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娘子太麻煩 第 10 頁


霎時間,就聽該感激的直悲憤指責;該要求對方鞠躬盡瘁報恩的卻羞愧垂頭不斷致歉,情況還真好笑又詭異極了。 一旁,錢多多見狀,對這兩個完全搞不清自己身分的人已經受不了,當下凌厲眼神射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0)

霎時間,就聽該感激的直悲憤指責;該要求對方鞠躬盡瘁報恩的卻羞愧垂頭不斷致歉,情況還真好笑又詭異極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旁,錢多多見狀,對這兩個完全搞不清自己身分的人已經受不了,當下凌厲眼神射向病床上還在哀嚎的少年。
「你叫夠了沒?上官家的小姐怎樣花錢,還輪不到你這個新買來的下人教訓!」哼!沒規沒矩,以後還得要好好調教才行。
哀嚎指責聲瞬間一窒,少年飛快漲紅了臉,結巴叫囂,「我……我才不要當別人的奴才,」
「很好!有志氣。」冷冷一笑,錢多多嘲諷,「不過,先把贖身的錢攢夠了,再來撂這麼有骨氣的話,肯定會有氣勢多了!」
「你!」少年氣結,卻始終無話可回,最後,只能忿忿地再次叫囂,「一千六百三十七兩又九文錢是吧?你等着!不管多少年,我一
定會攢下這筆錢來贖身的!」
聞言,錢多多橫觀他瘦弱病體一眼,毫無人性地又補上一段,「對了,這些天的醫藥費是一百九十兩,兩者加一加,總共是一千八百多兩,我也不與你計較,想贖身的話,記得拿一千八百兩來就好了。」
轟!
一記強大的轟天雷再次在腦內炸開,少年几乎要拖着「殘破」的身體跳了起來。「才幾天,醫藥費就一百九十兩?你坑人啊!」以為他年少無知,啥都不懂嗎?
「坑人?光是你昏迷時灌下的那些百年老參湯,就不只值這個價了,更別說其他的名貴藥材了!說到底,我還少算了呢!」嗓音好生陰涼。
「我又沒要你們灌我喝!」少年怒叫。當時他陷入昏迷,怎麼會知道他們用啥東西灌他一。若是可以,他止目定拒絶。
「你以為我願意給你喝那些參湯?」隱燃怒火的目光又橫了某垂頭姑娘一眼,錢多多哼了聲,口氣凶狠又道:「抗議也沒用!除非你能給我吐出一條條完好如初的老參!」
瞧見他那記橫顱—少年怨恨地怒瞪上官彩兒。「不會又是你讓我喝下那些老參湯吧?」
搔搔頭,上官彩兒不敢再說話,只是臉上又浮現歉疚表情。
好!啥也不用說了!他如今「債台高築」、可能一輩子也脫不了身的悲慘處境,全是這個女人一手造成的!
少年悲憤瞪人,已經無話可說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被瞪得好生心虛,上官彩兒乾笑數聲,連忙想轉移話題。「呃……對了!你叫啥名字?到現在我們都還不知要怎麼叫你呢!」
被問及姓名,少年眼中防備又起,表情遲疑了下,正想隨便捏造個假名之十,錢多多卻突然開口了
「進了上官家為奴,就是上官家的人了,哪還有資格保有自己的本名?」嗤笑冷諷,錢多多逕自朗聲決定,「以後,他就叫進寶!」
進寶?眨了眨眼,上官彩兒拍手附和,「好好好,這名好!和多多你的「招財院。剛好湊成一對!」呵呵!招財進寶,挺好的哪!
進寶?不會吧?這麼俗的名字,虧他想得出來!
少年嘴角一陣抽搐,不由得抗議自己不想要這麼個俗到極點的新名字,不過卻被錢多多一句「拿銀兩來贖身,想叫阿貓、阿狗都隨你」給擊得潰不成軍,當場認輸敗陣下來。
大獲全勝,某總管睥睨地哼了哼聲,拉著自家大小姐正想退出房間之際,新命名為進寶的少年不甘心一直處于下風,冷不防爆出一句存心看笑話的椰榆
「對了!請問,你究竟何時才要碰她啊?」少年緩緩咧笑,那表情賤得讓人好手癢。
「哇——他、他、他……他聽見了!好丟臉……」
驚聲尖叫,上官彩兒手足無措,又羞又赧地抓着錢多多控訴,嬌俏臉蛋瞬間被熱浪侵襲,赤紅火辣得快燃起火來。
他竟然聽見了!
眯起眼,錢多多瞪着床上笑得很欠揍的少年,隨即陰森地緩緩勾笑。
「對了!剛剛忘了告訴你,一千八百兩還得加上利息,想贖身,就攢個兩千兩來吧!」
話落,少年的椰瑜笑臉瞬間凍僵,再也說不出話來,而某人則滿意一笑,牽着羞得想挖洞鑽進去躲起來的嬌俏姑娘,風風光光退場。
哼!還沒長毛的臭小子,想和他鬥?還早得很咧!

☆☆☆

「哇——被人聽見了,好丟臉啊……」

被拖出廂房,才來到庭院裡,就見上官彩兒尷尬地捧着紅咚咚的臉蛋悲慘大叫,羞得簡直想挖洞把自己給埋了。
「現在就知道丟臉了?那剛剛在嚷嚷時,怎麼就不見害臊了?」橫睨一眼,錢多多忍不住罵人。
唉……他這位大小姐啊!說話、做事就是不經大腦!還好剛剛那些不成體統的話,只有少年聽到,否則若讓旁人聽見並傳了出去,人家不把她說成淫娃蕩婦才怪,
「人家……人家哪有嚷嚷?人家只是在哭訴!」聽他斥責,上官彩兒頓覺委屈,不由得跺腳慎叫,想到他不肯要她這件事,一雙水靈美眸不禁又紅了。「反正……反正你不要我是事實,讓旁人聽去就聽去,也沒啥好多說的了!」哽咽,隱含泣音。
糟!她又要哭了!
飛快捧起汶然欲泣的小臉,錢多多不由得軟下聲調。「別哭!妳一哭,我心就慌。」
「哇——你都不要我了,還睬我哭不哭?」終於忍不住哭叫出來,上官彩兒乘機又偎進他懷裡,擺明就是要賴他。
唉……果然哭了!
無奈地暗自嘆氣,錢多多邊忙着抹去嫩頰上的淚水,邊忙着低柔勸哄,「胡說八道!我啥時不要你了?」
「嗚嗚……你明明……明明就不要我……」
否則他就不會連兩年來,一個人獨居最東邊的小院落,甚至……甚至他們早已成親的事,也不對外宣佈,好似極怕人家知曉似的。
心知肚明她心中的芥蒂,錢多多只能無奈苦笑,再次沉默以對,心中的顧慮怎麼也不願對她說出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