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尊王禦風 第 11 頁


「情婦!聽不懂嗎?」樓禦風捏緊她的下巴,更殘酷地狂笑。「一個沒有身份、沒有地位、最最卑賤的女人!哈哈哈,只可惜蕭心涵死得早,不然,我此刻就可以好好地欣賞她臉上的表情了,哈哈哈!」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0)

「情婦!聽不懂嗎?」樓禦風捏緊她的下巴,更殘酷地狂笑。「一個沒有身份、沒有地位、最最卑賤的女人!哈哈哈,只可惜蕭心涵死得早,不然,我此刻就可以好好地欣賞她臉上的表情了,哈哈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是瘋子、瘋子──」雨娉顫抖地甩開他捏住她下巴的手。不!她不相信!不相信短短的幾日之內,她的人生竟會掀起這麼巨大而恐怖的變化。
先是耗盡心血的公司沒了、繼而失去未婚夫的諒解,接下來,她竟然要當一個瘋子的情婦?不!
誰來告訴她,這不是真的,她只是在作噩夢!對!作噩夢!一定是這樣的!夢醒之後就沒事了!
「瘋子?」樓禦風不帶任何感情地冷笑,優雅而詭異地道。「無所謂,你說我是瘋子也好、變態也罷!不過,我要提醒你一件事──二十年前的血海深仇,我是報定了!蕭心涵有兩個女兒,既然你齊大小姐不肯配合,無妨!我想……齊雨竹應該乖巧多了,對不對啊?」
他的語調很輕,但濃烈的威脅卻令人全身發麻。
「不!」雨娉大叫。「不准你動我妹妹一根寒毛!樓禦風,你別太過分!」
「過分?」他像是聽到了世紀大笑話般地仰頭狂笑,闃眸底厲光閃爍,陰狠地瞪着她。「齊雨娉,你不要忘了你母親當年做過的好事!什麼叫做『過分』?當蕭心涵恬不知恥地勾引我父親時,她不過分嗎?當她害得我母親精神崩潰,夜夜以淚洗面時,她不過分嗎?當我母親終於發狂地刺殺我父親,而後再自盡,造成無法輓回的血腥悲劇時,你說,究竟是誰過分?到底是誰過分?」
他狠戾地逼近她,肅殺的氣焰几乎將她焚盡。
「……」
雨娉全身不由自主地發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坦白說,當年才四歲的她並不知道母親到底跟樓禦風的父親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母親為何會匆促地移民到新加坡,甚至日日鬱鬱寡歡。
但,母親死後,她曾經看過她遺留下來的一本日記,日記裡清清楚楚地記載着:她苦戀着一個男人,明知這份感情不該存在,她卻無法控制自己的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直到死,母親仍深深地愛戀着那個男人,日記裡的每一頁都提起他,在斑斑淚痕的紙張上,充斥着難以割捨的情愛。
難道……難道樓卻風說的全是真的?當年母親真的介入了他的家庭,害他家破人亡,眼睜睜地看著雙親死在他面前,讓年僅八歲的他變成無依無靠的孤兒?!
不!這不是真的!雨娉痛苦地抱住頭。這太殘酷了,她無法接受!
「怎麼?你害怕了?你心虛嗎?」樓禦風冷冷地抓住她的手,深不可測的眼底儘是殺氣。「哼,單是聽我轉述,你就覺得受不了嗎?那麼,齊大小姐,你有沒有想過,那可是我親身經歷的浩劫!你有沒有想過,這二十年來我是怎麼捱過的?你有沒有想過,身為當事人的我,內心該是何種滋味?」
雨娉無言地看著他,指尖逐漸轉為冰涼。她的心好痛、好亂,她什麼都不敢多想,只知道……這個滿是恨意的男人絶對不會放過她的。
一瞬間,她像是被抽光了渾身的力氣,疲倦地跌坐在地,瘖啞地道:「我……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傷害我妹妹,我拜託你!」
「我聽不懂什麼叫請求!」樓禦風倨傲地坐在椅子上,燃起一根菸,隔着煙霧森冷地看著她。「我只知道,我母親是在極度絶望和心碎的情況下自盡的!蕭心涵剛出現時,我母親或許也求過她不要介入她的家庭,不過,哈……」
他狂笑得更令人膽寒。「結局大家都看見了!所以,齊雨娉,你給我聽好,想救你妹妹用不着求我,只要問問你自己想怎麼做?」
雨娉一聽更是心如死灰。情婦?情婦?!不!她怎能接受自己成為那麼可悲的女人?她寧可死!
但,她很清楚,就算她死了也不能解決問題。這個惡魔是來報仇的,不達目的他肯定誓不甘休!
倘若她尋短,那麼,最可憐的就是雨竹,她一定會成為樓禦風報復的對象!
不,她不能讓雨竹去受苦,雨竹還有美好的前程,她日夜苦讀,好不容易才以優異的成績申請到耶魯大學,正要赴美深造。身為姊姊的她,怎能忍心毀了她燦爛的未來?
所以,她只能……她只能當……
不──尖鋭的屈辱感几乎要撕碎她的心。打從有記憶以來,她的生活一直是清苦的。四歲以前的記憶雖很模糊,但早熟的她還是隱約知道母親過得很苦。嗜酒如命的父親很少回家,一旦回家也是災難的開始,因為他只會打母親還有她們兩姊妹出氣。時尚書屋
父母親離婚後,兩姊妹跟着母親堅強地過活。後來,又輾轉到了新加坡、寄居在表姑婆家。雖然表姑婆很慈祥,但寄人籬下的感覺很難受,所以也激起她的上進心。
她很明白唯有自重,別人才會尊重你。所以,她一直嚴格地要求自己保持好成績,在各方面都表現得很優秀,私生活方面更是潔身自愛。雖然後來與育銓相戀,進而訂婚,但除了親吻之外,她一直嚴守着最後一道防線,不希望在婚前發生親密關係。
但,今天,她居然……居然要當別人的情婦?!
雨娉好痛苦,卻絶望到一滴淚都掉不出來。事業沒了她可以咬牙接受,努力地東山再起。但,老天爺丟給她的是怎麼樣的難題啊?居然要她當別人的情婦!
那是個最卑賤、最見不得光的身份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