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男人是米蟲 第 26 頁


「沒……沒有。」許宓哼出享受的呻吟,修長的青蔥五指在蔣伯霖的胸膛間,不安分的滑動着,「伯霖,我們……我們這樣好嗎?」「你說呢?」蔣伯霖刻意將每個烙在許宓脖子間的吻加重,「我已經
作者:童言 / 頁數:(26 / 27)

「沒……沒有。」許宓哼出享受的呻吟,修長的青蔥五指在蔣伯霖的胸膛間,不安分的滑動着,「伯霖,我們……我們這樣好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說呢?」蔣伯霖刻意將每個烙在許宓脖子間的吻加重,「我已經忍很久了,小宓。」
聞言,許宓的雙頰就像熟透的蘋果一般,雖然不是第1次了,但她只要一想起兩人間那契合無比的親密接觸,就開始全身發熱。時尚書屋
「我……」
其實不是不想要,但是身為女人,怎麼也讓她開不了口說出自己真正的想法。時尚書屋
蔣伯霖輕聲嘆了口氣,雙手捧住許宓的粉頰,憐愛的落下一吻。時尚書屋
「如果你不想的話,今天就到此為止吧!我帶你上樓休息去……」
他未竟的話語,被封在許宓主動湊上來的朱唇中,讓他驚喜不已。時尚書屋
「小宓……」
蔣伯霖深吸一口氣,面對愛人這樣無言的邀請,就算他是柳下惠也無法無動于衷。時尚書屋
在激情熟吻中,蔣伯霖將懷中愛人的衣物一件件解開,然後鋪設在餐桌上,成為華麗而舒適的臨時床單。時尚書屋
感覺自己被放置在餐桌上,許宓感到一陣困惑。時尚書屋
「伯霖……我們……不回床上嗎?」
「床?不,今天這裡就是我們的床……」
在這裡?餐桌上?天……抗議尚未出口,令人為之暈眩的愛撫便隨之而來。時尚書屋
蔣伯霖一手撐住桌子,讓許宓纖瘦的身體依靠着,另一隻大手則包覆住她渾圓的乳房,溫柔的揉搓。時尚書屋
「小宓好像變得比較豐滿了呢!看來我的功勞不小。」 他壞壞的在她耳畔低語。「壞……蛋……啊啊……」
他的指頭來回的刷過許宓的乳尖,感覺那軟軟、小小的蓓蕾在他的撫慰之下,慢慢變得腫脹。時尚書屋
「嗯……嗯……」
許宓仰起頭,努力在稀薄的空氣中找回些許理智。時尚書屋
蔣伯霖彎下身體,吻住未被手指愛撫的另一處,舌頭一面繞着尖端打轉,雙唇一面一下又一下的銜住逐漸硬挺的蓓蕾。時尚書屋
「唔……」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皺起眉,一手抓着蔣伯霖的發,一手撐住桌面,細緻的腰順從身體的渴望,款款搖擺着。時尚書屋
蔣伯霖雙手張開的虎口,順着她滑嫩的軀體往下移動,爬過她的臀部,兩根拇指在秘密花園外盤旋不已。時尚書屋
小心撐開她的大腿,他吮上她極需天降甘霖的迷人草叢。時尚書屋
不論是輕輕顫抖的花苞,或者是淌出蜜汁的花唇,他的唇都公平的潤澤每一寸肌膚,毫無偏私。時尚書屋
確定小穴足夠濕潤後,他的舌頭立即進人,在她熾熱的甬道前後進出。時尚書屋
「啊……啊……」
許宓雙手往後撐住,蜜色大腿隨着他舌尖一次次的戳探,輕輕的揚了揚。「伯霖……嗯嗯……」
她雙手搭上他的肩膀,無聲的請求他給予只有他才能帶來的歡愉。時尚書屋
蔣伯霖重點式的在花心上點了幾下,惹得許宓微微的發出啜泣的聲音,他慢慢的由下往上啄吻,在她妖嬈的軀體上烙下一個個吻痕。時尚書屋
讓佳人坐在桌緣,不等她有任何反應,他的昂藏直接揮軍進人那柔軟的私秘地帶。時尚書屋
他挺起腰桿,迅速的抽動起來。時尚書屋
「呃……」
許宓感到一陣暈眩,花核與蜜穴在他的勇猛挺進下,受到強烈的刺激,緊接而來的快感將她帶入不可思議的境地。時尚書屋
「啊……啊……」
她抱緊他的頭,嬌啼也隨着他的律動一聲高過一聲。時尚書屋
蔣伯霖將她輕輕放倒在桌上,把她修長的腿安置在自己的雙肩上,讓彼此更結合得毫無縫隙。時尚書屋
他俯下火熱的身體,緊緊貼著她柔軟的身子,狂野的抽動着。時尚書屋
「嗯嗯……啊……」
許宓反手抓住桌角,律動像岸邊捲起的浪潮,她美麗的身體隨着他不住的起伏。時尚書屋
傾欲的熟浪一波波離散了神智,令她再也分辨不出究竟身在何方,只知道自己若不緊緊攀附他,就會跌人萬丈深淵。在他有力的挺進中,許宓感覺自己就要被慾火吞噬殆盡。「啊啊啊……」
高潮降臨的那一刻,她放心將自己交予深愛的他。時尚書屋
蔣伯霖低吟一聲,將情慾的種子散播在她持續抽搐的體內。時尚書屋
兩個人摟着心愛的彼此,一同品味溫存後的甜蜜。時尚書屋
呼吸稍微平復了些後,蔣伯霖眷戀的啄吻她嫣紅的雙唇。時尚書屋
「我們結婚吧!」
望着他再認真不過的眼,許宓沒由來的輕笑出聲。時尚書屋
「我是很認真的。」
「我知道,我只是突然想到當初我們都曾這麼排斥跟對方相親。」她把手搭上他的肩膀,雙眼閃爍着幸福的光芒。時尚書屋
蔣伯霖也覺得頗好笑的,「雖然兜了這麼一大圈,但最後我們還是在一起了。嫁給我,好嗎?」
許宓的唇綻放一朵可人的笑靨。「嗯!」
蔣伯霖笑着將頭埋進她的發間。「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她勾起食指,在他光裸的背上滑動着。時尚書屋
「什麼問題?」
「你真的不是『雙插卡』嗎?」
「看來我得用身體證明我的清白了。」
「怎麼能用你的身體證明?我又不知道你跟別的……男……嗯……男人……嗯……」
「色狼。」蔣季霓抱著胸,站在客廳搖搖頭。她將方纔寫的紙條貼在客廳的電視上,不想壞人好事的輕聲走出家門。紙張被風吹啊吹的,蔣季霓泄恨的字跡也飛啊飛的——
我說大哥,你也未免太「持久」 了吧?我等到腳都麻啦!二嫂順利產下一名女娃,現在大家都聚在醫院分享這個好消息,你跟未來大嫂炒完飯後,記得過來醫院一趟,否則老爸跟老媽一定會宰了你的。時尚書屋
後來……蔣伯霖敵不過許宓的央求,帶她到醫院去看住院產檢的李幼寧。時尚書屋
在許宓的要求下,他只能站在病房外等候。時尚書屋
將香水百合插人花瓶中,許宓打破了沉默,「助教覺得身體好些了嗎?」
「好多了。」李幼寧撫着腹部,笑得很溫柔,「醫生說如果我再慢個幾天,或許孩子就……」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