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如果這一秒,我沒遇見你 第 10 頁


晚宴後頭接着是一個小型的酒會,父親和一群伯伯們談事情去了,我一個人溜到了霍家的蘭花房裡。霍家的蘭花房除了比雙橋官邸的蘭花房稍稍遜色之外,實在可以在烏池稱得上屈指可數。我記得他們這裡
作者:匪我思存 / 頁數:(10 / 0)

晚宴後頭接着是一個小型的酒會,父親和一群伯伯們談事情去了,我一個人溜到了霍家的蘭花房裡。霍家的蘭花房除了比雙橋官邸的蘭花房稍稍遜色之外,實在可以在烏池稱得上屈指可數。我記得他們這裡有一盆「天麗」,比雙橋官邸的那幾盆都要好。現在正是墨蘭的花季,說不定有眼福可以看到。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夢迴依約(11)
蘭花房裡有暈黃的燈光,真掃興,說不定又會遇上幾個附庸風雅的伯伯正在這裡「對花品茗」。轉過扶桑組成的疏疏的花障,目光所及,正是在那盆「天麗」前,有個人楚楚而立,似在賞花。她聽到腳步聲,驀然轉過身來,我一下子愣在了那裡。
白衣勝雪,人幽如蘭。
她只是站在那裡,那種入骨入髓的美麗,卻几乎令我無法正視。在她的身後,全是世界上最美麗、最名貴的蘭花,可是她在眾蘭的環繞中,更加美得璀璨奪目。
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美的人。縱然歲月也在她的臉上留下過痕跡,但當她終於對著我淺淺而笑時,浮上我心際的,竟然只有一句:「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
她的聲音也非常的婉轉輕盈,只是有些許怯意似的,「你是囡囡?」
我喃喃地問:「你是誰?」
她低低地答:「我叫任縈縈。」
任縈縈?
我迷茫地看著她。
「任素素是我表姐。」
任素素!
我喃喃地問:「我媽媽是你的表姐?」
她似乎吁了口氣,「是的,你媽媽是我表姐。」
我像一個傻瓜一樣地看著她,張口結舌。她舉起手來,全身彷彿有煙霞籠罩,我眩目地看著她的手,她的手白得像透明一樣。她是真實存在的嗎?她真的是人嗎?她是不是蘭花仙子?我聽到她的聲音:「天麗開了,真是美麗。雙橋花房裡的那株『關山』今年開花了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獃獃的,本能地回答她:「還沒有。今年也許不開花了。」
她輕輕地嘆了口氣,那聲音真如洞簫鳳吟,她臉上的表情卻是茫然無依的,那種迷惘的樣子,令人不忍再顧,她低低地呢喃:「是啊,今年也許不開花了……」

我正想問她,突然聽到霍明友在叫我的乳名:「囡囡!」
我回頭應道:「在這裡。」
霍明友走進來,說我:「古靈精怪的,又一個人藏起來。」
我嘟起嘴,說:「誰說我一個人在這裡,這裡還有……」
我轉過身來,卻愣住了,在那盆開得正好的「天麗」前,空氣裡依然氤氳着蘭花的香氣,可是蘭花前的人呢?
那位白衣飄飄的蘭花仙女呢?怎麼不見了?!我張口結舌。莫非真的遇上仙子了?
霍明友哈哈大笑,「還有誰在這裡?怪不得穆釋揚說你是個小怪物,你真是越大越調皮!」
我苦笑了一下,他說:「出去吧。」我跟他走出花房,樂隊還在奏着音樂。他紳士地彎一彎腰,「小姐,可以請你跳支舞嗎?」我白他一眼,將手交到他手中。音樂是一支狐步,隨着旋律轉了幾個圈,我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不由「咦」了一聲。時尚書屋
霍明友那樣精明的人,馬上就順着我的目光看過去,他倒只是笑了笑,「你認識?」
我搖頭說:「不認識。」我留心到,他身邊談笑的幾個人都是我們家的世交子弟,時不時發出一陣陣笑聲,已然是很熟稔的樣子。霍明友卻只是微笑問我:「你做什麼老盯着他看?」
我又白了他一眼,說:「難得看見一個生面孔,我多看兩眼不行啊?」他突然停下舞步,說:「那好,我來介紹你們認識。」我只好任由他拖着手走過去,只在心裡哀嘆。果然,卓正一看到我,就詫異地揚起眉,但他並沒有出聲。霍明友已經說:「來,卓正,認識一下我們的慕容大小姐。時尚書屋
囡囡,這一位是卓副艦長。」
他伸出手來跟我握,「幸會。」我也客套地說:「幸會。」他的目光炯炯有神,我心裡不知為什麼有點心虛。幾位世兄都跟我說話:「囡囡,今天琴拉得不錯啊。」
我卻只是盯着卓正,他坦然地看著我。最後他終於問:「慕容小姐,可以請你跳舞嗎?」
我點了點頭,我們兩個走下舞池去。老實說,他的舞跳得真不壞,說不定這一點也是像父親,聲色犬馬,樣樣精通。我們配合得很默契,舞池裡的人紛紛矚目,真是大大地出了一番風頭。一曲既終,他說:「跟我來。」
拖着我的手繞過薔薇花架往後去,真是霸道。他問:「我是誰?」
他的樣子真滑稽,我忍不住哈哈大笑。他也笑起來,懊惱地說:「我知道這話問得很蠢,可是只能問你。」
我嘆了口氣,說:「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我問他:「你怎麼在這裡?」我這句話也問得蠢。他聳了聳肩,「我正休假。趙禮良邀我來的。」
趙禮良也是我的一位世兄。我點了點頭,他猶豫了一下,問:「先生有沒有對你說過什麼?」我聽得到他語氣裡的遲疑,他已經開始疑心了,不知道他猜到多少。
我搖頭,「父親拿我當小孩子,從來不對我說什麼。」他怔了一下,說:「上次你去找我,我還以為你知道什麼呢。」我怔了一下,他說:「我第1次覺得不對,是前不久他到艦隊,那天他來得很突然,事先沒有通知,正巧到我們艦上來看,艦長休假不能趕回來,於是我陪着他……」

夢迴依約(12)
我不做聲,沒那麼巧,一連串巧合全碰到一起,怪不得他疑心。他迷惑地看著我,我也看著他。我們兩個面面相覷。他輕聲說:「你的母親……」
我口乾舌燥,我想到了某個關鍵,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他也在這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