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娘子太麻煩 第 11 頁


見他每日提及這話題,最終一定以默然相應,上官彩兒不禁又氣又惱,忍不住 「哇」地一聲又大哭起來。「多多,你究竟在顧慮什麼?我若哪兒不好,讓你不喜歡,好歹給我一個答案,不要什麼也不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0)

見他每日提及這話題,最終一定以默然相應,上官彩兒不禁又氣又惱,忍不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哇」地一聲又大哭起來。「多多,你究竟在顧慮什麼?我若哪兒不好,讓你不喜歡,好歹給我一個答案,不要什麼也不肯對我明說!嗚……可惡!你真的好可惡!」
「傻瓜!你沒啥不好。」緊緊將淚人兒揉進懷裡,錢多多嘆氣了。
「那為什麼……」

「噓!」長指抵上粉唇,制止她尚未出口的疑問,他輕聲道:「你只要知道,我不是不要你,這就夠了!」
雖不懂他在顧慮什麼,但瞧他一臉情真意切,不像在說謊,上官彩兒也只能相信他地噙淚點頭,可心中最重要的疑問還是不免想問出口。「那……那你啥時候才要搬出小院落,回來和我做真夫妻?」話落,畢竟是姑娘家,俏臉霎時羞窘漲紅,神態嬌美極了。
就見錢多多俊臉驀地微紅,乾咳幾聲後,強自鎮定道:「反正現在不是時候!!等你養壯了身子再說。」
「人家身子一直很壯啊!」嘟嘴抗議。
「是這樣嗎?」橫睨一眼,他不客氣拆台。「前些天深夜,是誰咳到醒過來,遊魂似的晃蕩到我那兒擾人清夢?」想起這事,他就有氣!這女人在大寒天的深夜,竟然連件大氅也沒披,就這樣單衣赤足的走到他居住的小院落,嚇得他一顆心差點停止跳動,替她溫了好久的身子才回暖起來呢!
糟!勾起「新仇舊恨」了!
上官彩兒一驚,連忙裝傻乾笑。「有嗎?是誰?究竟是誰?」裝模作樣扭頭到處找,一副和自己完全沒關係的樣子。
見她淚跡已干,回覆往常愛笑愛閙的天真性情,錢多多心下一鬆,臉上卻故立忌裝出冷樣地又罵了她幾句,訓得她小臉全皺了起來。
「多多,你不要再叨念人家了啦!」苦着臉哀聲撒嬌求饒,她嘀咕抱怨。「你越來越像老頭兒了,就愛教訓人家!」
「我若少年早衰,肯定也是被你給氣老的。」橫眼,不客氣又罵。
脖子一縮,上官彩兒不敢再指控,就怕繼續被「清算」。
瞧她終於識相,錢多多又哼了哼聲,這才放她一 馬地轉移話題—神情顯得嚴肅。「彩兒,關於那個進寶,我怕將來會是個麻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耶?」驚疑一聲,上官彩兒楞楞道:「我有銀貨兩訖,把錢付清,又不是搶回來的,怎會有麻煩?」
「不是那個問題!」頓了下,他若有所思地又開口。「方纔,你問他姓名時,沒瞧見他遲疑着,顯然是不願曝露自己的真實姓名。」
「那有啥關係?反正你給他取了新名兒了啊!」依然不解。
「那是我料算他報出來的肯定也是捏造的假名,既然怎樣都是要換個新名兒,那當然要取個我聽來順耳的!」錢多多一臉理所當然,隨即又橫她一
眼,無奈嘆氣。「睬兒,取新名兒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何要隱瞞自己的真實姓名?」這其中必有蹊蹺,而蹊蹺背後止目定是有麻煩事。
「也許他就叫白阿貓、黃阿狗之類的,怕說出來被笑。」她興緻高昂地猜測少年想隱瞞姓名的原因。
「彩兒!」睨去警告一瞥,錢多多沒空和她瞎扯淡。
「好嘛!好嘛!」吐了下粉舌,她不再玩閙說笑,正經道:「可是光憑他不願曝露真名就斷定他會有麻煩,會不會太武斷啊?」
「不只是因為隱瞞姓名。」搖了搖頭,錢多多明白指出少年的異處。「你沒瞧見進寶雖有一雙藍眸,可五官輪廓卻又不似異族人那般深刻立體,這只代表着一件事——他極有可能是胡漢通婚下的混血孩子。」
「然後呢?」懷疑地瞅着他,上官彩兒故作震驚。「難道你歧視有胡人血統的人?」
「你就是要惹我,是嗎?」冷眼怒瞪。哼!他若真要歧視,這女人會是第」個被他歧視的人。
趕緊搖頭,她一 臉無辜桀笑。「沒有!你請繼續。」
又瞪一眼,他才沉思道:「一般來說,胡漢通婚通常是在西北邊境之地,人口也大多定居在那兒,南方極少見有胡漢混血之人,可進寶卻獨自一人流落至此,實在讓人不得不覺得可疑。」
「有什麼好奇怪的?我和爹爹也有胡人血統,不也定居在南方?」上官彩兒覺得他想太多了。
聞言,錢多多還是搖頭。「總之,我就是覺得他身上有麻煩存在。」這是直覺,而他的直覺向來很準。
「那……那你打算怎樣?」咬了咬唇,以她對他的瞭解,几乎可以知道他想怎麼做了。
「此人留不得!」錢多多明快果決道:「就當那一千多兩丟進水裡了,咱們別惹來麻煩。」銀兩,上官家多得是;積蓄,他再存就有,所以麻煩能少一件是一件。
「那你剛剛幹啥還說要進寶攢夠錢才要放他走?」擺明唬人嘛!
「誰教他讓我很不悅,故意嚇嚇他。」毫無愧疚地哼聲道,隨即擰眉緊盯着她。「別岔開話題!這件事,你怎麼說?」
「我……我很喜歡進寶……」
意思就是—她想要留人啦!
「他會惹來麻煩!」錢多多搖頭。「若你真想要,我再去買個和進寶同年歲的僮仆給你使喚好了!」
「我不要!」一 口拒絶,她連連跺腳使性子。「人家就要進寶,不要別人!」
「一樣都是僮仆,有啥好挑的?」微惱斥責。
「進寶才不一樣!」非常堅持。
「有啥不一樣?」隱忍詢問。
「他有一雙漂亮的藍眼睛,別人可沒有,」當初,她會買下進寶,就是為了這個無法抗拒的理由啊!
「……」
一陣無語,錢多多額際青筋直跳,忍了好一會兒,最終還是受不了地爆發,怒聲吼人,「不就是藍眼珠而已,有啥值得你堅持的啊?」
嬌喧跺腳,她不止月退讓地說出理由。「進寶的藍眼睛像天空,好漂亮,我好喜歡!」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