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尊王禦風 第 6 頁


想到這,雨娉嘆了口氣。「唉,那天我從公司出來後,急着要到一個大財團去競標,希望能爭取到合作案。因為時間很趕,我怕自己開車會塞車,所以就向公司小妹借了摩托車出去。唉……想不到卻出事了
作者:待考 / 頁數:(6 / 0)

想到這,雨娉嘆了口氣。「唉,那天我從公司出來後,急着要到一個大財團去競標,希望能爭取到合作案。因為時間很趕,我怕自己開車會塞車,所以就向公司小妹借了摩托車出去。唉……想不到卻出事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雨竹一臉憤慨。「可是錯不在你啊!現場有目擊證人指出,是那輛紅色小貨車硬闖紅燈才會撞倒你的,最可惡的是,對方竟然撞了人就加速逃逸,那個駕駛根本不是人,沒有良心!」
「算了。」雨娉搖搖頭。「再說這些也沒有意義,反正至少我目前無大礙。唉,我現在最擔心的是,那個競標案因為我的缺席,大概也毀了。時尚書屋
我真對不起育銓!我知道他很看重這次的合作機會,很渴望能順利得標的。」
「姊,你就不要再自責了。」雨竹安慰她。「育銓哥一聽說在瑞士療養的母親病情惡化,就趕緊前往探視,公司大大小小的事全要你一個人打理,你几乎要累壞了。而且,你也不希望搶標失敗啊!你還出車禍,差點就喪命了呢!所以你現在還是先養好身子再說吧。」

「英承國際貿易社」的規模不算大,員工大約二十幾人,不過因為表現傑出,因此業績呈穩定的成長。
但,在節省人力的考量下,雨娉把所有的時間都投入公事,只求有更好的發展。
她又擔心地道:「我這幾天下進公司,恐怕公司會亂成一團。單是讓包經理天天到醫院來跟我做簡報,實在不夠。而且,我總覺得包經理這幾天說話老是吞吞吐吐的……我真的很擔心!我看,我還是向院方要求提早出院,早一點回公司坐鎮好了。」
不知為何,自從她甦醒後,總有一股忐忑不安的感覺,總覺得自己若不趕快回公司,可能會發生無法預料的事……
「姊,你就別擔心了,你傷都還沒好又要回去拚命,你以為自己是鐵人啊?還是聽醫生的話,先調養幾天吧!」
雨竹突然由背包中拿出一樣東西,神秘兮兮地笑着。「對了,我有一樣東西要給你看喔,我保證你看了之後一定會心情大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什麼東西?」雨娉好奇地接過妹妹遞來的檔案,看清後,忍不住跟着歡呼。「耶魯大學的入學通知書!天啊,雨竹,你太棒了!真的太棒了!恭喜你!」
「謝謝,我自己也好高興喔!」雨竹笑得好燦爛。「剛收到通知書時,我興奮得都快昏了呢!這些年來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我終於申請到理想的大學了!」
耶魯大學可是全美名校,要有一定的實力才能通過申請。
「真的太棒了!」雨娉笑容中滿是欣慰,她按住妹妹的手。「加油!你到美國後一定要好好地表現!我相信……媽媽在天之靈一定也很開心,她會以你為傲的!」
提到已逝的母親,兩姊妹一時靜默了下來,哀傷的氣氛悄悄蔓延。
蕭心涵在十年前病逝。事實上,二十年前,當她們母女三人來到新加坡之後,蕭心涵就一直鬱鬱寡歡,未曾展露過笑顏。
蕭心涵一生坎坷多舛,她來自雲林的窮鄉僻壤,在媒妁之言下嫁入齊家。但,結婚後她才發現丈夫嗜酒如命,又酷愛賭博,一領到工資不是泡在酒鄉裡,就是全部砸到賭場去,根本不給她半毛生活費。
更悲慘的是,酒醉後的丈夫還會對她拳打腳踢,打得她渾身是傷。
飽受婚姻暴力的她忍不住向法院訴請離婚,幾經波折後,好不容易終於擺脫了酒鬼丈夫,獨自帶著兩個女兒自力更生。
離婚時,兩個女兒都還很小,大女兒雨娉只有四歲,而雨竹才剛滿兩歲。
蕭心涵的外表荏弱清秀,是個標準的古典美人。剛認識孫宏義時,她根本不知道他已婚,而孫宏義對蕭心涵可謂一見鍾情。第1眼,他就被她那抹憂鬱而縹緲的氣質給迷得神魂顛倒,完全忘記自己是一個有家室的男人──也刻意隱瞞這項事實。
兩人陷入熱戀後,蕭心涵才輾轉得知孫宏義已婚,甚至育有一子的消息,她悲痛得無以復加!
雖然孫宏義非常呵護她,讓她初次嘗到愛情的滋味,但,她不能容許自己破壞別人的家庭!因此,忍着椎心之痛,她毅然提出分手,並儘力疏遠孫宏義。
聽到「分手」這兩個字,孫宏義慌了,他很害怕真的會失去楚楚動人的蕭心涵。因此,他三天兩頭就回家找老婆吵架,軟硬兼施地說要離婚。
其實,在孫宏義帶著離婚協議書回到家中的那一晚,蕭心涵便帶著兩個女兒搭早上的飛機離開台灣了。
她打算到新加坡投靠表姑,她不願再留下來,只希望自己的離去可以減少一椿家庭悲劇,她不願見到孫家妻離子散。
但,悲劇還是發生了!
當晚,孫氏夫婦因失血過多,送醫極力搶救後仍宣告不治,留下唯一的幼子──禦風。
不過,蕭心涵一到新加坡,就拚命地投入工作,嚴格地阻止自己探詢有關孫宏義的任何消息。所以,她並不知道,早在她離開台灣的當晚,孫宏義就死了!
也許他們的愛情真是個錯誤吧!但,孫宏義卻是蕭心涵這一生唯一真心愛過,也兩心緊緊相許的男人!她思念他、思唸得快發瘋了,卻又不准自己打聽他的消息,更不准自己再回台灣。
多年的憂鬱加上過度的工作,積勞成疾的蕭心涵病倒了。到新加坡第10年,也就是雨娉十四歲時,憔悴的她在住院數月後,便撒手人寰了。
臨死之前,虛弱的她第1次展露笑容,因為,她終於可以放心地愛着孫宏義了。她以為自己的魂魄可以飄洋過海回到台灣,回到他身邊守着他……
淚水滴到床單上,雨娉勉強笑道:「我們兩個在哭什麼?這麼大的喜事應該笑才對啊!」自從母親去世後,她就像個小媽媽般地照顧妹妹、守護妹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