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娘子太麻煩 第 12 頁


見她為了一個外人和他起爭執,莫名地,錢多多心底泛酸,氣怒地將她的理由駁回。「那妳去看天空不就得了!」 「還有,看著他的眼睛就像在看兩顆藍寶石,光瞧心情就好好。」提出第2個理由。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0)

見她為了一個外人和他起爭執,莫名地,錢多多心底泛酸,氣怒地將她的理由駁回。「那妳去看天空不就得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還有,看著他的眼睛就像在看兩顆藍寶石,光瞧心情就好好。」提出第2個理由。
「那更好解決!你想要藍寶石,我立刻去買兩顆回來讓你把玩,沒必要留那種假貨來欣賞!」同樣無情駁回。
連兩個理由都被駁斥—上官彩兒惱得漲紅了臉,氣得直跳腳。「人家……人家不管!我就是要進寶!」
「給我一個好理由,否則免談!」搖搖頭,錢多多也很強硬,可心底卻間得很。
知他態度堅決,上官彩兒咬着粉唇,眼眶驀地紅了,好一會兒後,終於小小聲地招出心底真正的理由。
「進寶他……他的眼睛好像爹爹……每當看著他的藍眼睛,就好像在看著爹爹一樣……」
思念的珠淚驟然滑落,她斷斷續續地哽咽道。

原來她竟是這樣的心思……

心下一 震,瞅凝她盈滿淚水的眼眸,錢多多怒氣頓消,不由得喟然一
嘆。唉……當得知那少年有一雙藍眸時,他早該猜到她思親的心情了,誰教已逝的上官老爺也是胡漢混血,也有一雙蔚藍晴空般的眼眸,她會「睹物思情」也是難免。
「多多……」
軟聲輕喚,小手拉著他的衣袖,紅潤雙目無聲請求着。
被她幽怨」凝,錢多多再硬的心腸也馬上軟了,當場敗下陣來。「算了!想留人就留吧!只要你歡喜就好了!」至于日後是否真會有麻煩,那就等日後再說了!
「嗚……多多,謝謝你!」高興得又噴出淚來,她歡歡喜喜撲進他懷裡,感激涕零地在俊臉上飛快印下一吻。
「讓人瞧見了怎麼辦?不成體統!」感受到溫熱紅唇的柔嫩觸感,錢多多一顫,嘴裡低斥責難,可俊臉卻微微泛紅,薄唇甚至還隱隱勾笑地泄漏出好心情,根本就是口是心非。
才不管他的斥主貝,上官彩兒逕自笑得開心,賴在他身上直叫笑,「多多,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
前一刻還因思親而哭,下一刻卻又馬上展顏檠笑,根本就還是個愛哭愛笑、心性未定的孩子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見狀,身兼不為人知的夫婿身分的某總管,不由得猛搖頭嘆氣,可嘴裡吐出的話兒卻微帶酸意。「好什麼?進寶的藍眸比較美嘛!瞧你看他的眼神痴迷成那樣,又哪兒將我放進眼裡了?」
聞言,上官彩兒不禁一楞,隨即心花怒放地撒嬌直笑。「哎呀!多多,進寶的眼睛再美也比不上你啦!你在人家的心底永遠是排第1位的啦……」

「是嗎?」哼聲懷疑,嘴角卻偷偷地揚起了笑。
「是啦!是啦!人家不僅把你放在眼裡,也把你放在心底啦……」

第4章

「你……看夠了沒啊?」
進寶——也就是那位以一千六百三十七兩又九文錢、破天荒高價被買入上官府邸的少年,在休養半個月,渾身上下大傷、小傷、內外傷皆已痊癒,恢復胡漢混血的漂亮精緻相貌後,今日,終於在寒梅點點盛開的庭園內吼出積壓了半個月的憤怒與不自在。
「啊!我又在看你了啊?抱歉!抱歉!」笑眼眯眯,毫無誠意地道歉,上官彩兒一雙大眼依然瞅着身旁的新僮仆不放,簡直達到「緊迫盯人」的地步了。
見她依然「不知悔改」,進寶氣得黑臉怒吼,「你究竟瞧什麼瞧?」
這女人有毛病不成?這半個月來,就見她那雙眼動不動就往他臉上溜,眉眼嘴角總是笑意盈盈,若不是隱約知曉她和那個錙銖必較的惹人厭總管有着不為人知的曖昧情嗉,他几乎要誤會她想老牛吃嫩草,辣手摧殘他這個純潔少年了。
被個花大錢買回來的僮仆吼,上官彩兒一點也不在意,逕自笑得很開心。「瞧你長得簡直比姑娘家還漂亮啊!」說真的!當時買他時,他鼻青臉腫,渾身是傷,怎麼也沒料到傷好後,他原本的樣貌竟是如此的漂亮俊秀。
聞言,進寶瞬間漲紅了臉,氣急敗壞又吼,「你、你胡說些什麼?」
「耶?怪了!讚你漂亮,你生啥氣啊?」上官彩兒不懂他發啥火,一臉無辜地直搔頭。
「有哪個男人被說比姑娘家還漂亮會高興的?」火大吼人,進寶可不覺得這是稱讚。
「啊!是這樣嗎?」恍然大悟,隨即又笑咪咪駁回。「進寶,你應該還不算是男人吧?」
「我、我十四歲了,怎麼不是男人?」氣得跳腳,強力捍衛男子漢的資格。
「十四歲還是個小毛頭嘛!」她笑,想起某人,俏臉滿是迷醉花痴樣。「得像多多那樣,才能算是個男人哪!」
那只錙銖必較的鐵公鷄?惡!
進寶撇嘴猛翻白眼,和某位總管不對盤到極點,只因為某總管這半個月來一見他就冷嘲熱諷,問他贖身錢攢齊了沒,那嘴臉真是讓人覺得好羞辱啊!
見他一臉不滿兼懷恨,上官彩兒忍俊不禁笑了起來。「進寶,你還不瞭解多多,總有一 天,你會知道他的好。」
「我幹嘛管他好不好?我又不找他當夫婿!」再次撇嘴白眼,完全是直覺脫口反駁的無心之詞。
不過說者無心,聽者可就有意了。
上官彩兒聞言後,以為他意有所指、當下俏臉徘紅,噴聲羞斥,「你、你胡說些什麼啊?」
「我說錯了什麼嗎?」被斥得莫名其妙,進寶滿臉懷疑。怪了!!她在臉紅個啥勁啊?
瞧他滿臉不明所以,上官彩兒明白是自己反應大過,臉上紅暈不禁加深,唯恐被識破心思,當下忙不迭轉移話題。
「整天窩在這兒賞梅,無趣極了!進寶,走,上街逛逛去!」話落,不由分說,率先邁步前行。
耶?怎麼話題突然跳到要去逛大街啦?他錯過了什麼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