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6 頁


擠出一絲笑來。 斯祺傑看到她可憐兮兮的笑又是一怔,這出乎他的意料,他以為她會在一吻過後現出「原形」,像蛇蝎般地纏住他,沒想到她那麼脆弱,他不由自主地轉身伸出手要拉起她。 夜心看到他傾下身來,一股熱浪湧上她的雙眼,
作者:待考 / 頁數:(6 / 0)

「你做得很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滿意她的配合度,柔聲耳語:「再一次。」

她迷蒙地睜開雙眼,來不及驚喘,他又靠向她,她心慌地閉上眼睛,這次他的吻變得深入,舌糾纏得她更緊密,灼人的呼吸燙着了她的心,她覺得天地旋轉了起來……
「機長報告,飛機即將起飛。」
播音器傳來訊息。
斯祺傑停止吻她,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對她說:「坐到沙發上,繫上安全帶。」
隨即他放開她,逕自要走向沙發。
夜心還沒回神,竟雙腿一軟,跪坐在地毯上。
斯祺傑看著她如同一片羽毛般飄下,心牆微微震動了。「怎么了?」
「沒……我……」
夜心也不知自己是怎么搞的,抬起紅暈的小臉,強對他擠出一絲笑來。
斯祺傑看到她可憐兮兮的笑又是一怔,這出乎他的意料,他以為她會在一吻過後現出「原形」,像蛇蝎般地纏住他,沒想到她那麼脆弱,他不由自主地轉身伸出手要拉起她。
夜心看到他傾下身來,一股熱浪湧上她的雙眼,想起在城堡的花園裡他也曾伸手幫她,對她露出溫和的笑,可那只是昨夜的夢了,他的「交換條件」已打碎了她對他的幻想,她不敢妄自以為他真是出自善意,她知道他對她只是玩玩而已。她忍不住淚盈滿眶,她多希望他對自己也有真心啊!
斯祺傑也不知自己是怎麼了,被她強忍淚水的模樣打動,索性蹲下身抱起她,走向沙發。
夜心很訝異,不知他為何要抱她?她沒膽問,怕答案不是她所想的。
他也沒開口,將她放到沙發上,和她並肩而坐,沉聲說:「扣好安全帶。」
逕自拉起隱藏在沙發角落的安全帶扣上。
夜心拉來了安全帶,雙手卻顫抖得連安全帶都扣不上。
斯祺傑試圖冷眼旁觀,但飛機已滑行在跑道上隨時要起飛了,她竟還弄不好,索性他又多事地幫了她。
「謝……謝。」
她抬眼。
他望進她那雙滿滿是淚的眼睛,在她即將要別開臉時,他剋制不住地傾身壓上她的唇,吻了她。她的滋味確實青澀,有種少女的稚嫩,十分動人,激起他對她的渴望;但如果這只是她高明的手段,那就可恨了,而他不該被她的淚迷惑了心智,他猛然放開她,惱怒地下令:「別哭,我不想再見到你掉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夜心被他冷硬的口吻嚇到,見他蹙眉別開臉,她心底難過。飛機起飛了,她的心也跟着愈來愈無助無依,想起爸媽,淚更不斷湧出來,她怕被他看見,惹他不開心,趕緊別開臉,拚命地揮淚。
斯祺傑側過眼瞥她,知道她不出聲的流淚,心突然鬱悶,但他也不開口安慰她,他並不想再違背自己,他沒有想過要真心疼寵她。
當飛機升到高空,穩定飛行,他隨即離開座位,離開她,獨自走向吧檯後的冰箱取出酒瓶和酒杯,可他的目光卻始終難以從她身上移開,她低着頭,長髮掩着小臉,教他難以分辨她的表情。
「你可以離開座位了。」
他煩躁地說。
「喔。」
她像機器人般的回話,解開安全帶,背對著他走向另一端的窗前。
她這是什麼態度?他胸口有股怒意正在上升,斟上酒,直接走向她,佇立在她面前,倒要看看她是怎麼回事,她卻把頭低下。
他面有慍色地伸手握住她的下巴,令她抬頭,這才看見她滿臉的淚。
「你不是……不想見到我哭嗎?」夜心囁嚅地問。
「這麼聽話?」他緊盯着她,卻在她眼中看見懼色。「你在害怕?」
夜心搖頭,淚滾落而下。
「為什麼不承認?」他厭惡女人說謊,她的謊言卻敲痛他,因為她的模樣總是含羞帶怯,欲語還休,惹得他心亂。「告訴我你想些什麼?」
「我只是……想……你是不是可以讓我偶爾打電話回家,如果……我一個人在國外……又沒有親人,那……」
她真不知日子要怎麼過下去。
「那是小事,而且你並不會沒有『親人』。」
斯祺傑啜了一口酒,不懷好意地盯着她臉色由白轉紅。
「請問……你的飛機是要帶我去哪裡?」夜心拉起衣袖,邊拭淚邊問他。
「比利時。」
他說,順便糾正她。「從現在開始,什麼『請問』、『斯先生』這些字眼不准再說,叫我傑,要說什麼就直接說。」

夜心點頭,至少她知道目的地比較不會那麼慌了。「那我現在要做什麼?」
「自由活動吧!」
夜心好訝異,她也能有自由。
「只限于這裡,你不要到會議室去。」

「好。」
她破涕為笑地點頭。
斯祺傑淡漠地看著她笑起來的可愛模樣,心頭一震,他又不自禁地想吻她,但他什麼也沒做,隨即轉身走回酒吧放下酒杯,往門口走去。
「你要去哪兒?」夜心追上來問。
「我還能去哪裡?」他佇立在門邊嘲弄地說。
夜心這才發現自己的問題問得有多笨,他們在高空中,還有哪裡可去?只是他不在她有點不安,她該學着控制自己的心,別表現得太稚氣。
「你會出去很久嗎?」她還是忍不住地問了。
「會。」
他耐着性子說,不要她用依依不捨的目光看著他,那可是袁秀秀慣用的招數。
「那……」
夜心接觸到他森沉的眼色,問題到了嘴邊說不出來。
他不再停留,開了門走出去。
夜心看著緊閉的門,心像枯萎的花,她總感覺他不像初遇時那麼和善,難道是當時旅遊心情太放鬆了,她才把一切看得太美好?
這才是真實的他吧!
她真懷念初遇時的他,希望他再對她露出迷人的笑臉,那她心足矣。

fmx

斯祺傑走進會議室,兩個俊酷無比的男子把長腿擱在會議桌上,已等他等得不耐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