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娘子太麻煩 第 7 頁


「銀貨兩訖?」像聽到啥天下最恐怖的事,錢多多倒抽一 口涼氣,不帶任何希望又問:「那少年是你買回來的?」 點頭,無聲乾笑承認。 「用從我這兒偷去的錢買的?」臉色逐漸變了。
作者:待考 / 頁數:(7 / 0)

「銀貨兩訖?」像聽到啥天下最恐怖的事,錢多多倒抽一 口涼氣,不帶任何希望又問:「那少年是你買回來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點頭,無聲乾笑承認。
「用從我這兒偷去的錢買的?」臉色逐漸變了。
再次點頭。
「用多少銀兩買回來?」想到她從小到大買東西時的「大手筆」,錢多多有着不祥預感,說話的口氣有着絶望。
「呃……我……我不知道……」
好心虛!真的好心虛。
「不知道?」聲調一揚,几乎快變臉了。「你搞不清楚自己花多少錢買了個人回來?」
「我……我又不知道你錢筒裡有多少錢?」小聲抗辯,她是真不知道嘛!
聞言,一陣暈眩來襲,雖然已經猜得出結果,他還是忍不住想確認。「你的意思是,你根本算也沒算,就拿錢筒裡所有的錢買下那個渾身是傷的病號?」
「答對了!多多,你真聰明!」簡直像他人就在現場親眼目睹似的。上官彩兒忍不住讚歎,一 臉崇拜。
轟!
方纔的暈眩瞬間成了轟天雷在腦內炸開,錢多多瞠大的兩眼宛如牛鈐般直勾勾瞪着她,吐出來的嗓音好輕好柔——
「你知道買斷一 個奴僕的終生,需要多少銀兩嗎?」
「聽說六、七十兩已是很好的價錢!」想到先前花倚紅曾經提過,上官彩兒很高興地回答了,根本沒注出息到他愀然變色的神情。
「那你可知我多年攢下的積蓄,總共有多少銀兩?」嗓音更加輕柔。
「多少?」興緻勃勃反問,她也挺好奇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總共一千六百三十七兩又九文錢!」扯着她耳朵發出一聲雷霆怒吼,錢多多氣到快吐血,噴火咆哮,「你拿一千六百三十七兩又九文錢去買回一個遍體麟傷、不知又要花去多少醫藥費的病號?大手筆!真是好大的手筆啊!上官家怎還沒被你敗光啊?」
「因為……因為有你在啊……」
終於警覺自己身處險境中,她吶吶乾笑,好小聲地點出上官家還沒敗光的最大原因,也算是對他的讚揚。
聞言,錢多多怒火更旺,恨聲厲罵,「你還知道是因為有我在,難道就沒一點感恩之心?竟然還恩將仇報,偷去我畢生積蓄!」
「誰教你下令帳房不准支錢給我,我沒銀兩買人,只好把腦筋動到你身上了。」撅嘴嘎叫,把過錯全賴到他身上。
「我若讓你能隨時到帳房支錢,上官家早敗光了!還有,我每個月都有給你零花錢,別說得好像我苛待你!」沒想到她還有臉責怪他,錢多多火大叫罵,几乎想一頭撞死算了,免得活着還要繼續被她氣。
「一個月才一百兩,沒幾天就花光光了……」
小小聲嘀咕,覺得零花錢根本不夠用。
「才一百兩?」一
口氣差點順不過來,錢多多有股想把她吊起來鞭打的強烈衝動。「大小姐,我在上官家做牛做馬辛苦經營這龐大家業,一個月領的月俸也才不過五十兩,一般人家一個月能掙得兩、三兩銀子就能過得不錯了!而你,零花錢一百兩還敢給我嫌不夠用,你懂不懂民間疾苦啊?」她幹嘛不學晉惠帝,來個「何不食肉糜」算了?
此話一出,上官彩兒尷尬窒言,羞愧垂下頭,根本無話可回。唉……她自己也搞不清楚,為何錢一到她手上,常常一眨眼就會花光光?明明……明明她也沒買啥東西啊!
「還知道羞愧就好!」一見她垂頭,錢多多吼罵聲總算小了些,可那把心頭火一時間還難以撲滅,依然鐵青着臉質問:「無緣無故,做啥買個人回來?你若缺仆役,跟我說一聲就是,十個八個我都買回來給你,也用不着花那麼多銀兩!」
「這個不一樣!」話題一轉到少年身上,方纔的頽喪馬上志得一乾二淨,上官彩兒精神大振,興奮叫道:「多多,我買回來的這個是不一樣的!!」
「有啥不一樣的地方讓他身價值得上千兩?」忍不住橫眼嘲諷。
當作沒聽到他的冷諷,上官彩兒紅着臉,雀躍叫笑道:「眼睛!他的眼睛是湛藍色的,好漂亮!」當然,她最喜歡的還是多多的眼睛。
一陣沉默,良久後,錢多多終於沉重開口:「這就是你花上千兩買人的原因?只為了少年擁有藍色的眼珠?」
「對啊!」重重點頭,她興奮到不行。「多多,藍色的眼珠呢!你不覺得很希奇、很漂亮嗎?像天空,又像寶石,美極了!天天瞧著也開心啊!」
聞言,某總管再次陷入沉默……忍住!千萬得忍住!反正人都買回來了,吼也沒用,忍忍就過去了……
「有誰會為了一對別人的藍眼珠花上千兩啊?」最終,某人修煉尚未到家,還是壓不住心頭那把熾火,悲憤地仰天長嚎,「我服你!我真的服你了……上官老爺、爹啊!你們怎會留下這樣一個女晉惠帝給我……」

「多多,你先別火嘛!等你看了那對藍眼珠,就會知道很值得了……」
美的事物是無價的嘛!
「你閉嘴!不然我絶對會錯手掐死你……」

「多多……」

「閉嘴!停你三個月零花錢!」
「哇——不要啊,我閉嘴,我閉嘴啦……」

☆☆☆

幾天後——

「奇怪!都這麼多天了,怎麼還不醒來?」病榻前,某個女晉惠帝微歪着蟀首,瞅顱臉色已比前些天好轉,可依然昏迷不醒的少年,嬌俏小臉滿是不解。
這幾天,她天天來關心少年情況,就盼他能早早轉醒,好能再瞧瞧那美麗的湛藍眼眸,就連天天來診治的老大夫也說差不多該醒了,可偏偏……偏偏眸子的主子不合作,真是讓人失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