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壞男人請止步 第 11 頁


這男人沒心沒肺,他愛自己比愛別人多,愛他的人太多,愛他太辛苦、太難。 料準她要說的也不是好話,他連眉也沒抬的道:「又沒人強迫她們。」 真冷血!她嘀咕了一聲。 他悶哼一聲
作者:孟妮 / 頁數:(11 / 37)

這男人沒心沒肺,他愛自己比愛別人多,愛他的人太多,愛他太辛苦、太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料準她要說的也不是好話,他連眉也沒抬的道:「又沒人強迫她們。」
真冷血!她嘀咕了一聲。
他悶哼一聲,「至於你,誰愛上你誰才倒楣。」
她學他也挑起了眉。
「你是個精明的女人。」他深深的嘆氣了,「頑固的像頭驢,不僅小心眼又很會記恨。」
她笑嘻嘻的,「那被我愛上的人呢?」
他的手勒緊了她。「願上帝祝福他。」
「被上帝祝福,一定是最幸運的人。」她機靈的強辯。
「錯,那是因為他的霉運需要上帝為他祝福加持,我倒要看看誰是那個倒楣的男人。」
對方不是一個能愛的人,這是他們唯一的共識,至于自己對對方有什麼心思,那只有自己知道。
他不問她,因為他不做這種無聊的事;她也不會問他,因為她不做這種浪費時間的事,若哪天真有哪個人問了,另一方也不會回答。
愛情,誰問了誰先認真,誰答了誰就吃虧。
就這樣,他們互相掐著對方的喉嚨,既危險又歡愉的共處,唉~~誰教毒果都有最美麗的外衣。
第4章
『 』「這是你家?想不到你一個人住這裡,怎麼沒聽你提過。」即使她有一小筆財產,但此刻她站在客廳還是不禁感嘆連連。
位於東區最繁華的地段,一間上百坪的豪宅,讓他一人獨住,這……未免太過奢侈了,顯見他的家庭背景財力雄厚。雖說她對他的家族不感興趣,也從來沒問過他,他也沒有說過,但她隱隱知道,他大少爺闊綽的習慣,出身必然非富則貴。
「你又沒有問過。」他丟一罐可樂給她。「我偶爾住這裡,平常沒什麼事就回家住,我母親堅信一個好男孩應該常常回家睡覺。」
她噗哧一笑,「令堂管教甚嚴,但想不到會教出一個花花公子吧!」
他濃眉一挑,「有空你可以和她聊聊,就會知道她怎麼管教我這寶貝兒子。」
她駭得倒退一步,連忙搖手,「不不,不用了,敬謝不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說完後,就瞧見他的臉一沉,秋涼飛快的別過頭。
這男人容不得別人不順他的心意,雖驚異於他有引她見他母親的意思,但她不願意多想。
現在這個距離很好、很安全。
房子的設備應有盡有,強烈的現代感設計,崇尚俐落簡單的線條,還有明快的色彩,這房子漂亮的可以上裝潢雜誌了。
閒晃到他的臥室,裡頭零星掛著或擺著一些照片,顯見是他家族的成員,他們都有良好的遺傳基因,淨是男的俊女的美,再看書桌底下壓著的照片,她好奇的打量了一下。
呃?怎麼看起來這麼眼熟。
她將臉湊了上去,照片中的小女孩,留著短短的頭髮,和神采飛揚的大眼睛,一臉燦爛的對著鏡頭笑,而旁邊的小男孩,正板著一張好看的臉,不知在和誰生悶氣。
她連聲驚呼,「天啊!我也有這張照片。」
這是小學時,參加奧林匹克數理競賽,得獎人的合影照,當時她以為只能拿個名次,想不到竟得了第1名,所以笑得好開心。
「我以為我會得第1名,想不到是和一個女孩子並列第1。」
哦~~那難怪他的臉那麼臭了。
「真好笑,想不到那時候我們就見過面了,但我一點都不知道。」
他瞄了她一眼,聳了聳肩道:「不只那次而已,我這邊還有好幾張我們的合照。」
「真的?!」秋涼睜大美目,怎麼她都沒印象。
「小學、中學、高中,到大學的入學,我們見過無數次耶!你居然都不記得。」
真想不到他和她的緣分如此源遠流長,可以上溯到這麼久遠的年代,緣分這東西真有些不可思議,他們真是……孽緣啊!
「呃……我這個人記性不好。」
「你這種情形,俗話叫少根筋。」
「而你那叫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她沒好氣的回話。
他若有深意的瞥她一眼,那眼裡的詭異讓她又不爽了。「喂!你有什麼話就痛快的講。」
他莫測高深的樣子讓人著實不舒服,仿彿他看出了什麼。
「你真是一點虧都不肯吃的人。」他慢吞吞的又道:「你連話都不肯讓人占一點便宜。」
她瞠著眼,「你講得不對,我為什麼要承認?你的話涉及人身攻擊,我為什麼不反駁?」
他嘴角一撇,「你可以選擇裝傻。」
她不屑的悶哼好幾聲,「你不但低估我的智商,也污辱了你的智商。」
秋涼丟下他,晃到了落地長窗前,看著踩在腳下的台北,不禁感慨。「這房子一人住未免也太大了吧!」
「不然和我一起住吧!這房子大到夠我們兩人住。」
她謹慎的看他,分析他話裡似真似假的心意,總覺得他常在玩一種貓捉老鼠的遊戲,他是舔著爪子的大貓,而她是被他壓在爪下吱吱哀叫的小老鼠。
「不用了,我喜歡我的家,在我家,我是房子的主人,在你家,我是客人。」她聳聳肩。「何況,我要是住這裡,你要帶女人回來也不方便。」
關戎不曾說過有別的女人,但各種有關他的傳言風風雨雨閙遍全校,她不笨,知道自己只是他眾多女友之一,還是上不了檯面的那一個。
他半偏過頭,眸中微閃光芒。「放心,這房子大到可以住好幾個人。」
「那我也可以找男人回來嗎?」
他的臉瞬間如罩寒霜,森森的扯起一個笑,「在我的地盤,你要找其他男人回來?」
「在我的地盤,我也不允許其他女人出現。」秋涼仰高小臉正面迎視他。
「你在要求我?」他高挑起眉。
「不,我在談判,我要的是平等的關係。」
他的眼眸微眯,這是第1次,她如此坦誠的說出她心裡所要、所想的。「你在乎?」
「我不在乎,只是覺得這樣子比較公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