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壞男人請止步 第 7 頁


雖然很累,雖然很困,但還是感覺得到身後的男人的心情不太好。 不過,管他呢!她兀自睡得香甜。 新聞報導和兩性書籍都說,女人只要到手後,男人就沒有興趣了,她也這麼想的,以為他終
作者:孟妮 / 頁數:(7 / 37)

雖然很累,雖然很困,但還是感覺得到身後的男人的心情不太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過,管他呢!她兀自睡得香甜。
新聞報導和兩性書籍都說,女人只要到手後,男人就沒有興趣了,她也這麼想的,以為他終會轉移目標……
但奇怪的是,他對她的「興」趣和「性」趣仍不減耶!似乎大貓仍偏愛和她這只老鼠遊戲,她困雖困,也在納悶的觀察苦,何時,那只大貓才會放開按著她的雙爪呢?
「號外,號外,關戎高票當選這一屆的學生會會長,打敗呼聲最高的法律系大三的徐峻。」
物理系的圖書室和系館、研究室、教室占了這棟大樓的五到十樓,而學生會在四樓和五樓,所以學生會和物理系向來親近。
這會兒,學生會的門大開著,各助選團和各路人馬將這裡擠得水洩不通,整個樓層滿滿的都是人。
秋涼正從樓上的研究室下來,一看到這陣仗,也懶得再往下走。她坐在樓梯,手托著下巴,看著被眾人包圍的關戎,他看起來並沒有特別的開心,仿彿勝利早在他意料之中。
這傢伙,生來就是要被大家簇擁的,他不該平凡,也不要平凡,他有一切最不平凡的條件,他會一步步的爬向巔峰。
真累啊!一想到他未來的人生,她都覺得無趣。
而他也看不慣她的散漫隨便,他們不該相遇,不該相識,更不該讓彼此的關係變得曖昧模糊,貪戀對方的身體,迷戀彼此那撲朔迷離的氛圍。
越過人群,他們的視線又相遇了。
他的眼睛又黑又亮,她認得他眼底特殊的光芒,含蓄的說法是雄性動物看到雌性動物時狂野的神態。
「今晚我去找你。」他的眼神無言的這麼說。
她努一努嘴。「你太忙了,還是陪別人吧!」
他的眸中微閃光芒,顯然是被激怒了。
「別來,我累,不想看到你。」她肩膀微微聳動,用身體語言表達出她的拒絶。
在這電光石火問,他們已經做了交談,在人群中,兩人同時撇過頭,當作不認識對方。
他低垂眼睫,對身邊的女孩輕言細語,那該是他傳說中的新一任女朋友吧!
她往回走,沒必要再看必然要上演的那一幕,他的調情技巧有多高竿,她很清楚,沒必要看到他施展在別人身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們是一對戀人嗎?
不是,因為誰對誰都沒有特殊的意義,就算在校園裡看到了,都當對方是隱形人,彼此十天半個月沒見面也無所謂,他的花邊新閭仍然不曾間斷過,精采的八卦消息比任何影劇新聞都富戲劇性。
但他們真的不是戀人嗎?
可彼此間總有種若有似無,看似脆弱又堅韌的牽絆存在著。
她知道,他和她在玩一個遊戲,那遊戲叫作「看誰先忍不住」。
那是小時候最常玩的一種遊戲,讓兩個人互相對視,誰先笑出來的人就輸了,他和她也是,誰最先泄漏心意,誰最先在乎,誰就是輸的那一個人。
她或他,都不是輸得起的人。
她倦了,或許是秋天的陽光,或許是冬天的寒意,對這一切,她突然覺得意興索然,她整整四天沒有出門了。
當秋涼在物理系館一露臉後,立即被班代小高抓住·「我的大小姐啊!我們這組的作業你寫得怎樣了?」
「喏!」一份完整的習題答案亮了出來。
「好哥們,好哥們!」小高興奮的連拍秋涼的。
繫上的習題作業都仰望秋涼了,她隨和好說話,沒有資優生慣見的傲慢,她的人緣很好,不論男女都喜歡她。
「咳!咳!」在小高大力的拍擊下,她猛然被口水嗆到了,咳嗽不止,咳得眼淚都快進出來了,她埋怨的瞪著小高,要表達感激也不要讓她咳得快出血。
「哎呀!對不起對下起……」
小高連忙再輕拍她的背,不拍則已,一拍之後情況更見糟糕,她咳得滿臉通紅,肺葉都脹痛。
「你怎麼了?」
嘎?關戎?
關戎是新任的學生會長,他在學校的名氣很響亮,雖說有見過面,但他問得這般熟稔,彷彿他們是很熟的朋友,小高也覺得詫異。
「嗆到了?」
他輕拍著她的背,不落痕跡的撥下了小高的手,小高愣了一愣,秋涼驚愕之下,就算想咳也不敢咳了。
「不……不要緊了。」
這番拉扯之下,三人在系辦前面著實引人注目,而且正值下課時間,學生和學生會的人正多,不少雙好奇的眼,直朝他們三人飄來。
「沒事了?」他低頭問。
「呃……沒事了。」秋涼抬頭,分不清在他陣中閃爍的是什麼。
「你等一下沒課了吧?」不待她想清楚,他拉著她就走,「和我去吃飯。」
看了一眼獃在身後的人們,她忍不住咕噥,「你嚇到他們了。」
「管他的。」
她隨性,而他隨便,他傲慢的不容人拒絶,以自我為中心,唯我獨尊。
坐在學校附近的餐廳裡,在柔和的燈光灑下來時,她忍不住叨念,「你這人有時真討厭。」
「謝謝,我沒打算討每一個人喜歡。」他不以為意的看著菜單。
嘖嘖!他這人,傲慢又自大,專橫的討人嫌,自己倒了什麼楣啊!怎麼會和這種人打交道。
「這裡的焦糖布丁很有名,你要不要點一份?」
她的眼睛一亮,瞬間忘掉了對這男人的諸多惡感。
看她滿足的舔著焦糖布丁時,他的眼光柔了,薄唇效掀,「怎麼女孩子都喜歡吃這種甜得發膩的甜食。」
她可愛的眼睛眨呀眨的,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冒出了這一段話,「我也覺得奇怪,為什麼男人都不太喜歡吃甜食,和我一起吃飯的,每個都把飯後甜點讓給我。」
那溫柔的笑意在瞬間僵化了,他探索的、評判的厲眸盯著她,她仍是漾著一臉的甜笑回睇他。
這一幕落在剛走進餐廳的可可眼裡,難以置信的看著親匿並坐的兩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