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霸王獵艷 第 9 頁


。 「他在外頭。」 幸好,他沒有就這麼走人,那她只好安分地待在這裡了。「謝謝。」她謝過人家。 「不客氣,我想你一定是斯先生的貴客,這台專機從來沒有任何女性上來過呢!」空服員逕自猜着。 夜心擠出笑來。「
作者:待考 / 頁數:(9 / 0)

為何他不叫醒她,會不會是要……遺棄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慌張地下床去穿衣服,換掉被扯得狼狽的內衣,此時門外有人敲門,她心想若是斯祺傑,他絶不會敲門的。「誰?」
「我是空服員,幫你送餐點了。」
空服員親切的聲音傳了進來。
又到吃飯的時間了?夜心沒有戴錶的習慣,這裡也沒有時鐘,她有點不知今夕是何夕了,她急急忙忙穿好衣服,開門讓空服員進來。
空服員友善地對她打招呼,放下餐點,重新鋪好凌亂的床,收拾吧檯上用過的餐具,正要走。
夜心叫住她問:「請問飛機為何停下?」
「現在是中途停機加油,大約再半個小時才會再起飛。」
空服員笑着駐足回答。
夜心這才鬆了口氣。「還要再多久才會到比利時?」
「大約五個小時,全程約十八個鐘頭呢!」
「斯先生人呢?」夜心遲疑地問。
「他在外頭。」

幸好,他沒有就這麼走人,那她只好安分地待在這裡了。「謝謝。」
她謝過人家。
「不客氣,我想你一定是斯先生的貴客,這台專機從來沒有任何女性上來過呢!」空服員逕自猜着。
夜心擠出笑來。「貴客」——她可不敢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空服員隨即離開,夜心什麼也吃不下,心底無奈也無聊,她在房裡四處走動,在床頭找到斯祺傑遺留在床頭的一本英文原文書,她拿起來翻閲,發現這是本文選集,內容是許多精英作者的散文集,她沒想到他會這麼有深度。
什麼樣的人閲讀什麼樣的書,她真的很想知道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她抱著他的書看了好一會兒.卻只找到許多生字和艱深的句型。
不久後飛機起飛了,播音器傳來要繫上安全帶的訊息,她抱著書坐到沙發上,系好了安全帶,就專注地研究他,這一研究竟用去了五個鐘頭之久,但她根本是一無所獲,而直到到達比利時,她都沒再見他進來,倒是空服員進來提醒她,收拾行李準備下飛機。
她拎着行李走出臥房,這才知道外頭不只斯祺傑一人,還有兩個和他一般高大、挺拔過人的男子和他一起,想必是他的友人。而斯祺傑也看見了她,臉上卻什麼表情也沒有,當她是空氣似的,倒是那兩個男子饒富興味地瞧了她一會兒。
眼看著斯祺傑並沒有介紹他們給她認識,夜心有自知之明,她是個不重要的人,沒資格認識他的朋友,但她仍有教養地對他們點頭致意,他們也點了頭回應。
出了機場後,她隨他們搭上一部豪華的六人座休旅車離去,她就坐在斯祺傑身邊,但他一直沒正眼瞧過她,她也不想得罪他,連呼吸都小心翼翼。
車子直駛布魯塞爾的近郊,開進一幢獨門獨院的豪門別苑裡,夜心拎着行李跟着他們下車,好奇地看著四周的草坪,林立的大樹和別緻的三層樓建築,而斯祺傑可沒等她,率先和他的朋友們進了屋裡,她只好加快腳步跟着進屋。
屋內一名白髮蒼蒼的女管家,領着一群穿著制服的女傭列隊恭迎。「歡迎回來,斯先生。」

眾人行禮過後,發現跟在後頭的夜心,管家走向前來,恭謹地問斯祺傑:「先生,這位小姐是?」
管家還沒問完,斯祺傑就不耐地說:「新來的女傭。」

夜心怔然,他竟這麼介紹她!
「拿一套女傭的制服給她,編派她白天的工作。」
他下令。
「是。」
女管家接下旨意。
夜心獃立着,但斯祺傑沒有看她一眼,和他的朋友直接走向二樓。
「來吧,東方女孩。」
管家招手要領她去拿制服,其它女傭有的各自去工作,有的交頭接耳看著她不知在說些什麼。
夜心心底苦着,不是因為斯祺傑要她當女傭,而是他不可一世的態勢真的挺傷人的,她無奈地低喟,逆來順受地隨管家而去。

fmx

二樓的書房裡,斯祺傑和狼主、玩家三人放下公文包,準備進入高層會議,玩家忍不住問:「怎麼可能?那麼標緻的女孩,你準備拿來當傭人?」
「我看她只有頭髮有點像袁秀秀,一點也不合你的品味,不如讓給我吧!讓我好好地疼寵,好過在這裡任你糟蹋。」
狼主也看不過去,自願接手。
「誰也別想碰她。」
斯祺傑斬釘截鐵地說。
狼主和玩家互換了一個玩味的眼色,不知老友是吃錯了什麼藥,他們只是稍微開個小玩笑,他卻認真成那樣,簡直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景」啊!這和他們所瞭解的斯祺傑似乎有很大的差異,不過還是別追問了,開會要緊,男人事業第1,女人嘛,永遠只是餘興節日的一部分罷了!這是他們三人自始至終的共同認知。
此時,夜心已在女管家的小辦公室,換好了女傭的黑色制服、白圍裙,頭頂還繫著白色花邊頭飾。
管家派了一個打掃院子的工作給她,領她去後院看她的工作範圍,並指示她:「你得把落葉全掃乾淨,夏天一天兩次,秋天一天掃三次,現在正值夏天,所以早上和午後各掃一次,這是你的工具。」
她交給夜心一把很大的掃帚。
夜心接過和她一般高的大掃帚,二話不說開始工作。雖然打掃這麼大的一片院子,對她而言是挺吃力的,但至少不必時時伴在斯祺傑身邊,那可比什麼都教她心驚。
她認真負責地掃着,揮着額上不斷淌下的汗,好不容易把葉子掃了一堆又一堆,她蹲下身正要把葉子裝到大型垃圾袋,忽然一隻腳把她眼前的葉子全踢得散開了!她驚愕地抬眼,看到一群女傭把她辛苦掃的一堆堆落葉全踢得四散。
她認出這些女傭是方纔在大門那裡打量她的那群,她們踢完了落葉全圍過來,用她聽不懂的法語尖鋭地罵她,奪走她的掃帚,不斷伸手掐她的手臂、擰她的大腿。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