女兒!你還這麼年輕,沒名沒分的跟着他那算什麼!」老父的哭聲令夜心傷痛,事發突然也教她無措。
「是不是這本支票簿一定能幫你度過難關?」夜心問。
為父的沉痛一點頭。
「那就……讓我去。」
眼前的支票若真可以換得公司的生機,那和摸彩券可以換得一個快樂的旅程,意義上並沒有什麼不同,她別無選擇,只是她心底的失落恐怕不是言語所能形容的,既然斯祺傑是有條件的點名要交換她,那表示他心底對她沒有真情意吧!
對一個人若是真心的,必然不會這麼做,但她仍無法把他歸類為壞人,在她心底深處他已是她默默喜歡的對象,她不介意……「跟着他」。
「您教養了我十八年,如果我能幫上你的忙,那我會發現自己也是個有用處的人。」
她說完淚滑了下來。
「我怎麼能這麼做?怎麼能……」
曲超群因歉疚哭得更慘烈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別哭……」
夜心知道自己的命運將在一夕之間改變,內心徬徨,但為了幫助父親,她要自己不能表現出怯懦。
「你知道他要交換你去做什麼嗎?」曲超群推開女兒,搖着她的雙肩問。
夜心淚盈滿眶,她當然知道自己將成為他什麼樣的情人,卻故作堅強地說:「那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幫你。」

曲超群搗着老臉,已是泣不成聲。

fmx

三天終——

夜心搭上斯祺傑的私人波音777飛機,她沒有讓任何人來送行,不想讓父親難堪,也不想讓媽媽難過,她帶著簡單的行李,單獨一個人前去。
一名女性空服員領她登機,機艙裡的內裝和一般客機完全不同,備有先進的中央廚房,休閒客廳裡視聽娛樂設備一應俱全,中間還有動綫流暢的會議室,後頭有一道門,不知是通往哪裡。她還是頭一次搭這樣的飛機。
「請進。」
空服員領她經過會議室,為她打開後頭的那道門。
她生怯地看見裡頭是一個很大且奢華的居家空間,淡藍色的地毯,一張令人心悸的藍絲絨大床、雙人沙發,還有酒吧、電視、音響……就是沒看見斯祺傑。
「斯先生呢?」夜心淡聲問。
「他要你在這裡等他,他很快會到。」
空服員禮貌地說。
夜心穩住情緒走了進去,空服員隨即把門帶上,她下意識地不敢望向那張床,也無法坐到看似柔軟的沙發上,就拎着行李佇立在窗前,茫然地看著窗外。
驀然,門開了,聲音那麼細微卻輕易驚動了她,她回過頭看見斯祺傑就立在門口。
「嗨!」他說,唇上有抹淡漠的笑意。
「斯先生。」
她頷首,敏感地發覺他的笑意並沒有達到深沉的雙眼之中。是她多慮嗎?因為他不再是她倫敦之旅的艷遇,而是成了她的債權人。
他走了過來,她的心狂跳,但飛機引擎聲老早蓋過了她不平靜的心跳聲。
「為何要顯得那麼生疏且客套?」他邊問,邊解開領帶,站定在她面前。
「我很感謝你幫我爸的忙。」
她聲音微微發顫,鼓起勇氣才敢看他的眼睛。
「感謝?」斯祺傑直視她水盈盈的眼,唇勾出一抹笑。「不必了,相同的我也得到我想要的,不是嗎?」說完,一把將她摟進懷裡,輕啄她的唇。
夜心毫無防備,嚇得全身僵直,行李掉在地上。
「你沒被吻過嗎?」他多情地問,骨子裡卻在嘲笑,她真是他到手的女人裡,把單純演得最誇張的一個。
「嗯。」
夜心怯怯地點頭。
「別怕,我會負責教會你,放輕鬆,你得熟悉我的吻。」
他低語,輕輕在她背上施壓,讓她更貼近自己。
夜心被動地貼著他,無法放鬆地去接受他的吻;對他而言,用金錢交換一個女人來玩一場愛情遊戲,可以輕鬆自如,但她的心底還沒完全把自己定位成一個「玩物」。
「放鬆,否則我都要跟着你緊張了。」
他笑。
她艱澀地點頭,只能假裝他仍是她心中的最佳戀人,在倫敦的那夜他有多麼溫柔細膩,假裝此刻所發生的,是夢的延續。
他低下頭,緩緩靠向她,唇貼上她的,發現她在顫抖,他感到詫異,難道她是真的沒被吻過?
不管,他就是要吻她,既然她可以為了錢而投奔到他懷裡,還有什麼不能做的?反正今後她的身心都將是他的,他可以恣意地擁有她,玩弄她,直到他不要她的那一刻為止。
夜心閉上雙眼,任他的舌侵入她的口中,舌尖款款纏住她的,心海暗自翻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