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尊王禦風 第 12 頁


樓禦風好整以暇地欣賞她痛苦的表情,緩緩地道:「不用擺出一副天塌下來的模樣。呵,我很大方的,是個很好的『老闆』。跟着我,我會支付齊雨竹到美國求學的所有費用。還有,對於『英承』的員工,
作者:待考 / 頁數:(12 / 0)

樓禦風好整以暇地欣賞她痛苦的表情,緩緩地道:「不用擺出一副天塌下來的模樣。呵,我很大方的,是個很好的『老闆』。跟着我,我會支付齊雨竹到美國求學的所有費用。還有,對於『英承』的員工,我也願意提供最優渥的資遣金,幫助他們度過突然失業的困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雨娉咬牙切齒地看著他,巴不得以凌厲的視線射穿他的心。她諷刺地笑着。
「你可真『大方』啊!先是恣意地摧毀別人的心血結晶、別人的家園,而後再以一副救世主的姿態,大大方方地說願意提供無限的金錢資助!」她好恨好恨這個男人,以生命來恨!
「隨你怎麼說。」樓禦風慵懶地抽着菸,臉上還是一副看好戲的戲謔神情。
「當然,如果你覺得這份交易很痛苦,我也不勉強你!反正……」
他詭異地冷笑。
「『英承』那些中年失業的員工未來該何去何從、該如何養家活口,根本不關我的事。我本來就是一個商人,而不是什麼偉大的救世主!」
雨娉臉上閃過陣陣掙扎。沒錯!她不能放任那些員工們不管,他們好幾位都是公司草創初期的元老,為了「英承」努力地奉獻打拚。今天,她沒有能力守住公司,但她至少要對得起那些無辜的員工,讓他們領到可以度過難關的遣散費。
還有雨竹,她更不能把她捲入這場風波中。齊家的女兒毀了一個就夠了,不能兩個一起身敗名裂。
所以,她只能……
天!她死命地咬着下唇,几乎把唇瓣都快咬破了。誰來告訴她,她現在該怎麼辦?難道她只有這一條路可走?她真要成為這個惡魔的情婦?
沒錯,如果她去尋短,一死了之是很容易的,但留下來的爛攤子要誰收拾?雨竹嗎?她要把所有的苦難都丟給唯一的妹妹去承受嗎?
不!
好痛苦!這一刻,雨娉多麼渴望樓禦風毀滅的不是「英承」,而是她!他為什麼下乾脆一刀殺了她?
她面白如蠟地看著在煙霧後的男人。「我……我可以考慮嗎?」
樓禦風冷笑,煙霧縹緲中,使他看起來像極了幽冥魔物。「我向來就不是個有耐心的男人,而且,齊雨娉,你最好明白一點──以你的身體來平息這場風暴,並且確保你妹妹的未來,對你而言,已經是一場很划算的交易了!『樓氏集團』的財力驚人,你以為我要什麼樣的女人會要不到?如果惹惱了我,方纔所有的交易條件全部取消!」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捻熄菸蒂,他衝著她露出更加殘佞的笑容。「你還是可以安安心心地當你的齊大小姐,不過,我醜話先說在前頭──不肯當我的情婦,就等着承受我第2波報復行動吧!」
雨娉絶望地閉上雙眼。完了!她知道自己的一切全完了……
誠如樓禦風所言,以「樓氏集團」的財力和影響力,他想要做任何事都易如反掌。她已經失去公司了,難道還要再失去妹妹,還要再連累更多的人?
不行!
心房劇烈地緊縮,她淒惻地淌下淚。別無選擇了,她……沒有第2條路可走!
她沈默良久,再度開口時,僵硬而乾澀的語調像是一個死人。「我……明白了,我……答應。」
說到最後兩個字,隱忍已久的淚水也潸潸落下。她好恨好恨自己,為什麼她就這麼沒用?
樓禦風浮起狩獵者的邪肆笑容,冷笑着。「很好,你還算識實務。」
雨娉僵直着身體問着。「我可以有一個條件嗎?」
「條件?」樓禦風挑高劍眉,像是在嘲笑她居然想跟魔鬼談條件?
「沒錯,唯一的條件。」雨娉曾經燦爛的眼瞳變得死灰,她低聲道:「這件事,我不希望讓我妹妹知道。她還有一個禮拜就要去耶魯大學報到了,請你等到那時再……」

樓禦風沒有回答,僅是深深地看著她,嚴厲而複雜的視線令雨娉更加呼吸困難。
良久,她終於聽到他開口。
「沒問題,這一點我倒是可以答應。不過,記住,你的時間只有七天!你還有什麼拉拉雜雜的瑣碎事,最好儘快處理乾淨。七天後,我的秘書會來接你,到你該住的地方。至于『英承』的員工,我也會撥放給他們應得的資遣費。」

「好。」雨娉挺直背脊,面無表情地回答。哈!原來,這就叫做「交易」,以往她在商場上跟對手的斯殺都只是小Case,今天她所面對的,才是最殘忍、最血淋淋的人生「交易」!
哈……她多想大笑啊!如果還笑得出來,也許她就不會心痛到几乎要死去了。
「好,『交易』完成!」樓禦風起身,以最冰冷的語氣道。「記住,你只有七天!七天之後,你只有一個身份──一個見不得光的情婦、男人的玩物!」
不理會雨娉心死的表情,他邁開步伐,像是飽餐過後的野獸般,囂張地離開。留下雨娉一人獨自站在客廳中央。
臉頰濕濕的,她摸摸自己的臉,是淚。呵,她還有淚?絶望地慘笑,能流淚,還算不錯?對吧?
也許,不久之後的某一天,她會如同行尸走肉般,忘了自己會笑、會流淚,甚至忘了……自己還是一個人……

第4章

七天的時問,很快就過去了。
這些天來,雨娉內心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衝擊與煎熬,她從來沒有如此痛苦過。
她矛盾、恐懼、害怕、掙扎,她想逃避!但,悲哀地,她知道自己根本沒有逃避的權利。
不論她多麼不願意麵對,她還是得迎接第8天的日出。
早上十點,雨娉面無表情地掛上電話。一分鐘前,樓禦風的秘書剛打電話上來,說明他的主子已在樓下等她。
他來了……雨娉飄忽地微笑着。地獄使者來了,將正式帶她到水深火熱的煉獄中。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