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男人是米蟲 第 5 頁


「不會吧?助教真的是同性戀喔?」不知道是誰喊了這句,整間教室頓時陷入嘩然。許宓趁着教室閙烘烘一片時,偷偷溜出門,樓芋芋也尾隨出去。「這下可好了,薇薇那笨蛋,總有一天我們會被
作者:童言 / 頁數:(5 / 27)

「不會吧?助教真的是同性戀喔?」不知道是誰喊了這句,整間教室頓時陷入嘩然。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許宓趁着教室閙烘烘一片時,偷偷溜出門,樓芋芋也尾隨出去。時尚書屋
「這下可好了,薇薇那笨蛋,總有一天我們會被她的粗神經害死。」她幫許宓說出心底的話。「你打算怎麼辦?」
許宓沮喪的垂下頭,「我去找一下助教好了。」
「班代,導師叫你現在過去找他。」同學探出頭喚住許宓。時尚書屋
許宓聞言問道:「老師有沒有說要我過去做什麼?」
同學聳聳肩,「不清楚,總之你記得要去喔!」
許宓無奈的跟樓芋芋對看一眼。時尚書屋
「不然我替你去找班導好了。」樓芋芋很有義氣的說。許宓搖搖頭,「沒關係,我晚點再去找助教好了。」
「這樣真的沒關係嗎?」謡言可是傳得比風還快啊!
許宓斟酌了一下,「嗯!」
希望蔣大哥不會介意造謡言傳開……好像沒有人會不介意吧?唉!她真的好命苦、好命苦啊……
本書下載于熱書吧,如需更多好書,請訪問 www.51txt.net
「叩叩!」
「進來。」蔣伯霖頭也不回,雙眼專注在電腦螢幕上的論文說。時尚書屋
見半晌沒有聲音,蔣伯霖抬起右眉看著站在門邊的來者。時尚書屋
「怎麼會突然來找我?」看清來人,他有些訝異的問。時尚書屋
「我有點事想跟你說。」對方的態度有些扭捏。時尚書屋
一絲好笑滑過他的眼,他起身沖泡了兩杯咖啡。時尚書屋
「隨便坐。」
對方依言坐下。時尚書屋
蔣伯霖端詳着左右張望的來者,試探性的問:「找我什麼事,許騫?」
對方肩膀猛然一聳,隨即笑得自然,「我是許宓啊!蔣大哥。」
「不,你不是許宓。」蔣伯霖篤定的笑容十分討人厭,「你們常玩這種假扮對方的遊戲嗎,許騫?」
知道再也裝不下去了,許騫一改態度,瞬間恢復犀利的神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怎麼知道我是許騫?」 .「這很困難嗎?「蔣伯霖點上菸攤開手,竄起的白煙讓他的五官逐漸迷蒙起來。」我承認你們的確長得很像,但仍然有些地方不同。「
「比如?」許騖咬牙的問。時尚書屋
「比如……」
蔣伯霖掛上輕浮的笑,裝模作樣的東嗅西嗅,「我對男人身上的味道很敏感。」說完,不忘拋去一記媚眼。時尚書屋
噁心……噁心極了!許騫抖下一身鷄皮疙瘩,忍住想離開的衝動,口氣不佳的道:「你真的是同性戀?」
要玩就玩到底,這可是蔣伯霖的人生標語之一。時尚書屋
「你說呢?可、愛、的、小、騫、底、迪——」他刻意放慢講話的速度。時尚書屋
許賽困難的嚥下口水,「你到底有什麼企圖?」
該死!他明明想說得很有氣勢的,怎麼一出口卻像隻待宰的小綿羊一樣可憐?時尚書屋
蔣伯霖一愣。他能有什麼圖可企?時尚書屋
「先別說我,談談你吧!我跟你應該沒有什麼過節吧?」他雙手合十,態度十分誠懇。時尚書屋
見許騫搖頭,蔣伯霖又問,「你好像很討厭我?」
許賽沒好氣的反問他,「法律有規定我不能討厭你嗎?」
這小鬼頭凶的咧!
「但是總有個什麼理由吧?」
「我就是看你不順眼,可以嗎?」
「可以。」他的形象有這麼差嗎?居然能讓個几乎沒有交集的人這麼討厭,看來他是得檢討一下自己了。時尚書屋
看他似在沉思,許騫鼓起勇氣,「你真的是同性戀?」
「怎麼,你對我有興趣?」蔣伯霖嘴角浮上可惡的笑。時尚書屋
「誰對你有興趣啊!」許騫狠狠的瞪他一眼。時尚書屋
「可是明明是你自己先來找我的耶!」蔣伯霖無辜的對他眨眼。時尚書屋
這傢伙真的沒辦法溝通,許騫覺得青筋正在額角爆跳,「就當我沒有來過,這總行了吧?」
「等等。」蔣伯霖喚住他。時尚書屋
「幹嘛?」許騫翻個白眼。時尚書屋
「你姊姊最近好不好?」會讓許騫找上門的理由,蔣伯霖怎麼想都只能想到許宓。時尚書屋
「她好不好不幹你的事吧?」 哦!有人的刺張開了呢!
「好歹她也是我相親的對象,我關心一下也是當然的啊!」
「可是你分明喜歡的是男人!」許騫像母鷄保護小鷄般立刻還嘴。時尚書屋
這傢伙不會是男女通吃的「雙插卡」吧?時尚書屋
懶懶的靠回椅子,蔣伯霖雙手環胸,「我怎麼不記得,我什麼時候說過自己喜歡的是男人?」
「你……」
許春氣得滿臉漲紅。「小騫弟弟,可別被自己的口水嗆着了。」這小鬼挺有意思的。不,應該說這對姊弟很對他這怪人的胃口。時尚書屋
討厭被玩弄的感覺,許騫撂下狠話,「我不管你是同性戀、異性戀,或是雙性戀,總之,你離我姊姊遠一點,否則我會讓你『非常好看』,你也不想嘗嘗被空手道黑帶二段打到的滋味吧?」
不等他回答,許騫大步離開。「唉,小鬼……」
蔣伯霖話還沒說完,門「砰」 的一聲被甩上。時尚書屋
蔣伯霖推椎眼鏡,哺哺的說:「不知道黑帶二段對上黑帶三段,會是誰讓誰叫『非常好看』呢?」
根本不把許騫的威脅放在心上,蔣伯霖轉過椅子回到電腦前繼續工作。時尚書屋
「叩叩!」又傳來敲門聲。時尚書屋
蔣伯霖叼着菸回過身,「忘了什麼嗎?小鬼……學姊?」
「什麼小鬼?」李幼寧抱著資料,柔柔的嗓音像棉花糖般惹人心憐。「沒什麼。你找我有什麼事嗎?」蔣伯霖連忙捻熄菸站起身,雙手不自覺的搓了下胸前。時尚書屋
李幼寧把一大疊資料放在蔣伯霖的桌上,如瀑布般的長髮隨着她的晃動輕輕的滑落,淡淡的花香從發間透出。時尚書屋
「卓教授找你幫忙整理一下這些數據。」
他勉強定住神,「嗯,我知道了,教授什麼時候要?」
「教授的意思是越快越好。」 李幼寧秀氣的小嘴輕揚。「這些教授們不把我們操死,絶不善罷甘休是吧!學姊?」 蔣伯霖蹺起腳,心裡有底了。時尚書屋
她抽起一本資料夾,輕拍他的頭,「貧嘴!」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