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瘋狂老師》 第一卷 第 10 頁


「武老師,剛纔你演說反戰宣言的時候,真是太帥了!」那小情人興奮的用小手捂着害羞的臉蛋,眼神不好意思的投向地上。 「是啊是啊,我們愛死你了啦!」「貓女」放開小情人的手,摟住我的一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31)

「武老師,剛纔你演說反戰宣言的時候,真是太帥了!」那小情人興奮的用小手捂着害羞的臉蛋,眼神不好意思的投向地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是啊是啊,我們愛死你了啦!」「貓女」放開小情人的手,摟住我的一隻胳膊撒嬌的搖了起來。
頓時,鷄皮疙瘩一個個蜂擁而出,汗毛在風中招展着身姿……哎呀,我最怕小女生的「軟磨硬泡功」了。
「好了好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們快看那邊!我們得想辦法阻止這場驚天浩劫啊!」我挺直腰板,指了指第1戰線,岔開話題,分散她們的注意力。
「有道理,有道理。」課代表放開我的胳膊,順着我手指的方向看去……小姑娘太好騙了。
這邊。
肖老師和周老師兩位武術奇才,已經各執自己的兵器比拚了數十個回合了。
「兩人短兵相接,斗的真是異常燦爛。觀眾朋友們,觀眾朋友們,國內的同胞們,海外僑胞們,現在您收看到的是本市七十七中學年度武術大賽的直播現場,我是主持人海峰……現在着一身紅裙持光盤的就是紅方代表肖老師,而着格子襯衣藍褲子的則是藍方代表周老師,大家請看,哇,看那招,金鷄獨立,哇,還有那招,孔雀開屏,在武術中充分的融入了藝術的元素,過招間毫無殺意可言,我想,他們正向大家展示本年度大賽的宗旨,那就是招式第1,比賽第2,友誼第3!這一次戰真是盛況空前,美不勝收啊,妙哉妙哉!」旁邊高一四班的大詩人正在為這場世紀亂鬥發表着精彩絶倫的評述。
「想不到你的劍技如此精湛,平時沒怎麼看你顯山露水,真是失策失策。」周小兵打從心裡佩服肖。
「嘿嘿,遙想當年,老娘出來混得時候,你丫的還不知道在哪吃奶呢!」
周小兵被激,大怒,兩人打得愈是兇猛。
「哎呀,兩個將招式上升了一個重量級……可能是大賽宗旨拋棄了有一了吧……」

現在要停止爭鬥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周小兵能收手停戰,然後我就能馬上喚醒肖,結束這荒唐的戰鬥。
可惜天公偏偏不作美,兩人鬥得難解難分,誰都沒有讓步的意思。而且,我的眼光,又一次回到了肖的身上,再擺高一點,再擺高一點,可愛的小紅裙。飛翔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哇,武老師,你口水流下來了。」課代表拽了拽我的衣角。一點都不給我面子。
「幻覺,一定是幻覺!」我悄無聲息的吸回口水,作正經狀,信誓旦旦的矢口否認。
「哎,真失敗,原來人家那麼沒吸引力啊……」

小兵左一衣架劈來,被肖用手擋開,另隻手上的光盤直逼小兵,小兵慌忙用第2隻衣架防守。
「哇噻,我對周老師的想象力佩服的五體投地,將兩隻藍色塑料衣架用的如此爐火純青,把他和周杰倫在《雙刀》裡的誇張表演拿來作深刻細緻的對比都毫不過分,他雙手駕馭武器的能力以及超常的思維能力真是令人歎為觀止啊。反觀肖老師,雖然步步緊逼,其實打的也並不輕鬆。俗話說一寸長一寸強,她首先在兵器的長度上就吃了虧,而且使的光盤只有一張,數量上略顯底氣不足。」大詩人口若懸河。時尚書屋
「這樣想來,肖老師的確很吃虧羅。觀眾們也發出了強烈的抗議,希望肖老師的武器升級,無數吃過的乾脆麵包裝紙和火腿腸皮子投向了周老師。嗯!只用了一張光盤?要是換作我,就拿出一大疊光盤,再數量上充實的甚至可以做投擲暗器,所以強烈建議下次大賽肖老師買好光盤再衝擊決賽的桂冠……」
評論員繼續分析着戰局。
「不過,她攻於心計的進攻不禁讓人暗暗叫好,每一招都出的快準狠,周小兵雖逞兵器之利,也難傷她分毫。當然你也可以不這麼看,完全可以看成是兩個神經病揮舞着道具在發春,啊,滿天的糖紙飛向了我,真是藝術的紙花!」
「住嘴,你到底是幹什麼的,現在要做的想辦法阻止他們,以免出意外,不是在這瞎煽情,你想他們打個沒完沒了,兩敗俱傷嗎?!」我怒斥大詩人。他閉口委屈的蹲在一旁用手指在地上畫卷卷。
突然,周小兵看著肖手中的光盤眼裡一亮,馬上改變打法,兩隻衣架沒有再各自為戰,而是一齊出擊夾成90度卡住了光盤。
「奪盤?」我納悶。
我猜的沒錯,夾住了光盤的衣架用力一掀,光盤即時脫手,我暗暗的為肖老師倒吸了口涼氣。
周小兵衣架也不要了,順勢一丟,接住光盤,仰天長嘯:「哇哈哈哈哈,九陰真經,老夫終於得到你了……」

細看,那光盤上果然印了四個黑體字:九陰真經。
真的的手了嗎?肖一腳踢在他肚子上,他跌在地上,後翻了幾個跟頭,平平的睡在地上,忘情的懷抱光盤,口中仍然唸唸有詞:「今得此書,老夫一生無憾矣!」
現在看看小兵興奮的樣子,對比他在廁所裡和我暢談人生的模樣,簡直判若兩人,「老師」的稱號被他玷污的一沓糊塗。他痴獃的看著手中的光盤,渾然不覺周圍學生的噓聲。
而後他爬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望瞭望周圍的環境,面部表情嚴肅起來,伸出一隻食指專注的摳起了鼻屎。估計是清醒了……
肖慢慢的轉向我,臉上還掛着笑。哇,要對我發難了。
好了,就是現在。我嘴半開,準備唸咒。
「光明女神聖潔美麗……」
兩個小丫頭風鈴般的歌聲響起。
肖眼光一閃,立即恢復了往日的表情。她環顧着四周。不過,這次多虧她才化解了危機。
「你們怎麼知道這歌能恢復她的神志?」我問道。
「嘻嘻,高二的學姐說的。」「貓女」衝我頑皮的笑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