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的男人是米蟲 第 9 頁


「說吧!究竟什麼事情困擾你?」于薇薇雙手搭着許宓,活像個專業的輔導人員。這要她怎麼說?說她對蔣大哥產生了莫名的情愫?還是說她因為知道蔣大哥有喜歡的人,而心裡悶悶的?見許宓一下點
作者:童言 / 頁數:(9 / 27)

「說吧!究竟什麼事情困擾你?」于薇薇雙手搭着許宓,活像個專業的輔導人員。這要她怎麼說?說她對蔣大哥產生了莫名的情愫?還是說她因為知道蔣大哥有喜歡的人,而心裡悶悶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見許宓一下點頭、一下搖頭,于薇薇沒耐性的皺起眉,「點頭又搖頭?這是什麼意思?」
「你不要逼小宓嘛!」樓芋芋推開于薇薇,「小宓又不是非把所有的事都告訴你不可。」樓芋芋轉過身,跟于薇薇一樣雙手搭着許宓,「你可以放心告訴我,我一定會幫你解決問題的。」
于薇薇可不高興了。時尚書屋
「唉唉唉!樓芋芋,小宓幹嘛放心跟你說,跟我說她就不放心嗎?」
「跟你說她才不放心咧!」樓芋芋抬高鼻子,一副輕蔑的模樣。時尚書屋
于薇薇生氣的叉起腰,「你把話說清楚喔!」
「好啊,如果你不怕聽到實話的話。」
「我幹嘛怕聽到實話?」 于薇薇和樓芋芋再次杠上。時尚書屋
樓芋芋冷笑的攤開手,「我怕你會哭着跑走。一」最好我會哭着跑走啦……”于薇薇偏過頭,「咦?小宓呢?‘「
樓芋芋聳聳肩,「不知道。」
「你是不是覺得小宓不希望我們問太多?」杠了三年,于薇薇一下就弄懂樓芋芋幹嘛找她開火。時尚書屋
她們還算有默契嘛!
「有些事情,我們還是不要問太多比較好,如果小宓想說,她自然會告訴我們。」
「我還是很擔心她耶!小宓看起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憂鬱得讓人好想抱在懷裡『秀秀』一番喔!」于薇薇嘆口氣。時尚書屋
樓芋芋受不了的翻個大白眼,「拜託你收起花痴口水好不好?」
于薇薇踹她,「難道你就不想嗎?」她才不相信樓芋芋沒這個念頭。「很想啊!不過我會等她自己投懷送抱。」樓芋芋正經的點頭。「我看你大概有的等囉!」
「至少機會比你大,這樣我就很滿意了。」樓芋芋笑得很有把握。時尚書屋
「有時候我真想揍你一頓。」 于薇薇睨她一眼,她的笑容也太機車了點吧?時尚書屋
「總是有機會的。」
在於薇薇和樓芋芋鬥嘴鬥得如火如荼時,許宓偷偷的溜出教室。時尚書屋
大學三年當中,她極少蹺課。聽見上課鐘聲響起,她並沒有折回去上課。她現在心情極度混亂,一點都不想在這個時候面對好友們的關心。時尚書屋
晃着晃着,許宓驚愕的打住步伐,發現自己居然毫無意識的走到蔣伯霖的研究室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到底在幹嘛啊我?」許宓苦笑着敲敲腦袋,「真是瘋了。」
許宓轉個方向離開,蔣伯霖正好從研究室走出來。時尚書屋
他眯起眼,很不確定的望着走廊上的背影,「小宓?」
許宓身體僵住,之後慢吞吞的轉過身,「晦!助教。」
「蔣大哥。」蔣伯霖迅速的糾正她。時尚書屋
他不喜歡她這樣疏離的叫他……奇怪了,為什麼會有這種想法?這奇異的念頭讓他疑惑的皺起眉。時尚書屋
「嗯?」許宓不懂他的不悅從何而來。時尚書屋
「我不太習慣別人叫我『助教』,希望你私底下叫我『蔣大哥』,好嗎?」蔣伯霖恢復一貫的笑容,「怎麼來這裡?教授沒有去上課嗎?」
什麼?他話題轉得太快,許宓一時反應不過來。時尚書屋
「你不是班代嗎?」他笑笑的看了一眼手錶,「現在這堂應該是教授的課……是不是教授沒有去上課,所以你才來這裡找他?」
「哦!對……」
許宓乾笑好幾聲。時尚書屋
「你沒事吧?」她的樣子不太對勁。時尚書屋
許宓的身體明顯的震動一下。時尚書屋
「沒、沒事啊!」
她根本不是說謊的料!蔣伯霖沒有戳破她,內心泛起一陣漣漪。時尚書屋
「你蹺課?」
「嗯!」發現自己說溜嘴,許宓連忙搖頭,「不是啦!我……我沒有蹺、蹺課,真、真的。」
要命,她怎麼連說話都打結了?時尚書屋
她臉紅的模樣多了幾分小女孩的嬌羞,蔣伯霖忍不住寵溺的揉亂她的短髮。時尚書屋
「傻女孩。」
感覺他的體溫從大掌間傳來,許宓忍不住閉上眼,感覺像是偷嘗了紅艷艷的草莓一般,酸酸甜甜的,讓她有些喘不過氣。時尚書屋
「你還好吧?」她咬住下唇的模樣,讓蔣伯霖內心充滿疑惑,更加不放心的又問一次。時尚書屋
許宓睜開眼,對上蔣伯霖關心的眸,「嗯!你別擔心。」
「但是你的表情看起來不像沒事……」
蔣伯霖像想到什麼,咧起壞壞的笑,「戀愛了?」
她心頭一緊,以為被他發現了什麼。「蔣大哥為什麼這樣猜?」
「少女情懷總是詩,在你這個年紀,煩惱的大多是愛情的問題吧!我也不是一下子從個娃兒直接跳到二十三歲的,傻小宓。」
明明是被他罵,許宓卻覺得像扭開可樂瓶子一樣,快樂的氣泡盈滿她從未對其他男孩開放的心。時尚書屋
「看來我說對了。」她的快樂這麼明顯,他很難不發現。「不知道是哪個幸運的小於,能得到你的青睞?」他不想承認內心有點失落。時尚書屋
為什麼會感到失落呢?他想應該是忌妒她還有機會跟對方表白吧?蔣伯霖胡亂找了個理由搪塞自己。時尚書屋
「他有喜歡的人了。」許宓不敢抬頭看他,怕自己的雙眼會露出太多不該顯露的情感。時尚書屋
「那不就跟我的情況一樣嗎?」 他哺哺自語,讓她胸口瞬間抽緊。是啊!跟你的情形一樣呢!許宓在心底應和着。時尚書屋
「你會跟她告白嗎?」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許宓突兀的開口。時尚書屋
「你呢?你會跟他告白嗎?」蔣伯霖把問題丟還給她。時尚書屋
許宓鼓起勇氣回視他深邃的眼,「如果我說……」
「幼寧,等等我!」
當許宓正想說出心裡話的時候,突然傳來一聲男人的呼喚聲,接着是混亂的腳步聲。時尚書屋
蔣伯霖臉色瞬間凝重,他迅速拉著許宓閃到走廊的轉角處,將她藏在自己身後。時尚書屋
「蔣大哥?」許宓不明白的望着他僵硬的背影。時尚書屋
「噓!」他勉強擠出笑容。時尚書屋
許宓本想多問些什麼,卻聽見走廊那頭傳來李幼寧如泣的低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