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愛人保鏢 第 13 頁


望着絶塵而去的車子,無暇讓嫉妒湧上心頭,凌希顏伸手攔下了一部記程車尾隨雷傑而去。她的任務就是保護他啊!看來她必須自己有部車子,否則以記程車追蹤很容易被發覺。夜深了,凌希顏就坐在
作者:宛宛 / 頁數:(13 / 42)

望着絶塵而去的車子,無暇讓嫉妒湧上心頭,凌希顏伸手攔下了一部記程車尾隨雷傑而去。她的任務就是保護他啊!看來她必須自己有部車子,否則以記程車追蹤很容易被發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夜深了,凌希顏就坐在雷傑走入的套房外,警戒地守候,並承受着歹徒或許于房中動手的恐懼,及看到雷傑被那名叫華莉莎的女人纏附的煎熬。他為什麼不留在家中看書呢?因為他是雷傑!那個商場上出名的獵艷高手!凌希顏強忍心中的酸楚。時尚書屋
凌晨兩點,雷傑用手勾着他灰色的西服,未系領帶地自華莉莎的住所中走出。他拉開僅着被單的華莉莎往他襯衫中鑽動的手,冷冷地說:「明天去『翠園』挑一件珠寶,記我的帳。」
陰暗處的凌希顏把華莉莎嗜利又十分留戀雷傑的神情,以及雷傑顯然比進來時更陰霾且自我嫌惡的表情盡收眼底,她的心中全是苦惱與對雷傑表情的疑惑,「他到底怎麼了?」
看著雷傑進入家中,熄了燈,希顏才偷偷摸摸地打開了門,回到自己房中。不管雷傑的私人生活如何,前幾天父親給她的報告中的確顯示「青龍幫」已經開始蠢蠢欲動了,她必須想辦法讓雷傑留在家中。時尚書屋
隔天星期日,這座位於台北市高級住宅區中豪華頂樓日上三竿都沒有人起來活動,直到中午門鈴的響起才打破了這片沉靜。時尚書屋
希顏警戒地自房內起身衝向門前,自玄關內的觀看螢幕中看到父親與雷平國正站在門口。她整了下發才打開門。時尚書屋
「還在睡啊?」凌勛看著女兒一臉的疲憊,有些不忍地問。時尚書屋
「昨天暗中跟着雷傑,兩點多才進門。」
「雷傑昨天又跑到哪兒去了?」雷平國看著希顏方睡醒而有些紅撲撲的臉蛋問道,他越看凌希顏越中意,「他發現了嗎?」
「他去找……恩,是找女朋友。」凌希顏吞吞吐吐地開口說,「不過他沒發現我,我想我需要一部車,不能以記程車跟蹤。」
正對兒子的舉動不高興的雷平國,聽到希顏要一部車,馬上阻止了想開口的凌勛,「這是為保護雷傑而買的,我來付。」
不再與雷平國爭辯,凌希顏關心地問:「『青龍幫』有行動了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根據內線報告指出,他們的堂口可能會在一個月後,也就是他們大哥出獄時才有所行動。不過,為了安全起見,儘量不要讓雷傑出門。」
凌希顏點點頭,走到廚房倒了兩杯水,問道:「你們吃早餐了嗎?」
「早餐!」雷平國大笑,「現在十二點了,我們就是來找你們吃午飯的。我去叫雷傑起床。」
「雷叔,你介不介意我下廚做些簡單料理。回台灣後一直吃外面的食物,吃得我都怕了。」
「那更好!你先去梳洗吧!」雷平國簡直笑得嘴都咧到兩邊耳後了。這年頭會煮飯的女孩哪裡找啊!他轉而對凌勛疑惑的眼神說道:「你有個好女兒。」
雷平國沒有說出自己想撮合這兩個年輕人的念頭,因為他知道雷傑在女人方面素來名聲不佳,凌勛一定不會贊成凌希顏和雷傑在一起的。哎!雷傑太惡名昭彰了。時尚書屋
在父親一陣陣雷鳴似的吼聲中被叫醒的雷傑,臉色難看地走進客廳。他向來痛恨早晨被人吼醒,尤其在他心情不好的時候。昨夜找華莉莎只為了發泄,但那種單純的肉慾,卻讓他在事後感到更加地寂寞與難受,而且對自己的行為感到不恥。雷傑邊想邊走到沙發旁,向凌勛打了聲招呼,隨後看到了在廚房中的希顏,他直覺地往廚房走去,沒有看到父親滿意的笑容及凌勛有些擔心的眼神。時尚書屋
「君子遠庖廚,你沒聽過啊!」
忙着調醬汁的凌希顏不想看昨夜抱過別人身軀的雷傑,她頭也不抬地說:「我的身高不高,你可以叫我小人。」
「你吃炸葯啊!」雷傑看著火氣比他還大的希顏說道,「你在男人中的確不算高,可是總比很多女人高了啦!」
「你有空就去擺餐具,別吵我!」一向在廚房習慣發令的凌希顏指着餐桌說道。時尚書屋
就在雷平國眉開眼笑中,凌希顏所做的烤鷄肉完美地裝在青色瓷器大碗中,呈現在大家面前。熱騰騰的米飯上均勻地撒上了海苔,並鋪上了烤得金黃的鷄肉及裝飾用的綠色豌豆。時尚書屋
「好吃!」雷傑首先大叫,「你不要做我的助理,來當我的廚師好了。」
凌希顏笑了笑,欣喜于雷傑的讚美,更喜歡大夥坐在一起的感覺,仿若一家人似地。時尚書屋
「小雷,」凌勛看著雷傑說道:「近來少出門!『青龍幫』的老大快出獄了。」
「凌叔,你們太緊張了。我自己開的車子和司機開的車子都改裝過,子彈打不進的。」雷傑依然笑嘻嘻地說,「何況,我已經請朋友私下幫我疏通了,我想他們不會動手的。再說近來掃黑又很積極!」
「你給我待在家中,一步也不許出去!」雷平國暴躁地說。時尚書屋
「爸,你講點道理,好不好?」雷傑向來拿頑固的父親沒轍,「我還要上班啊!」
「我不是指白天!我是要你晚上安分點,陪陪希顏、在家看看書,不出去和女人鬼混會死嗎?而且你不許把希顏一個人擺在家裡,他人生地不熟的,你得照顧他,他是你凌叔的兒子啊!」
其實幾個月來,雷傑已經極少在社交活動中露面,而今天在父親的口中,仿若他夜夜笙歌似地。雷傑還沒反駁,已不自覺地回頭看向靜靜坐在一旁的希顏,然而希顏卻迴避了他的眼神。希顏怎麼了?他也以為自己如父親所說的一般不堪嗎?那是以前的自己,不是現在啊!
嘆了口氣,不想再爭辯的雷傑泄氣地說:「晚上我待在家中就是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