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男人是米蟲 第 6 頁


「瞧我不但被教授們操,還被迫當學姊的出氣筒,我好可憐喔!」甜蜜伴隨着抽痛在心底微微發酵,蔣伯霖佯裝顧影自憐。「少皮了。」李幼寧明亮的杏眸明明想瞪人,卻柔得似水,絲毫不帶任何殺氣。「
作者:童言 / 頁數:(6 / 27)

「瞧我不但被教授們操,還被迫當學姊的出氣筒,我好可憐喔!」甜蜜伴隨着抽痛在心底微微發酵,蔣伯霖佯裝顧影自憐。「少皮了。」李幼寧明亮的杏眸明明想瞪人,卻柔得似水,絲毫不帶任何殺氣。「伯霖,我很羡慕你一直都能這麼快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哦?學姊最近有心事?」 即使內心十分為李幼寧擔憂,但是蔣伯霖仍一副欠揍的懶散模樣。時尚書屋
如煙的細眉微乎其微的輕輕皺起。「最近有點煩而已。」
「因為碩士論文?」蔣伯霖挑個最有可能,而且是他比較希望的原因。時尚書屋
「那只是一部分……」
感覺自己露出太多情緒,李幼寧連忙換上平常溫柔的笑,「東西就拜託你囉!」
「嗯!」笑着目送她離開,蔣伯霖抿起唇。時尚書屋
學姊出了什麼事?時尚書屋
www.txtbbs.com , TXT論壇,TXT BBS,搜刮各類TXT小說。歡迎您來TXTBBS推薦好書!
那天原本想在下課時去蔣伯霖的研究室一趟的許宓,因為跟班導聊太久,來到研究室時,蔣伯霖早就離開了。時尚書屋
而當她再一次找蔣伯霖,已經是三天後的事。時尚書屋
問過其他助教,許宓在化學館七樓的樓梯間,看到趴在窗檯上抽菸的蔣伯霖。時尚書屋
許宓慢慢走過去,眯着眼的他,看起來跟平常一點都不像。時尚書屋
他的神情頗是凝重,原本該跟他完全搭不上邊的憂鬱及滄桑,此時在陽光下交錯着。時尚書屋
彷彿被他影響,許宓的心情也有些沉重。時尚書屋
能讓他出現這樣表情的,究竟會是什麼事呢?她凝望他的側面,靜靜的思索。時尚書屋
感覺到注視的目光,蔣伯霖轉過頭,見是許宓,他笑了開來。時尚書屋
「嗨!小宓。」
她怎麼獃望他這麼久?許宓驀然紅了臉。「助教好。」
「私底下叫我蔣大哥就可以了。」 蔣伯霖玩味她臉紅的原因,「介意我抽菸嗎?」
許宓搖搖頭,「不介意。」
「找我有事?」單手支住腦袋。蔣伯霖扯着輕鬆的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躊躇的撥弄頭髮,硬着頭皮道:「蔣大哥……我要跟你道歉。」
「道歉?」蔣伯霖不懂她為什麼要道歉。時尚書屋
「最近……同學之間流傳一些關於你的八卦。」許宓努力嚥下因為緊張而迅速分泌的唾液。時尚書屋
有人就有八卦。時尚書屋
他絲毫不意外,反而很感興趣,「什麼樣的八卦?」
「呃……」
看她努力找尋適當措詞的模樣,蔣伯霖忍不住笑了出來。時尚書屋
「直接把你聽到的說出來就可以了,我不會吃掉你的。」
「我當然知道你不會吃掉我。」 她激動的說。許宓這句話讓他疑惑的挑起右眉。時尚書屋
「同學們說……你的性向比較異於常人。」她說得很含蓄。時尚書屋
蔣伯霖先是一愣,隨即大笑起來。時尚書屋
「我還以為是什麼呢!原來是這個啊!」 難怪她會來道歉了,想必造謡者八成跟她脫不了關係吧?時尚書屋
「你不介意嗎?」他的反應出乎許宓的意料之外。時尚書屋
他不正面回答,「你覺得呢?我像同志嗎?」
她思考了起來。他的五官稱得上俊秀,但也不會讓人產生「那方面」 的誤解,不過……「同性戀有時不能光從外表判斷的。」
「哦?」蔣伯霖吸進一口菸,表情十足調侃。時尚書屋
偷偷瞄他一眼,見他沒有生氣,許宓小小聲的道:「有時候從那個人的肢體語言上可以察覺些端倪。至於是什麼樣的動作,應該不需要我說,蔣大哥也知道吧?」
蔣伯霖笑咪咪的勾起蓮花指,擱在臉畔,「像這樣嗎?」
「嗯!」蔣大哥的動作好撩人……大啊!她是着什麼魔啊她?居然覺得他嫵媚?時尚書屋
她拚命搖晃腦袋,模樣十足孩子氣,讓他的心湖泛起微微的波動。時尚書屋
在同年齡的女孩中,許宓的思想及個性算是成熟,但蔣伯霖發現她仍抱有稚童才擁有的天真爛漫。時尚書屋
他溫柔的望着她,「你弟弟很保護你。」
換作是他有一個這樣的姊姊,也會忍不住想保護她……雖然他也會想保護李幼寧,但是她們兩個又是截然不同的味道。時尚書屋
許宓眨眨靈動的大眼,勉強勾出的笑容中包含太多無奈。時尚書屋
「他大概是唯一會把我當成女孩子的男生吧!」
蔣伯霖雙手環胸,玻璃鏡片下的眼,仔細的端詳着眼前的女孩。時尚書屋
「在我看來,你是個很可愛的妹妹。」
「謝謝你。」許宓笑了笑。時尚書屋
他如果是「同志」,把所有女生當作「姊妹們」 看待也不為過。「我是說真的。」蔣伯霖稍稍彎下腰,對上她深褐色的眼眸。「而且我還覺得,你的臉型很適合留長髮,如果再穿上裙子,想迷倒一票男孩可說是輕而易舉呢廠
不習慣和別人太接近,許宓不自在的退後兩步。時尚書屋
「蔣大哥是在開玩笑吧?像我這樣的人若留長髮又穿裙子,看起來一定很不倫不類。」
「像你這樣的人?你有什麼不對勁嗎?」 他壓低的聲音,聽來不悅。時尚書屋
「不管是男生、女生,在所有人眼中,我就像個男孩子。」許宓努力不去理會心臟驟然狂跳的巨響。時尚書屋
打小親戚們都覺得許萬金像生了對白淨英俊的雙生子,甚至買衣服時,許劉文秀也都是買相同的衣服、褲子給姊弟倆穿。時尚書屋
上國小時,她還因為穿裙子而被同學取笑,只因為他們把她跟許騫搞混了。雖然明白那樣年紀的孩子,根本不知道有些玩笑是會在當事人心底留下傷痕的,但許宓卻還是深深受到傷害。時尚書屋
漸漸的,她女性的一面被壓抑在心底的最深處,之後除了上課之外,她不曾穿過裙子,連頭髮也剪得跟小男生一樣短。時尚書屋
大家都以為,許宓中性的模樣才是最真實的她;因此更沒有人把她當成女生。時尚書屋
「你自己怎麼想?」
「我?」許宓艱難的吞下苦澀,「我怎麼想並不重要,人是群居的動物,即使不願意承認,但多數人都是在別人的眼光與評斷下活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