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男人是米蟲 第 7 頁


心臟像被誰緊緊捏住般疼痛,蔣伯霖的聲音像是羽毛般輕柔,深怕一個不注意,就把許宓玻璃股的心擰碎。「你自己也說『多數人』如此,為什麼你不能成為『少數人』中的一個?」「我沒有這麼
作者:童言 / 頁數:(7 / 27)

心臟像被誰緊緊捏住般疼痛,蔣伯霖的聲音像是羽毛般輕柔,深怕一個不注意,就把許宓玻璃股的心擰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自己也說『多數人』如此,為什麼你不能成為『少數人』中的一個?」
「我沒有這麼大的勇氣。」許宓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跟一個這麼不熟的人說這些從未道出口的話,但這也是她的極限了。時尚書屋
「蔣大哥,我還有事,不打擾你了。」
「等等。」蔣伯霖拉住她的手臂。時尚書屋
許宓不解的抬起眼,對上露出驚愕神情的蔣伯霖。時尚書屋
蔣伯霖收回手,「抱歉。」
「沒關係。」見他神色複雜,許宓反而為他感到擔心。「你沒事吧?蔣大哥?」
「我沒事。」背過身,蔣伯霖藉着點菸的動作,掩飾自己突然脫離掌控的情緒。他不希望她明明受傷了,卻還要忍着不說,這讓他心裡非常、非常不好受,那種難過,就像他對學姊……他怎麼會對許宓有這種感覺?時尚書屋
深深吸一口菸,菸頭火紅的燃燒着,蔣伯霖趴在陽台上,光線及煙霧將他的身形團團圍繞。許宓站在一旁沒有說話,莫名的,她感覺到蔣伯霖內心的沉重。時尚書屋
「人生只有一次,去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吧!」他似耳語般輕輕的開口。時尚書屋
「嗯?」許宓將被風吹亂的發勾到耳後。時尚書屋
轉過臉,蔣伯霖笑得一派輕狂,「這是你的人生,你當然擁有絶對的主導權。不過,人生有太多的不如意,如果連自己可以掌握的部分還要順着別人的想法做,那不就太可悲了嗎?」
許宓的心狠狠的被撼動一下,接着頭皮一陣發麻。時尚書屋
他說出來了!他居然能把她深深埋在內心深處的想法說出來,蟄伏潛意識中,那個沉睡的自己,似乎快要醒過來了。時尚書屋
水光在她秋色瞳眸裡閃爍。蔣伯霖收起笑容,「小宓……」
「蔣大哥……」
抖着聲音,許宓像是個手足無措的小孩,只能傻愣愣的凝視着他。時尚書屋
別人都說她的眼睛很漂亮,但此刻,許宓卻覺得他藏在眼鏡下的一雙墨色眼眸才叫做漂亮。時尚書屋
兩個人受彼此吸引慢慢靠近,眼看鼻尖就要碰到鼻尖……「啊!對不起……」
一個驚慌的女聲打破無言的魔咒。時尚書屋
羞赧迅速籠罩許宓的小臉。時尚書屋
蔣伯霖望向來者,訝然閃現在他臉上,他迅速彈去手中的菸。時尚書屋
「學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對不起,我……我……」
李幼寧不敢直視他,通紅的雙靨昭示她見到方纔他們曖昧的一幕。時尚書屋
「沒關係。」蔣伯霖上前幾步,「有事?」
李幼寧遞上檔案,自然的靠在他身旁,指着紙上的數據道:「卓教授說這份資料有點問題,想請你再重新檢查一次。」
蔣伯霖推了推眼鏡,「我想想……」
李幼寧偷覷他專注的神情,心裡為他感到開心。時尚書屋
伯霖總算有喜歡的女生了……這些年來不曾聽過他對哪個女孩動心,身為他的直屬學姊雖然很為他煩惱,但又不想僭越問他這種私人的問題,看到方纔那一幕,她總算安心不少。時尚書屋
刻意拖長彼此如此接近的時間,蔣伯霖清了清喉嚨,「教授這幾天有空嗎?」
「明天下午他都會在研究室裡。」
「那我明天下午過去找他討論一下好了,麻煩學姊跟教授說一下。」
「好。」李幼寧偷偷望向背對著他們的許宓,低低的問:「女朋友?」
見蔣伯霖搖搖頭,李幼寧勾起食指敲他一記,「占了便宜還賣乖!」
「真的不是。」他扯個耐人尋味的笑。時尚書屋
李幼寧也不追究,「別欺負人家,知道嗎?」
「知道了,學姊。」蔣伯霖閃爍的眼,有着莫名的無奈。時尚書屋
李幼寧以為學弟被她問到不耐煩。時尚書屋
「那我先走了。」伯霖居然會害羞呢!呵呵。時尚書屋
留戀的看著她娉婷離去的身影,蔣伯霖收回目光,轉頭望向依然渾身僵硬的許宓,「夕陽好看嗎?」
許宓雙肩一聳,確定穩住心跳後,看向早恢復鎮定的蔣伯霖。「蔣大哥,你是不是……」
「有話就說吧!」她欲言又止的模樣,讓蔣伯霖感到好笑。時尚書屋
許宓深吸一口氣,按住內心沒來由的酸澀,「蔣大哥,你喜歡她……對不對?」
第3章

「宓姊,我進來了幄!」許騫敲了三下門,確定許宓應聲後,才轉動門把。時尚書屋
許宓正坐在床上看書,許騫並不急着走進房,「我有打擾到你嗎?」
放下書,許宓對他搖搖頭,「沒,進來吧,」
許騫轉過椅子到床邊,帥氣的跨坐下,「廖姊,你心情不好?」
「沒有啊!」許宓笑笑的。時尚書屋
許騫露出白牙,「你騙不了我的,誰叫我們是孿生姊弟?」
「許騫,」許宓拿了一個抱枕扔向他,生氣的道。時尚書屋
笑着接住她擲來的兇器,許騫不忘關心的問:「是,我的好宓姊,告訴小春你在煩惱什麼?」
躊躇了一會兒,許宓才小心翼翼的看著許騫。「吶!小騫,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許騫抬起眉毛,「問啊!」
宓姊今天怎麼搞的?連問問題都還要先詢問他的意思,宓姊該不會是發燒了吧?時尚書屋
吞了吞口水,許宓鼓起勇氣道:「你覺得……我留長髮又穿裙子的樣子,會不會很奇怪?」
宓姊是受了什麼刺激嗎?時尚書屋
「哪個渾蛋欺負你?跟我說!」
「你先別激動嘛!」許宓又好氣又好笑的看著許騫緊握拳頭,「沒有人欺負我,別想這麼多。」
「那你怎麼突然……突然有這種念頭?」許騫怪異的看著她。時尚書屋
「有這念頭很怪嗎?」許宓開始後悔不該問這個問題。許騫摸摸頭,尷尬的笑着,「這就很像你叫我留長髮穿裙子,我當然會覺得有點怪囉!」
許宓的心抽緊。「小騫,我可是女生,你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宓姊是女生……」
許騫倏然住口。時尚書屋
是啊!宓姊是女孩子,她有留長髮或穿裙子的念頭,是再正常不過,可是……宓姊適合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