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娘子太麻煩 第 4 頁


「耶!還在!」當看見空地中心那蜷曲成一團、被關在不到人腰身高的獸籠內的細瘦身影時,上官彩兒登時雀躍不已,顧不得會引來旁人奇怪的眼光—竟興奮地握緊了拳頭,歡喜大叫起來。 空地上、
作者:待考 / 頁數:(4 / 0)

「耶!還在!」當看見空地中心那蜷曲成一團、被關在不到人腰身高的獸籠內的細瘦身影時,上官彩兒登時雀躍不已,顧不得會引來旁人奇怪的眼光—竟興奮地握緊了拳頭,歡喜大叫起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空地上、人潮圍觀的中心,就見一名滿瞼胡碴的粗漢站在獸籠旁,不斷以木棍伸入獸籠縫隙中戳打少年,口中則不停的叫一買——
「快快快!爺兒我今天就只剩下這個還沒賣出,只要出個價,我就賣啦!來,不必猶豫!大家別看這小子身體瘦瘦弱弱,一
副病懨懨的樣子,其實力道可大得很,買回去當下人使喚做粗活,保證吃不了虧的……」

粗漢睜眼說瞎話,極力推銷着,可看在圍觀人潮的眼裡,獸籠中的少年不僅被虐待得渾身是傷,甚至病得連意識也不清楚了,若買回去,大概還得準備棺材幫他下葬,是以任憑他好話說盡,也沒人願意出價。
見狀,上官彩兒不禁暗暗竊喜……嘿嘿!沒人跟她搶,真好!
正當她興奮地想舉手出價之際,右方突然冒出一道酥骨媚嗓:
「這孩子雖然瘦巴巴,可看得出來臉蛋挺俊的,這樣吧!三十兩,我買了,」
聞聲,上官彩兒迅速轉頭往旁一瞧,就見一名穿著大膽、丰姿妖嬈的女子勾着慵懶微笑開口了。
三十兩、三十兩……還有沒有人出比這更高的價錢?」一見有人出價,粗漢精神全來了。
沒料到有人會和她搶,上官彩兒一急,連忙舉手大喊:「五十兩!﹄
六十兩!」妖嬈女子立刻往上加。
「七十兩!」上官彩兒急忙又舉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八十兩!」妖嬈女子似乎志在必得,往上加碼的同時,媚人眼波不由得朝上官彩兒瞟了一 記,似乎頗為納悶她一個小姑娘買個少年回去幹什麼?
「八十兩、八十兩!這位紫衣小姑娘,你要不要再加?」粗漢驚喜大叫,最愛這種有人激烈競標的情況發生,因為這代表他又可以海撈一 票了。
「一、一百兩!」緊抱著懷中的竹製錢筒,上官彩兒有些心虛,不清楚某人的錢筒裡不知有沒有一 百兩?
聞聲,妖嬈女子終於轉頭正視她,懶洋洋笑道:「小姑娘,你幹啥和我爭,一直把價碼追高,平白便宜了人口販子?」話落,也不給她回答的機會,逕自又對粗漢喊話了。「一
口價,兩百兩!我可不當冤大頭。」
嘖!那少年帶回去好生調教,日後雖有機會成為紅牌,可買下他可不只是花兩百兩的錢,之後看大夫、養傷的費用,又是一大筆開銷呢!兩百兩是她的底限了,她可不做賠本生意。
「兩百兩?」粗漢倒抽一
口氣,怎麼也料不到病懨懨的少年能賣到如此高價,原本粗啞的嗓門竟變得又尖又快。「紫衣小姑娘,妳的意思呢?若你放棄,我就要把人賣給這位姑娘了!」
兩百兩?上官彩兒擔心錢筒裡沒那麼多錢,咬着唇有些遲疑之際,獸籠內原本意識不清的少年突然緩緩睜開眼皮,那宛如晴空的湛藍眼眸正好朝上官彩兒的方向瞥去,隨即茫然無焦距的漂亮眼睛又合上,掩去寶石般的美麗色彩,再次陷入昏厥。
一對上那異常漂亮的湛藍眼眸,上官彩兒登時理智全失,說什麼也要得到少年,當下顧不得錢筒裡是否有兩百兩,兩手一伸就把懷中揣得死緊的錢筒往一刖一局高舉起。
「我用這錢筒裡所有的錢買下那少年!」氣勢雷霆萬鈞。
此話一出,搞得粗漢不禁愕楞,瞄了瞄她手中簡陋、看得出年代久遠的竹製錢筒,不由得挪瑜詢問:「小姑娘—你那錢筒裡存了多少錢哪?」吱!小娃兒的存錢筒能有多少錢?這小姑娘是來搗亂的嗎?看來另一位姑娘才是最有希望的買主!
「我也不知道!」搖搖頭,上官彩兒倒是很理直氣壯。「打開來看看不就清楚了!」
雖不抱任何希望,粗漢亦是可有可無地接過錢筒,打開可靈活開啟的蓋子,一古腦倒出,裡頭除了一大堆的銅板外,還有十來張摺疊整齊的銀票。
飛快攤開一張張的銀票細瞧,粗漢登時張口結舌地說不出話來,老半天后,他才驚喜若狂地結結巴巴又問:「小……小姑娘,你剛剛……剛剛說要用錢筒裡所有的錢買下少年,可是……可是當真?」天啊!地啊!那些銀票每一張的面額都是一百兩,總共有幾張來着……好像有十六張!不包括銅錢,光是銀票就有一千六百兩啊!
「當然當真!」無心理會偷來的錢筒裡總共有多少錢,上官彩兒如今只在意一件事。「如何?夠買下那少年吧?」
「夠、夠、夠!太夠了!」深怕她反悔,粗漢飛快答應這筆交易,連聲叫道:「那小子是你的人了,想煎煮炒炸都隨你!」哈哈哈……發了,發了!他發了!
「那還不快把囚籠打開。」」得知自己得到少年,上官彩兒興奮不已,瞋叫指使着粗漢把上鎖的籠門給開啟。
真是!好端端的一個人,怎麼把人家關在獸籠裡呢?真是過分!
「馬上開!我馬上開!」如今,粗漢把她當祖奶奶了,她說什麼,他一切照辦。
就見粗漢打開籠門後,便捧着滿懷的銀票、銅錢,像怕隨時會被追回錢財似的飛奔離去,圍觀人潮也因好戲落幕,紛紛散去。
無心注意身旁的變化,上官彩兒使足吃奶力氣,拉著陷入昏迷的瘦弱少年,等將人給拖出獸籠,她已滿頭大汗,氣喘吁吁地坐倒在地。想找人幫忙,一抬頭,卻見方纔還一大群看熱閙的人潮,早不知散去哪兒了。
「耶?怎麼都沒人了?」有些傻眼,她撅嘴自言自語地嘀咕着。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看一個嬌弱少女拖着昏迷少年,竟沒人出面幫忙?城裡的人越來越沒同情心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