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7 頁


撲克牌,交由玩家洗牌,三人在機上豪賭打發時間,直到八個小時後,才結束牌局,空服員送來三份餐點。 「再準備一份送到房裡。」斯祺傑對空服員說。 狼主玩味地問:「又是一個被你視為像袁秀秀的倒霉女人?」 斯祺傑睨了
作者:待考 / 頁數:(7 / 0)

「裡頭到底是誰?竟能讓我們的霸王總裁留連忘返?」說話的男子玩弄着手上一副未拆封的撲克牌,他面容冷峻,有一頭銀白色的長髮,整齊的以皮繩繫著,黑色西服使他看來氣度非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還用說,一定是獵到了上等貨色,才那麼神神秘秘的。」
另一個男子豪邁粗獷,微亂的黑髮並不影響他英俊的模樣,更凸顯了他豪放不覊的性格。
斯祺傑坐到桌子的一端。「狼主、玩家,少說廢話了,發牌吧!」這兩人是他從小到大的好友,也是鑽石公司的大股東,三人持股不相上下,實力相當,狼主負責全球的鑽石門市管理,玩家負責採礦區所有事務。
兩男子放下長腿,狼主拆了撲克牌,交由玩家洗牌,三人在機上豪賭打發時間,直到八個小時後,才結束牌局,空服員送來三份餐點。
「再準備一份送到房裡。」
斯祺傑對空服員說。
狼主玩味地問:「又是一個被你視為像袁秀秀的倒霉女人?」
斯祺傑睨了狼主一眼,沒有回答。
「別逼他說,等明天下飛機不就知道了。」
玩家調侃一句。
斯祺傑仍沒有說明,不理會好友對他新上任的情人有濃厚的興趣。
好一會兒空服員送了餐點到裡頭,又踅回來報告:「斯先生,小姐睡着了,呃……她……」
空服員小聲地說:「她坐在地上睡。」

「知道了。」
斯祺傑漠然地說,表面上他一點也不在意,也以為自己不會在意,卻有個小小的騷動硬是從心的底層鑽了出來,一點一點地啃蝕他無情的心,迫使他推開餐盤,離開座位,大步走向臥房。
他在牽掛她?
不,絶沒有這回事。
他只是……想警告她有床不睡幹麼要睡在地板上。
他給了自己合理的藉口,推開房門,看見坐在地上的她就趴在沙發椅上枕着手臂睡着了,行李還放在身旁,那模樣就像個無家可歸的小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死盯着她,濃眉緊蹙,一種令他自己費解的感覺不斷在心頭縈繞,他強烈地想阻止,卻仍不停地冒出來,他清楚那感覺叫——惻隱之心。
但這不是件好事,絶不是!
他不打算再被她牽動,更不會抱她上床,這說不定就是她的詭計,想得到他的同情心沒有那麼簡單。
他解開上衣進了浴室淋浴,出浴後她仍睡着,他按了床頭的遙控,所有的窗戶自動降下遮光板,室內變得幽暗,他逕自躺在大床上不受她影響。
夜心不安穩地醒來,發現四周變得黑漆漆的,以為天黑了。
斯祺傑呢?
她望向幽暗的室內,什麼也看不見,以為他並不在,她很沒安全感地沿著沙發站起來,摸索到門邊,想問他電燈開關在哪兒。
她打開門,外頭並沒有人,而且窗戶透進了陽光,顯示現在仍是白天,她遲疑地回顧,藉由外面的光線看向臥房,發覺窗戶被關上了。
一定是斯祺傑曾進來過,見她睡着才幫她把窗關上了。她這麼以為,心情好多了,她終究對他還有份期待,相信他並不壞。
她輕輕關上門,一轉身結結實實地撞在一道黑影上,她嚇了好大一跳,手不經意地觸到一道堅硬的「牆」,還是熱呼呼有溫度的,隱約還嗅到一股沐浴後的清新氣息。
疑惑中她聽見斯祺傑沉沉的聲音——
「不是說別出去嗎?」
「啊!」她這才警覺到她觸碰到的不是牆,而是他裸裎的身軀!她猛然退開一步,撞在門板上,心強烈騷動。
「我……只是看看你有沒有在外頭,想問燈怎麼開……」
夜心臉紅通通地說,幸好裡頭很暗,暗到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也聽不出他話裡的情緒。「你……怎麼會在這裡面?」
「我進來好一會兒了。」
在她開門的那一刻,他就下床瞧她想做什麼?
「哦,不好意思,我睡着了,真是謝謝你。」
她謝他為她關上窗。
斯祺傑聽不懂這無厘頭的感謝,以為她是感謝他還沒「碰」她,他嗤笑。「要不要洗個澡?」
「好,可以先打開燈嗎?」夜心含糊地應着,呼吸突然緊窒,覺得他說得好暖昧。
「當然可以。」
他轉身離開。
她沒有聽到他的腳步聲,卻感覺他離開了,沒有離她那麼近,但那股沐浴後的氣息仍存在她的鼻息間,教她心兒慌亂。
一陣突來的光線教她本能地閉上眼睛,好一會兒才適應了燈光,找尋他的方向,朝他望去,她驚羞地低下頭去,他身上居然只有一件黑色底褲,精壯的男性體魄毫無遮掩!
「你低着頭做什麼?」斯祺傑愛笑不笑地問。
「浴室是不是那間?」夜心仍低着頭,手指着大床右側那道毛玻璃隔間的門問他。
「嗯。」
他盯着她羞答答的樣子,覺得好笑。
「我去拿衣服。」
夜心趕緊走到沙發旁去拿行李,手指微顫地打開,取出睡衣和沐浴用品,用最快的速度向浴室走去,關上門,她急着上鎖,發現這道門沒有鎖!
她開始不安,也許斯祺傑認為這是他的私人領域不需要加道鎖,可是她真的很不習慣,她祈禱他是個君子,不會在她洗澎澎時開進來。
她戰戰兢兢地解開衣裙,打開水龍頭淋浴,心始終紛亂,但直到她洗好,什麼事也沒發生,她穿上睡衣,鬆了口氣,走了出去。
瞄到他躺在床上看一本原文書,她快快溜到行李袋前放好換洗的衣物,還把行李箱裡的東西重新整理一遍,茫然地拖延時間。
斯祺傑分神地瞬了她一眼,發現她居然穿著小碎花的睡衣睡褲,儼然像個稚氣未脫的小女生,他壓低了眉,很想立刻就剝光她這身幼稚到極點的睡衣。
「夜心,你過來。」

「我在忙。」
她第1次聽他喚她的名,背脊像通過電流似的全身熱烘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