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紙玫瑰 第 11 頁


古時講苛捐雜稅,現代是亂收費。名目花樣繁多。林夕把它們分為三類。一類是不知所云式的以現在的收費標準,李白的《靜夜思》肯定寫不完整,剛吟到「舉頭望明月」就會有人向他收望月費。第2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0)

古時講苛捐雜稅,現代是亂收費。名目花樣繁多。林夕把它們分為三類。一類是不知所云式的以現在的收費標準,李白的《靜夜思》肯定寫不完整,剛吟到「舉頭望明月」就會有人向他收望月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第2類是不擇手段式,譬如走在街道上無意中打個噴嚏,衛管員就會冤枉你隨地吐痰,罰五角,如你慌說沒錢時,他會正告你:我們是社會主義好公民,要愛護環境,但沒錢可不行。如你掏一元錢,他又沒零錢找時,他就會允許你再當地吐痰一口。
第3類是旁敲側擊式,烏鴉喝水的故事眾所周知。而在現代,一方面水瓶上明文規定:冰涼爽口,清水免費。另一邊石堆旁卻上書:石子每塊一元,概不還價。
現代人的情感世界也變化非凡,不離鴛鴦譜。古時講一見鍾情,兩情相悅,頗多的窮書生落難定情後花園的佳話,現代人講三心二意,六神無主,不知愛那一個?現代人談戀愛,女人要找男朋友要顯徽照鏡子;男人要找女朋友要先摸摸錢包。周圍全是發霉變味的愛情,少女嫁富翁,少男戀富婆莫不與金錢結緣,「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窮人買不起它。羅密歐與朱麗葉的浪漫故事千古流傳,但也說明了男人一定要有「歐」元,女人一定要美「麗」。
男人婚前要調查對方是不是喝米湯長大,怕得是女家岳母要奶水費。
男生請女生逛大街要選擇晚上9點鐘以後,因為那時超市已停止營業。
現代人結婚前不講「登記」,而講「等機」,是在等電視機,錄音機,洗衣機……
相親相愛講「團結」,講的是一疊一疊的大團結。
於是在農村姑娘論嫁必先問:他家有沒有房子?要不要撫養老人?恨不得男方地都是蝸牛,一生下來就背着房子亂跑,也恨不得男方是孫猴子,都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
至于男方大都反對父母包辦婚姻,卻主張父母包辦婚事。笑話裡說的,其一:
「你們不結婚了嗎?」
「唉,我真不幸。」
「是不是那個小伙子欺騙了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是,是他的局長爸爸死了。」
其二:「喂,你給介紹的姑娘心腸似乎很硬?」
「心腸硬 ?鑽石肯定能打動她。」
都市戀情更是多彩多姿。女人臭美,玩七色彩虹胭脂、口紅、增白粉、潤髮露……男人擺酷,不是長髮就是光頭,女人擺酷,頭髮在染缸裡亂染,玩魔女江湖,全在頭髮上做手腳。
古人講痴情少年郎,忠貞烈女,講單相思,講「問世間情為何物?只教生死相許。」
而現代人單戀只是因為經濟條件趕不上去,雙戀最正常,卻最不常見。三角戀多如牛毛,四角同盟,層出不窮,至于那些花花公子,招蝶引蜂之花更是擾亂道德治安。還不及古人,古人創字時已告訴我們三人戀愛不可取,二男一女,成一「男女男」字,是「戲弄相擾」之意。而二女一男的「女男女」字是「柔弱無勇」之意,可見全不是什麼好事。時尚書屋
今人批判古人三妻四妾,三宮六院,現在又何嘗不是,養小秘、包二奶、三奶……以至不知多少奶,當然與男人的財力、地位成正比。至少那些少男少女更是濫情無限。一個女孩被追問:「昨天晚上吻你的那個小伙子是誰?」
「你是說幾點鐘的哪一個?」
一個小伙子,臨死,牧師們問他有什麼遺言。
「請告訴波娜:我今生只愛她一個,我在最後一刻還在不停地叫着她的名字。」
牧師們被感動說:「我這就去。」
「等一下,請把同一句話也通知辛勞婭,艾琳,約安娜……」
可見一斑。
至于瘋狂者,更把人性中的獸性發揮到極致,以致北京一名文化瘋人形容道:「禽獸尚顧傳種,人類只為行淫;一則按期交尾,一則隨意宣淫,比之禽獸,尚且不如。」
有時林夕暗嘆現代純正的戀情在哪裡?在校園嗎?但有的校園戀情何嘗不是亂七八糟。用十六字足以形容:
「情竇初開寂寞難耐,一見鍾情純觀風采。」無純情不如無情。像孟雲飛也好。這傢伙才不會把任何一個女生放在眼裡,誰都隨時可能成為他嘲笑和不理的對象。時尚書屋
絶不會動心、動情、動欲、動手、動腳。林夕這麼想。
可有人就馬上公開反駁林夕的感覺了,就是孟雲飛。當孟雲飛極認真地說他已墜入情網時,林夕感覺比螞蟻卵孵出恐龍還驚奇。
孟雲飛說話永遠都是那麼誇張:「絶對的!老天在罰我。上輩子我一定是獨身主義,說不定還是個百年老光棍,這輩子又依靠前世的慣性,又參禪十幾年,新近竟墜入情網,俗網不可自拔。救命啊,劉德華別把忘情水喝光,留一口給我,拜託。」
林夕看他的樣子,忍不住要樂,笑問:「誰家碧玉?」孟雲飛做出頭痛大把把吃藥的樣子,「別管是誰,我是完了。做不上題,你能幫我,這回誰來救我?」林夕笑道:「看上眼,就去追吧,何必現在急着自殺。」孟雲飛一下子倒嚴肅了,思索半天,搖頭如摩登少女扭臀:「照理是這樣。可是我配不上她。」

林夕隱隱約約感覺不對,心想莫不是孟雲飛在暗戀雲卿,於是小心翼翼的問:「是雲卿對吧?」輪到孟雲飛驚奇了,他仔細看一眼林夕,又搖頭如財迷鬼搖搖錢樹:「只有你這種傻瓜才會看得上那麼清高的女人。」孟雲飛有個習慣只要是異性,從母胎女嬰老到棺木腐朽全稱為女人。這與林夕有異曲同工之妙,林夕管那些老掉牙的,這輩子根本沒上過一天學堂的老太婆也稱為「女生。」
林夕反駁道:「雲卿清高麼?」報回了開始的一箭之仇。「好,好,我不和你急。不過我提醒你,你和雲卿是不會有結果的。」
「為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