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娘子太麻煩 第 5 頁


「小姑娘,你可知你花了多少銀兩買下這少年?」驀地,一道柔媚的慵懶嗓音響起。 聞聲,上官彩兒仰頭往上一瞧,就見方纔和她搶買少年的妖嬈女子竟還沒離去,風情萬種地出現在自己面一刖。
作者:待考 / 頁數:(5 / 0)

「小姑娘,你可知你花了多少銀兩買下這少年?」驀地,一道柔媚的慵懶嗓音響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聞聲,上官彩兒仰頭往上一瞧,就見方纔和她搶買少年的妖嬈女子竟還沒離去,風情萬種地出現在自己面一刖。
「不是說了嗎?我根本不知錢筒裡有多少錢!」聳聳肩,她並不在意這個。
「小姑娘,光那些銀票,至少就有上千兩哪!」妖嬈女子眼兒甚利,在粗漢攤開一張張的銀票時,已瞄到上頭的面額。
「哦!」沒啥反應。
「就只是「哦」?」柳眉一揚,妖嬈女子有趣笑道:「你可知一般人進大戶人家為仆,賣斷終生能得個六、七十兩已是不錯的價錢?」而她,卻花了上千兩買下一個渾身是傷的病懨懨少年,真不知算盤是怎麼打的?
「那又如何?」一臉納悶。
「你不覺花上千兩買下一個隨時可能斷氣的人,手筆為免……太大了些?」興味笑問。
「那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得到我想要的了!」咧開燦爛笑容,上官彩兒可不管自己手筆大不大,反正人讓她給搶到了,這個比較重要。
「呵呵!你這小姑娘真有趣,我挺欣賞的!不如咱們交個朋友,如何?」忍俊不禁失笑,妖嬈女子對她極感興趣。
低頭看了看身旁昏迷的少年,隨即,上官彩兒抬頭衝著她咧嘴一笑。「是朋友就幫我抬人回去吧!」

☆☆☆

他……遭竊了!他竟然遭竊了!
瞪着眼前的一片凌亂,某位年輕的總管萬萬沒料到才從府外返回,迎接自己的竟是遭到竊賊光顧的淒慘景象。
顧不得被翻落滿地的衣衫,他飛怏奔至床榻邊,發現原本該好好嵌在床板上的小木板,如今已被撬開地丟在一旁,夾縫裡已是空無一物。他閉了閉眼,額際青筋隱隱跳動……
能在偌大的上官府邸內無聲無息摸到他房間,挖出他多年省吃儉用攢下來的積蓄,除了某個人外,再也不做第2人想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忍住!忍住!反正她也不是第1次偷他的存錢筒了……
忍住!千萬得忍住……

得忍住啊……

「上官彩兒,你給我出來!」驀地,一道雷霆怒吼自某總管的院落爆起,隨着年輕男子狂飄而出尋人的步伐,不到半盞茶時間,憤怒的火焰掃過上官府邸每處角落,奴僕們衷鴻遍野。
唉……豈是一個慘字了得啊!

第2章

「到了!到了!這位姊姊,多謝你的幫忙。」一回到家門口,上官彩兒連忙將昏迷的少年扶靠在牆上,隨即笑咪咪地對一路幫她將人給攙扶回來的妖嬈女子道謝。
瞅着朱紅大門上寫着大大的「上官」兩個大字的匾額,妖嬈女子又瞧瞧她的純淨笑顏,嬌艷嫵媚的臉龐忍不住露出奇怪表情。
「妳是上官家的人?」
點點頭,上官彩兒毫無心機,笑嘻嘻道:「我叫上官彩兒,姊姊,你貴姓大名?」方纔忙着攙扶少年,兩人竟然忘了彼此介紹,不過現在再來熟識也不遲啊!
「原來你就是傳言中的上官家千金啊……」
妖嬈女子想到啥似的有趣低喃。
「這位姊姊,你在嘀咕些什麼啊?」沒聽清楚她的低喃,上官彩兒好奇笑問。
「沒、沒什麼!」眸底浮現一絲玩味,妖嬈女子連忙笑道:「我是說我叫花倚紅,以後你就喚我紅姊姊吧!」
「好啊!好啊!」上官彩兒心思單純,歡喜拍掌叫笑。「那紅姊姊以後就喚我彩兒好了,多多也都是這麼叫我的。」
「多多?」誰啊?
「噓」連忙以指抵唇,上官彩兒神秘兮兮低聲竊語。「小聲些,多多不喜歡被叫名字,因為以前曾被人笑俗氣,所以現在都要人家稱他錢總管,不過,我知道他私下倒是愛極了自己的名兒。」嘻嘻!多多那人最愛錢了,常說他要做個「名副其實」的人呢!
錢總管?原來城內傳言算計着要侵佔上官府邸家產的錢總管,本名就叫錢多多啊!呵呵!真不知錢家老爹是怎麼想的,竟然會給兒子取這種名兒,真是有夠實際的了!
有趣一笑,看她似乎不像外頭傳言那般淒慘,而且聽她談起某位「算計着要侵佔家產」的總管,神態極為親昵熱絡,花倚紅再傻也明白,事實與流言流語肯定是差了個十萬八千里。
「難怪外頭沒啥人知道錢總管的大名,大夥兒都只管稱他一聲錢總管,原來這就是原因哪!」想到這上官府邸內可能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趣事,花倚紅對這城內最富有、最引人茶餘飯後當閒嗑牙話題的宅門深院,起了濃濃的興緻。
聞言,不知為何,上官彩兒長長地嘆了口氣。
花倚紅不禁好奇笑問:「怎麼好端端嘆起氣來?」看這一派天真的小姑娘故作愁緒地嘆氣樣,還真讓人覺得好笑。
「唉……多多才當了兩年總管,就變得好像小老頭,而且越來越愛訓人了!」上官彩兒忍不住撅嘴抱怨。
以前,爹爹和錢伯伯還沒過世前,多多偶爾還會陪她出去玩兒;如今,她卻時常一整天找不到他人,就算有時找到了,結果常常是以被訓話當作結尾,實在有點悲慘,害她現在時常陷于想找他、又害怕找到他的矛盾心情中。
想到這裡,思及自個兒偷溜出去,甚至還帶了個病懨懨的少年回來,到時一頓讓人頭皮發麻的嘮叨教訓肯定是免不了,嬌俏小臉不禁垮下,眸光下意識地朝靠坐在牆邊的昏迷少年瞅去,卻發現和花倚紅聊了這短短的一會兒時間,少年的氣色更加灰敗了,她心下不禁一驚。
「紅姊姊,不和你多聊了,我得趕快讓人去請大夫來!你住哪兒?下回有機會,我再找你玩兒去。」語氣因擔心而顯得有些急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