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人保鏢 第 11 頁


對她來說,雷傑的住宅對她來說是個驚奇的話,那她的房間肯定是神仙送給她的禮物!凌希顏欣喜地看著她的房間想著。這房間與雷傑同樣地擁有飯店套房似的完整設備,但風格卻截然不同。雕工細膩
作者:宛宛 / 頁數:(11 / 42)

對她來說,雷傑的住宅對她來說是個驚奇的話,那她的房間肯定是神仙送給她的禮物!凌希顏欣喜地看著她的房間想著。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房間與雷傑同樣地擁有飯店套房似的完整設備,但風格卻截然不同。雕工細膩的古典床頭櫃,配上藍白相間色系的床單及白色的窗帘,使得房間呈現出法國式的浪漫風味。她不想問為何雷傑會挑選如此優雅細緻的房間給她,她只知道自己樂壞了!
凌希顏走到窗前拉開窗帘,驚喜地發覺台北的閃爍街道、晶亮車流逐一呈現在眼前。「這實在太……」
她感動地把臉貼在窗戶上,她知道自己不該太感情行事,更不應該在雷傑面前表現出興奮的情緒,但當一個人在面對這麼多的美好時,如何能不感動呢!
「我很高興你喜歡。」雷傑几乎有些崇溺地揉揉希顏那一頭柔軟的短髮。時尚書屋
「你難道不覺得這很美嗎?」凌希顏疑惑地看著雷傑深不可測的表情,「你每天看窗外,難道都沒注意這些萬家燈火中流動的美嗎?它們不曾讓你感動嗎?」
「美?我只看到寂寞。」
凌希顏咬住了下唇,有些難受地看著一向給人玩世不恭感覺的雷傑棗高聳的顴骨上是一雙訴說著孤獨的眼睛。時尚書屋
「沒事的,別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雷傑沙啞地說,「在我有記憶前,我的母親就過世了,回到家通常只有管家陪我,因為父親正忙於公事。雖然,我在經濟上沒什麼好抱怨的,只是從此之後,『家』對我而言只是個名詞,不具什麼意義。」
「你和雷叔親近嗎?」
「父親從小就訓練我獨立,我們的關係是介於父子與朋友之間的。我知道他關心我,我也同樣關心他,知識我們都不善於言語上的表達。」說著,雷傑的聲音已由有些乾澀轉為好笑,「他近來頻頻送一些名門女子的照片給我,我想他對於我的婚姻有些急了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你可以趕快結婚啊!聽我父親說,你的女友從不曾斷過,這其中必有令你動過心的人吧!」凌希顏摘下了眼鏡,揉了揉疼痛的兩鬢及小巧的耳朵,訝異與雷傑要結婚的念頭讓她無端的難受。時尚書屋
「你這樣覺得嗎?」雷傑認真而深邃的眼睛看著摘下眼鏡更顯得清幽脫俗的希顏。時尚書屋
抬頭望見雷傑性感的眼神,覺得心跳加速的凌希顏立刻又低下了頭,裝做不經意地走到離他最遠的角落,才開口說道:「不是嗎?」
「我承認我以前有過許多戀情,雖然是兩相情悅,但那些女人看上的不只是我這個人,還包括了我背後的雷氏。」
「你未免太偏激了!」
「也許吧!但這是她們給我的感受,她們都沒能讓我有愛情的歸屬感,除了今年中旬我所遇到的那個女子……」
雷傑的音量緩緩地低了下來。時尚書屋
「你……找到讓你有歸屬感的女子了嗎?」凌希顏有些不能剋制心痛的感受。時尚書屋
「曾經!而我至今還在等她。」不想多談的雷傑,驚覺到自己竟和希顏談了這麼多心中未曾告訴他人的話語。夠了!他不想把自己的內心全袒露在別人面前。「不早了,你休息吧!」
不再多看凌希顏一眼,雷傑走出房間關上了門。如果希顏知道自己竟不曉得他所等的女子的姓名、身份,甚至還沒見過那女子的全貌,希顏會笑他嗎?雷傑譏諷地揚起一邊嘴角苦澀地想到,在房間冰箱拿了瓶海尼根啤酒,喝了一大口。時尚書屋
今年中到夏威夷度假時,在舞會中他第1眼就被她奇特的氣質所吸引棗一個優雅溫柔卻又神秘的蒙面女子,黑絲緞襯着她珍珠般的肌膚在燈光中閃亮,還有一雙與眾不同如黑曜石般的眼眸。他靠近了,但卻被她硬塞給西洋女子抱個滿懷。而後沙灘上找到她,她卻又是另一種精靈似的模樣與海潮遊戲,與方纔的冷艷大不相同。在沙灘下那短暫的時光中,他享受着知心的交談,但卻未忽略兩人間隱約的吸引力。時尚書屋
可是他萬萬沒想到那一夜,他會和那神秘女子共度,更沒想到她竟是沒有經驗的處女!
想到那夜她雪白的身軀在激情中的紅暈,迷亂中嚶嚀的粉紅雙唇,雷傑用力地握緊了啤酒罐。為什麼過了這麼久,自己一想到她依舊會有反應呢?他詛咒了一聲,想起隔天清晨,竟然只見到那六朵自己為她簪上的玫瑰,香味依舊卻已然枯萎,伊人芳蹤已杳!
已經刻意塵封在記憶中的事件,再度被翻出的感覺並不好受,雷傑仰頭喝了一大口啤酒,走到浴室中看著自己憔悴的眼、佈滿細鬍渣的下頜。他為何會想起這麼多?又為何對凌希顏談了這麼多呢?也許是希顏那種夾雜了純真與複雜的氣質,讓他想到那個神秘女子吧!
而他驚訝地發現自己把那兩人的形象合為一體,那名神秘女子的臉現在已被希顏無暇的容顏所取代。時尚書屋
雷傑頽廢地躺在黑色的大浴缸中,阻止自己再胡思亂想下去。他不可能會對希顏動心的,希顏是個男的,自己只是移情作用罷了!他累了,明天一切就會恢復原狀的,他告訴自己。時尚書屋
一大早在柔軟似雪的床上醒來,真是種享受!
清晨五點,凌希顏躺在床上看著雪白天花板上的圓形水晶吊燈想著。雖然昨夜因雷傑所說的話困擾了一晚,但她仍按照生理時鐘在一清早就醒了過來。跳下床後,凌希顏開始做例行的體操。時尚書屋
她將上身前後彎曲,做手腕足髁的迴旋,然後側開腳開始訓練自己的柔軟性,但她腦中縈繞的卻是雷傑落寞神情。其實她自己不也是生長在一個不算正常的家庭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