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男人是米蟲 第 4 頁


這女孩……真的很不錯,不過他不喜歡成為一個遊戲者,他比較喜歡當製作程式的工程師。蔣伯霖淡淡的開口,「對不起,我可以說句話嗎?」兒子嘴上那抹詭異的笑,讓蔣氏夫妻不寒而慄。
作者:童言 / 頁數:(4 / 27)

這女孩……真的很不錯,不過他不喜歡成為一個遊戲者,他比較喜歡當製作程式的工程師。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蔣伯霖淡淡的開口,「對不起,我可以說句話嗎?」
兒子嘴上那抹詭異的笑,讓蔣氏夫妻不寒而慄。時尚書屋
「不肖子,你可別亂說話。」蔣父低聲警告。時尚書屋
鏡片反光,讓蔣父瞧不見蔣伯霖眼底的桀騖。時尚書屋
明知道話一說出口,會掀起什麼樣的波濤,但蔣伯霖決定幫她一把,也幫自己一把。時尚書屋
「我其實應該先把話說清楚的……」
不顧蔣父怒氣騰騰的目光,他嬌滴滴的勾起蓮花指,「其實我喜歡的是……討厭啦!」
說完,他不忘害羞的用蓮花指抵住唇,偷偷的竊笑。時尚書屋
許萬金跟許劉文秀驚愕得發不出聲音,蔣父則氣得滿臉通紅。「不、肖、子,我看你真的皮在癢了!」
「老頭子、老頭子……唉!先別急着揍人嘛!當着人家面前多、不、好、意、思啊!」蔣母握緊的右拳準準的K上蔣伯霖的左臉頰。許騫雙手環胸,靠在許宓坐的沙發後面,下巴冷冷的努向扭打成一團的蔣家三口,「他是同性戀?」
許宓聳聳肩,「誰曉得?」
不過這種結局也挺不賴的,至少他們不必在接下來的日子,被迫和對方名為認識、實為相親的綁在一起。時尚書屋
可是老爸應該從此會跟蔣伯伯絶交吧?時尚書屋
許宓閉上右眼,好似吃痛的撫上左邊臉頰。晤……蔣大哥應該被那一拳打得很痛吧!
許騫雙眼鋭利的掃向細聲細氣哀號的蔣伯霖,直覺認為這不過是蔣伯霖搞出來的花招。時尚書屋
但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他究竟有什麼目的?許騫眯起眼,決定好好深入瞭解一下蔣伯霖這號人物。時尚書屋
第2章

實驗室裡正在進行各個小組的實驗,大夥都專注的在實驗上,除了同學偶爾彼此低聲的交談外,任課教授也會來回的巡視各組的進度。時尚書屋
于薇薇小心翼翼的將試管中的液體倒進燒杯中,嘴巴也沒閒着。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個男生是同志啊?小宓,你運氣可真差,我看你也別再去相什麼親了,遇見的沒一個是好東西。」
樓芋芋專注的看著燃燒中的酒精燈,「不過許伯父應該是氣得抓狂吧?你可別多倒,教授眼睛可尖的,多倒一毫釐都清清楚楚。」她邊說還不忘提醒于薇薇。時尚書屋
「知道啦!」 于薇薇把試管插回架上,摘下黑色膠框眼鏡,單手插進實驗袍的口袋,望向專心紀錄實驗的許宓。「我猜許伯父應該會暫時打消讓你去相親的念頭了。」
許宓眼睛沒有離開冒着蒸氣的燒杯,一手拿起滴管,在燒杯中加人幾滴溶劑。時尚書屋
「托蔣大哥的福,我爸這陣子的確不再逼我相親了,不過,我對蔣大哥還真有點過意不去。」
「為什麼?」 于薇薇和樓芋芋異口同聲的問。時尚書屋
「不管他是不是同性戀,那天他被揍得還真不是普通的慘,但至少幫了我一個大忙。」
「說不定他也不想相親,一表態後就省了很多麻煩。」樓芋芋拿過于薇薇的眼鏡戴上,將實驗桌上的錐形瓶拿去旁邊的水槽沖洗。時尚書屋
「用皮肉傷換取自由,聰明!」 于薇薇咧出個鬼臉。時尚書屋
「真是個一石二鳥的好計畫。」樓芋芋也附和着。時尚書屋
許宓好笑的搖頭。「實驗也做得差不多,我先熄掉酒精燈。」
下課鐘聲自廣播箱中傳出,教授吩咐各組實驗結果在丁周五之前交到系辦給他。時尚書屋
「還有,各位同學,請安靜一下。」教授拍拍手,將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時尚書屋
「先前帶你們做實驗的助教,因為臨時被派去日本作交換學生,這學期將由另外一名研究生代替他的位子。」教授對門口揮揮手,「伯霖,你可以進來了。」
當「伯霖」兩個字傳進許宓的耳朵時,她嚇了一跳,手中的資料夾也應聲掉落。時尚書屋
「許宓,你有什麼意見嗎?」教授調侃弄出聲音的許宓。時尚書屋
「對不起。」許宓露出潔白的牙齒,尷尬的咧開嘴。時尚書屋
等她彎下腰撿起資料夾時,蔣伯霖高挑的身影已在教授身旁站定。時尚書屋
「這是化工所碩士班的學長,以後由他來負責各項實驗。」
「各位同學好,我叫做蔣伯霖,有任何問題,歡迎你們到我的研究室找我。」
www.txtbbs.com , TXT論壇,TXT BBS,搜刮各類TXT小說。歡迎您來TXTBBS推薦好書!
蔣伯霖當然有看到許宓。時尚書屋
真巧,不是?沒來由的歡喜,讓蔣伯霖的心情更添愉悅,笑容也逐漸往上揚。「伯霖,你可別帶著班上同學集體蹺課喔!」教授揄揶的拍拍他的肩膀,台下的學生也配合的爆出笑聲。時尚書屋
之後,教授喊出「下課」,同學們便魚貫的走出實驗室。時尚書屋
「小宓,你認識他喔?」于薇薇抱起課本,頂頂神情獃滯的許宓。時尚書屋
許宓如夢初醒,開始收拾筆記本,「嗯!」
應該算認識吧?雖然他們僅有一面之緣,但除了幾次眼神交會外,一句話都沒說過。于薇薇歪着腦袋,「可是他是研究生耶!你怎麼會認識他?」
「那個助教姓蔣,跟你相親的人也姓蔣,難道他跟你相親的對象有關係?」還是樓芋辛比較細心。時尚書屋
「不會吧?」于薇薇好奇死了,不自覺的拉高嗓子,「助教是那個有女朋友的,還是那個同性戀啊?」
「同性戀?助教是同性戀啊?」旁邊的同學感興趣的插上一腳。「不是啦!我不是說助教是同性戀啦……」
許宓沒料到于薇薇會這麼大聲,趕忙消毒。時尚書屋
「什麼?」眾家女人圍住許宓,眼睛閃爍得像鍍了金般晶亮。時尚書屋
「我是說…」
「說什麼?」
許宓困難的吞下口水,「我的意思是,助教很像我一個朋友啦!」 唉!
她這是何苦來哉?時尚書屋
「像你同性戀的朋友?」于薇薇依然死咬着「同性戀」 三個字不放。時尚書屋
「薇薇……」
許宓頭疼的望着超級粗神經的好友。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