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男人是米蟲 第 12 頁


「拜託,大哥又不是第1次忙着做實驗,你哪次看過他扳着臉窩在自己的房間不出來?」張綺琪毫不氣餒的繼續跟蔣仲霖分析。「所以?」蔣仲霖仍搞不清楚張綺琪的葫蘆裡究竟在賣什麼藥?張綺
作者:童言 / 頁數:(12 / 27)

「拜託,大哥又不是第1次忙着做實驗,你哪次看過他扳着臉窩在自己的房間不出來?」張綺琪毫不氣餒的繼續跟蔣仲霖分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所以?」蔣仲霖仍搞不清楚張綺琪的葫蘆裡究竟在賣什麼藥?時尚書屋
張綺琪輕咳兩聲,非常嚴肅的望着蔣仲霖。時尚書屋
「身為這個家的一分子,我認為我有必要去關心一下大哥。」
蔣仲霖看著愛妻半晌,「綺琪,你該不會又想……」
天啊!他的老婆未免也太可怕了,淨拿她身旁的人當小說題材。時尚書屋
結婚之後,張綺琪母親的醫藥費也不再如往昔吃緊,但是張綺琪似乎對「滾滾滾」的小說寫上痛,固定兩個月就會寫出一本。時尚書屋
根據她本人的說法,這叫做「傳播快樂、散播愛」。時尚書屋
「有嗎?有嗎?」她貓咪似的眼兒水波蕩漾的轉啊轉,賊笑卻明顯的出現在她的唇畔。時尚書屋
雖然蔣仲霖不大讚成張綺琪的推想,但是讓她有點事做做也好。時尚書屋
「你喔!連自家大哥也不放過。」拍拍老婆的頭,蔣仲霖寵溺的露齒而笑。「有勞娘子費心關照大哥了。」
張綺琪俏皮的吐吐舌頭,「小意思。」
第5章

深夜一點,蔣伯霖小聲的掩上自家大門,確定沒有驚擾到家人睡眠後,才躡手躡腳的想走上二樓起居室。時尚書屋
可當他穿過客廳,卻看見廚房的燈光仍亮着,蔣伯霖感到疑惑。時尚書屋
通常這個時間大家都熟睡了,怎麼還有燈亮着?時尚書屋
蔣伯霖走進廚房,意外的看見自家弟妹坐在飯桌旁,抱著馬克杯輕啜。時尚書屋
「綺琪?」
總算回來了。時尚書屋
張綺琪忍下打呵欠的衝動,「回來啦?」
「噯!」蔣伯霖拉開椅子,在她身旁坐下,「綺琪,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睡?」
張綺琪聳聳肩膀,「不想睡。」才怪!她差點就睡死在椅子上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蔣伯霖上下打量着她,「跟仲霖吵架了?」
「沒有。」
也是。先不管仲霖疼她疼得跟什麼似的,就算小倆口真的起爭執,蔣家哪個不是站在她這邊,哪次不是搶着把仲霖押到她面前道歉?時尚書屋
他轉轉酸澀的脖子,「單純只是睡不着?」
「對啊!」張綺琪轉着馬克杯,有氣無力的說。孕婦應該都極度嗜睡吧?看來綺琪果然異於常人。時尚書屋
蔣伯霖看向她手中的馬克杯,「要不要我再泡杯牛奶給你?」
「我想喝阿華田。」她露出可愛的小虎牙。時尚書屋
蔣伯霖笑笑,拿起她的杯子,轉身走向一旁。時尚書屋
望着他的背影,張綺琪開口道:「最近實驗很忙?」
「很忙。」他的聲音聽起來沒有什麼不同。時尚書屋
張績琪困難的將另一張椅子上的軟墊塞到背後,讓自己靠得舒服一點。遲疑了一下,她決定不拐彎抹角,開門見山的問。時尚書屋
「大哥,你是不是失戀了啊?」
蔣伯霖的身子明顯震動了一下,他端着兩個杯子走近餐桌,稀鬆的笑又掛上嘴角。時尚書屋
「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很奇怪嗎?」 張綺琪小心捧過杯子,說聲「謝謝」後,狀似專心的吹着冒煙的飲料,「『有喜歡的人』這種事有什麼好怪的?」
「最近在創作上有了瓶頸?」蔣伯霖把玩起打火機。這些死男人!
張綺琪美目賞他一記白眼,「你是我大哥耶!關心你有什麼不對?」
蔣伯霖攤開手,露出「誰知道會不會成為你下一本『滾滾滾』小說的主角」 的表情。時尚書屋
「大哥……」
張綺琪委屈的嘟起嘴巴,水光在她眼眶裡閃啊閃。「好、好,算我怕了你,你想問什麼就問吧!」蔣伯霖趕忙舉手投降。時尚書屋
要是被老爸、老媽,還有仲霖知道他把她惹哭了,天知道會受到什麼樣的極刑!
几乎是立即的,張綺琪雙眼進出精光,「那你可以告訴我,對象是誰嗎?」
這妮子不去演戲真是埋沒了她的天分。時尚書屋
見他一臉猶豫,張綺琪作勢要把眼角的淚光擠出。時尚書屋
蔣伯霖深深吐出一口氣,「其實我也搞不清楚。」
「不會吧?你連自己喜歡的是誰也不知道?」張綺琪雙眼一轉,「三角戀愛?」天啊!大哥真是真人不露相。時尚書屋
「三角?我想應該是五角吧?」蔣伯霖支着腦袋苦笑。時尚書屋
「說吧說吧!我超有興趣的。」 張綺琪興奮的拉住他的衣服。時尚書屋
她不感興趣他才覺得奇怪呢!蔣伯霖心頭暗暗的想,然後大致交代了自己跟許宓、李幼寧及卓教授的情形。時尚書屋
聽見他在親吻許宓時,喊出李幼寧的名字,張綺琪忍不住拍拍蔣伯霖的肩膀,「大哥,你真是殘忍。」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喊錯名字?」蔣伯霖一臉灰敗。時尚書屋
「你知道當時你吻的是誰嗎?」張綺琪神情凝重。時尚書屋
他認真的點點頭。「為什麼會想親她?只是燈光美、氣氛佳?還是一時受傷,想在她那裡尋求慰藉!」她轉動杯子。時尚書屋
蔣伯霖沉吟半晌,堅定的搖頭。大哥的確不是那種容易被環境給沖昏頭的傢伙。時尚書屋
「那是為什麼?」張綺琪仔細看著他的表情。時尚書屋
「小宓……我們其實很像……」
他悶悶的以手指爬過黑髮。時尚書屋
張綺琪沒有作聲,靜靜的等着他解釋。時尚書屋
「就像是在照鏡子般,我知道她隱藏在心底不為人知的想法,她那雙清澈的眼,老讓我產生無所遁形的感覺。事實證明,她的 確也是懂我的。你曾有過那種看穿對方,或是被對方完全猜透而 頭皮發麻的感覺嗎?在小宓身上,我第1次有了這種感覺,雖然 這樣說起來很沒有說服力,但是誰會不愛自己的影于?」
張綺琪望進他的眼眸、「大哥,你知道嗎?小宓就是小宓,不 管你再怎麼感到震撼、心有靈犀,她永遠都不會『只是』你的影 子。」
蔣伯霖明白她為什麼特彆強調「只是」兩個字。每個人都是 單獨的個體,頂多是在哪個部分與某人相重疊而已,這點他不是 不懂。時尚書屋
「我承認這樣的想法很自私,但當我知道她喜歡我時,我居然 從極度訝異轉為欣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