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壞男人請止步 第 8 頁


「秋涼……」 只見秋涼慵懶的托著腮,而關戎身體往椅子上一靠,一手放在她的椅背上,姿態同樣的慵懶優雅。 一身黑衣的他,有股奇異的魅人氣質,一分邪氣,一分狂傲,一分溫柔,他生來
作者:孟妮 / 頁數:(8 / 37)

「秋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只見秋涼慵懶的托著腮,而關戎身體往椅子上一靠,一手放在她的椅背上,姿態同樣的慵懶優雅。
一身黑衣的他,有股奇異的魅人氣質,一分邪氣,一分狂傲,一分溫柔,他生來該是為人注目的。
而秋涼眉眼清清秀秀的,第1眼看到並不特別驚艷,但她是越看越是美麗,她有種讓人舒服的淡然恬適,穢眸中的深幽又是個難解的謎,簡單和複雜在她身上同時並存,淡然和執著也奇異的融在她的身上。
平時並不會將這兩人聯想在一起,但當他們並坐時,可可才模糊的感到,他們竟然這麼相似,這麼……適合。
「秋涼……你……你們兩個約會喔!快從實招來,你們是什麼關係?」疑問的目光在兩人身上不斷的來回梭巡,可可不等他們的邀請,一屁股坐了下來。
關戎若有深意的瞥了秋涼一眼,湊到了她耳邊,「你說呢?」
這是他一貫的放蕩,一貫的滿不在乎,一貫的輕佻,讓人辨不清他話中的真意,不著痕跡地把這個大皮球踢到她前面。
「關係?」她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派的無辜清純。「你以為我們會是什麼關係,以為我是他花名冊上的某一個?」
可可遲疑了,關戎是著名的花花公子,秋涼怎麼可能會和他有關係?再看看眼前的兩個當事者,一樣的淡然,一樣的坦蕩,沒有半絲的曖昧,一時之間,可可如墜五里霧中。
「只是吃一頓飯而已,你不用瞎猜什麼。」秋涼笑笑的撇清關係。
不對,女人的強烈直覺告訴她,事情絶不是那麼的簡單,但一時,可可也講不出個所以然來。
猛然,她衝口而出,「你們兩個人很像。」
像?兩人同時蹙緊了眉,快速的瞥了對方一眼。
「誰像他(她)了!」兩人異口同聲道。
他們怔了半秒,隨即同時揚起了笑,笑得同樣莫測高深,同樣的撲朔迷離。
真相是什麼?那是只有當事者和上帝才知道的事。
吃完飯,關戎先走了,留下秋涼和可可,可可一把抓住秋涼,一臉的曖昧,「快從實招來,你們兩個怎麼搭上線了?」
「你知不知道你現在一副狗仔隊的嘴臉。」她好笑的看著可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嘿嘿,隨便你怎麼說,快說快說,好奇死我了。」
秋涼雙手一攤,肩一聳,「我們只是一起吃頓飯而已。」
看秋涼輕鬆平淡的樣子,是死也套不出什麼話了,可可有些泄氣,以為會探聽到本世紀最大的八卦。
「秋涼……」
她遲疑一下,囁嚅的不知該怎麼開口,「關戎那人……你知道他……」

看可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秋涼不禁噗哧一笑。「你在想什麼啊?他那人沒有貞操觀念,我才不會看上他,我不是他喜歡的那一型,他也不會看上我,你瞎擔心什麼。」
秋涼輕輕的笑著,她的笑容很好看,使她清秀的臉蛋在瞬間亮了起來,可可一向愛看她笑……啊!為什麼現在才發現,秋涼的笑雖然燦爛,卻有一種清冷的、事不關己的漠然。
是啊!秋涼不是一個會輕易動情的女孩子,她聰明、理性的過了頭,連情緒都是溫溫的,未見激動的情緒,對,秋涼不會動心的,動心的對象更不會是關戎。
至于關戎……那男人是沒有心的。
第3章
『 』期中是學生最悠閒的時候了,既過了開學時選課的兵荒馬亂,又不像期末忙得火燒屁股。
一群物理系的學生在系館前聚在一起聊天,理工科的人向來大剌剌的,笑閙聲越來越大,話題無邊擴散,最後轉到了繫上的天才學生--秋涼身上。
「學姊,你都大三了,怎麼還沒有男朋友?」大二學弟小莊上上下下打量她。「理工科的女生是寶耶!學姊,你怎麼還會滯銷啊?」
秋涼無限哀怨的嘆息,「唉~~我也很寂寞啊!怎麼沒有一個男人有眼光看上我。」
當下舉座嘩然,紛紛對秋涼評頭論足一番,嘖嘖有聲的又笑又嘆,嬉笑聲引來了學生會裡的人的注意,包括了關戎,他走了出來,站在秋涼看不到的角度,深沉的讓人辨不清他的神色。
「秋涼滿漂亮的,身材……該有的都有。」講的人故意色迷迷的笑道:「一定會溫暖一個男人的。」
「就是嘛!我們物理系的才女怎麼可以外銷,要嘛就內銷,各位同志們,大家上!」
「我,我第1個報名。」大四的畢學長跳出來說話。
「哈哈,畢學長早就哈秋涼很久了。」
理工科的人講話直來直往,極有效率又精準,當下,畢學長也不廢話,馬上做出一個划槳的姿勢,「對,我對學妹一往情深,讓我們一起探勘科學領域,航向物理的海洋吧!」
噗!秋涼噴出嘴裡的茶,眼眸帶著盈盈笑意看著同學。
只有關戎動也不動的,靜靜的瞅著她,眸中閃著微光,五指悄悄合攏成拳。
「學長,你的競爭對手很多的,秋涼是系主任的寶貝學生,他恨不得秋涼當他的兒媳婦。」
一群人配合的點頭,教授的偏心,大家都看得到。
玩心大起,秋涼認真的偏頭想了想,「嗯,系主任不錯。」
一群人見她當真了,不禁絶倒。
「別啦!系主任的兒子大概也好不到哪去,還是畢學長好。」
「對對對,」學長一迭聲地應道:「瞧我,能操耐勞,力拔山河,既可以當擺飾,也可以當苦力,會算物理也會換燈泡,我能文能武又好用,學妹,不要嫌啦!」
「唔……」
她苦惱的皺起了眉,「真的很難選擇耶!都要可不可以呀!」
「烈女不事二夫……」
畢學長慷慨激昂的說:「說,有他沒有我,有我就沒有他。」
「哎哎哎,好難啊~~這答案好難選啊!」她抱頭哀叫。
「二選一的是非題,有什麼好難的。」學物理的已有人不屑叫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