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尊王禦風 第 10 頁


「我對這種上不了檯面的小公司沒興趣,所以乾脆宣佈解散它!」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雨娉激動地站起來怒吼。「你太過分了!就算『英承』再小,它也是我的心血結晶啊!你竟然在收購後又宣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0)

「我對這種上不了檯面的小公司沒興趣,所以乾脆宣佈解散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雨娉激動地站起來怒吼。「你太過分了!就算『英承』再小,它也是我的心血結晶啊!你竟然在收購後又宣佈解散……」

天!他是惡鬼、是惡鬼!雨娉一心認定眼前的男人根本是由地獄裡爬出來的鬼!
「呵……」
樓禦風漫不經心地笑着,非常滿意能將她玩弄于股掌之間。「何必這麼激動呢?真沒想到你會對我大吼大叫,我還以為……你會好好地謝謝我這位『救命恩人』呢!」
「這是兩回事!」雨娉氣到無法控制自己,如果她手上有刀,可能真的會衝過去殺了他。
「樓禦風,你不是人!任意摧殘別人辛辛苦苦建立的事業,對你來說真的這麼有趣嗎?我不懂,我到底是哪裡得罪你了?你為何要對『英承』下手?我更不懂,如果你那麼討厭我,在車禍發生時為何又要救我,還輸血給我?」
一連串的打擊將她逼到几乎精神分裂,她不懂,自己遇到的究竟是什麼樣的男人?真的是救命恩人嗎?還是撒旦?!
樓禦風陰冷地瞅着她,凜冽的眼神令雨娉莫名地背脊發寒。他緩緩地啜口茶,殘酷地道:「答案很簡翠──因為蕭心涵的女兒不該就這樣輕易死去!我要你好好地活着,活着接受我的凌遲與折磨,我要你生不如死,每一天都宛如生活在煉獄中!」
蕭心涵?這三個字又令雨娉震住了。「你……你為什麼知道我母親?」她更慌亂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他到底懷着什麼目的而來?他的動機絶不單純!
「我怎麼會忘記『蕭心涵』這三個字呢?」樓禦風更加不屑地冷笑,眼底殺機盡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拜她所賜,我原本幸福的家庭破碎了,我在一夕之間變成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孤兒!」
他站起來,噙着陰森的笑容逼近雨娉。「齊雨娉,一夕之間失去事業讓你很痛苦嗎?哈,那你有沒有想過,一個八歲的小孩在一夕之間失去家庭、失去雙親、失去全世界是什麼感覺?你知道嗎?」
殺氣蔓延着,他眼底的怒火几乎要將她焚燬。雨娉慌亂地往後退。「我聽不懂!我母親……她……她跟你的父母親有什麼恩怨嗎?」
禦風鄙夷地看著她。「不愧是狐狸精的女兒,裝無辜、扮可憐的本事比誰都高明!是你母親在離婚後不甘寂寞地勾引我父親,介入我的家庭!是你的母親恬不知恥地一再糾纏我爸,要他回家逼我媽離婚,所以才會發生那樁悲劇!」
他陰森森的雙眼完全被冰雪籠罩了,一字一句,有着漫天恨意地吼着。「你不會明白你媽做了什麼!在她的逼迫下,我母親被逼到精神崩潰!她瘋狂地刺殺我父親後再含淚自盡,留下年僅八歲的我,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兩人在我面前流光鮮血後斷氣!」
「不──」雨娉驚愕地掩住唇。「這不是真的!不是!」
「這是真的!」樓禦風惡狠狠地抓起她的手,殺氣直射入她眼底。「一夕之間,我變成一個無依無靠的孤兒!親戚們對我議論紛紛,卻沒人敢靠近我,當我是燙手山芋,怕跟我多說了一句話,就要被迫收養我!哈哈哈,我好像瘟神一樣,而這一切的一切,全是你母親──蕭心涵造成的!」
「不是、不是……」
雨娉無法置信地拚命搖頭,淚如雨下。「我媽不會這樣的,不會的……」
當時她才四歲左右,隱隱約約知道母親含淚把她跟妹妹由台灣帶到新加坡來,她常看到媽流淚,好像在思念遠方的某一個人似的,卻不知大人之間的恩恩怨怨。
她怎能接受這種事實?母親……竟在無意之間讓一個家庭崩毀,而且還造成了一樁悲劇──一個心碎的女人在殺了丈夫後自盡,留下孤零零的幼兒!
不!她不相信!
「不會?」樓禦風乎勁狠猛地几乎要將她的皓腕折斷,他咬牙切齒地吼着。「你承認也好、否認也罷!反正,這都是你那個狐媚的母親一手造成的!哈哈,她倒好,在我父母雙亡後,就攜着一雙女兒逃到新加坡來,隱瞞她的過去,繼續周旋在眾多男人之間,彷彿在台灣的悲劇跟她沒有半點關係似的!哈哈哈,她真是個聰明無比的女人啊!」
樓禦風所不知道的是──蕭心涵完全不知道那椿悲劇的發生!她當年的確很愛孫宏義,但,得知他已有家室後,她立即命令自己慧劍斬情絲,因為無論如何,她絶不允許自己破壞別人的家庭。
所以,為了逃避這段不該存在的感情,她倉皇地遠赴新加坡。以她的條件,就算到了星洲,還是有很多男人前僕後繼地追求她。但她心如止水,永不再談情愛。
孫宏義是她這輩子唯一深愛、卻又不能愛的男人!她只能把這份狂戀苦苦地壓抑着。抑鬱而終之前,她還是深深愛着他──愛着一個她不知道已經去世了的男人。
樓禦風冷戾地看著雨娉。「現在,你懂了嗎?懂了我為何要收購『英承』?又將之宣佈解散?因為我恨蕭心涵,發自內心的恨!」他的嘶吼聲令人膽顫心寒,像是聽到預告死亡的喪鐘。
他輕蔑地看著面白如紙的雨娉。「在路邊救起你時,我並不知道你是蕭心涵的女兒,我是在輸血之後才得知的。不過,我並不後悔救了你。」
陽剛的臉龐逼近她,邪佞的表情帶著嗜血的笑容。「呵呵……我真期待接下來的日子,我很想知道,在黃泉之下的蕭心涵,若知道自己的寶貝女兒居然成為我的玩物、被我任意蹂躪,甚至始亂終棄時,會有什麼表情?哈哈哈,真是太令人期待了!」
「你說什麼?」聞言,雨娉如遭雷殛,寒意由腳尖一路竄到頭頂。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