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男人是米蟲 第 1 頁


男主角:蔣伯霖女主角:許宓 故事地點:台北時代背景:現代情節分類,相親,日久生情楔子喂喂,她還是一個青春的女大學生耶!老爸老媽居然急吼團的抓她去相親而且對
作者:童言 / 頁數:(1 / 27)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男主角:蔣伯霖

女主角:許宓

故事地點:台北

時代背景:現代情節分類,相親,日久生情

楔子

喂喂,她還是一個青春的女大學生耶!老爸老媽居然急吼團的抓她去相親而且對象還是一個無所事事的米蟲。不過,這只米由很有膽量居然當着父母的面, 承認自己愛男人!她好奇的對這個米蟲男調查了一下,發現他還跟學校的女助教有說不出口的戀情……莫非……他正是傳說中的雙插卡!?奇怪的是,他愛當哪種卡明明都跟她沒關係可是, 她就是忍不住心酸了起來……
第1章

某飯店悠揚的古典音樂清楚的流泄在安靜的「龍鳳廳」,服務生上了一道又一道的佳餚,卻不見桌上有人動碗筷,氣氛詭異得很。時尚書屋
雖然有滿腹的疑惑,但是服務生們依然掛着職業性的笑容,什麼也沒有多問。時尚書屋
許萬金不耐煩的抬起金光閃閃的鑽石表,口氣不佳的問坐在一旁的牽手,「都幾點了。小宓那孩子怎麼還沒到?」
許劉文秀皺起眉,「女兒可能迷路了吧?」
「迷路?這家飯店明明就在家門口左邊巷子右轉,小宓怎麼可能會迷路呢?」許萬金才不相信她的說詞,他轉頭看向坐在另一邊的兒子,「你知道你姊姊去哪了嗎?」
不用想也知道,宓姊一定是發現老爸老媽的陰謀,所以早溜走了。時尚書屋
雖然心裡有了答案,許騫還是很盡責的幫許宓開脫,「不知道,也許是實驗課耽擱到了也說不定。」
「難道她蹺頭不成?」 越想越有可能,許萬金有發怒的前兆。他壓低聲音問許劉文秀,「你是怎麼跟小宓說的?」
「沒說什麼,只說一家人出來吃頓好的而已。」
「真的?」
「老爸你先別火。」許騫趕緊安撫老臉因怒火而逐漸通紅的許萬金,「反正男主角也還沒出現啊!這場相親也還不算正式開始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許萬金瞪他一眼,「要你多嘴!」
許萬金望向對面也恰恰空了張椅子,不知道該慶幸對方也同樣失禮,還是生氣對方居然搞失蹤這套老把戲?時尚書屋
感覺到許萬金試探的眼光,蔣父焦心的問:「兒子咧?」
蔣母聳聳肩,「我又不是兒子的腳,怎麼會知道他跑去哪了?」
「他不會真想跟我斷絶父子關係吧?」
蔣母脫他一眼,「你怎麼不先檢討一下自己?你明明知道仲霖那孩子已經有了綺琪這個女朋友,居然還強迫他來相親,搞得他們小倆口不愉快,你這父親是怎麼當的?」
「有什麼好不愉快的?只是相親而已,就像交朋友一樣嘛!又不是現在立刻要把他們送入洞房。綺琪這個女孩未免也太沒有度量了。」蔣父從鼻子「哼」 出頑固。時尚書屋
蔣母用力捏他一把,「沒度量?當年是誰阻止我去跟別人相親?你這樣根本是雙重標準嘛!」
蔣父悶哼一聲,看來蔣母是絲毫不留情。時尚書屋
「情形不一樣啦!快幫我再打一次電話給那不肖……」
話還沒說完,飯廳的大門正好開啟。時尚書屋
看見蔣仲霖牽着張綺棋的手走進來,兩家人面面相覷。時尚書屋
轟的一聲,蔣父像火山爆發般的大吼,「你這是在幹什麼?」
「爸、媽、許伯伯、許伯母。對不起,我來遲了。」 蔣仲霖斯文的臉上一這沉穩。 「遲到已經很不應該了,你還帶著別的女生過來相親?你你你……存心讓你爸我老臉丟光嗎?」
蔣仲霖對眾人展示兩人左手無名指上同樣款式的戒指。 「爸,我們已經公證過了。」
「咦?」蔣父的嘴巴張得像能塞進一顆鴕鳥蛋。 「戶籍也遷好了。」蔣仲霖寵溺的摟摟笑得甜蜜的張綺琪——新登科的蔣太太。 「嘎?」蔣父訝異得只能發出單音節,手顫抖的指着他倆,_「你你你……你們竟然……」
「我知道我沒有先通知你們很不對,因此我跟綺瑛決定補請一客,而且我還要給綺棋一個隆重的婚禮,這樣才不會委屈了綺.琪。」
.「你這個不肖子!」蔣父氣得快喘不過氣,「怎麼可以擅自決定終身大事?你有沒有想過……」
「爸,崎淇懷孕了。」蔣仲霖輕輕的打斷蔣父即將發表的長篇,大論。「有沒有想過懷孕……」
蔣父頓了頓,「懷孕?」「是啊!」蔣仲霖摸摸張綺瑛平坦的小腹,「醫生說已經有兩個多月了,但是綺棋身體不太好,所以不能受到太大的刺激,比如說叫罵聲、突如其來的警報聲等等,這些都有造成流產的可能。」
「聽到沒啊?小聲點啦!死老頭。」蔣母推開石化的蔣父,小心翼翼的將一臉寫着無辜的張綺淇扶坐在椅子上,「小心點啊!媳婦兒。」
「真是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按照之前跟蔣仲霖與蔣母的計畫,張綺琪只要一直表現得很無辜,蔣父那邊就交給他們對付就可以了。時尚書屋
「老蔣,你這樣很不夠意思喔!既然仲霖都有女朋友……,不,應該說都已經結婚了,你怎麼還讓他來相親呢?我可沒有棒打鴛鴦的癖好。」
不只蔣父覺得沒面子,許萬金也同樣感到不被尊重,他開始感謝女兒沒有出現,否則一定會閙得更難看。時尚書屋
「老許,這我可以解釋……」
「也別什麼解釋啦!總之今天就當作沒這回事吧!」許萬金吩咐妻兒準備收拾離開。時尚書屋
「別、先別急着走嘛!」蔣父攔下十多年的好友。拉下老臉陪笑,「你可別忘了,我還有一個兒子哪!」
許萬金啐他一口,「你當我女兒是賠錢貨,還是沒人要?你還有個兒子又怎樣?就算你有十個、八個也跟我不相干。」
「哎,話不能這麼說,我另外一個兒子也很出色,包你滿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