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瘋狂老師》 第一卷 第 5 頁


我一個骨碌從床上跳起來,不慎一腳踩空摔下床去。我扶着床沿艱難的站起來,摸摸臉,又揉揉手,體毛竟然沒了,我撫摸着相依為命了二十幾年的光潔皮膚,心裡一陣激動,我開心地蹦了起來了。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1)

我一個骨碌從床上跳起來,不慎一腳踩空摔下床去。我扶着床沿艱難的站起來,摸摸臉,又揉揉手,體毛竟然沒了,我撫摸着相依為命了二十幾年的光潔皮膚,心裡一陣激動,我開心地蹦了起來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為了慶祝脫險,我做出一個重大決定——對,我要對全世界放聲吶喊——晚上買一袋有火腿腸的高級方便麵回來消夜!
假也不用請了,不會扣獎金了,呵呵,我欣喜若狂的踩着腳踏車「嗖的」衝進學校。差點沒把門衛老師傅給撞倒。
高一年級辦公室。
可能是我來的太早了吧。辦公室裡只有四班的語文老師兼班主任肖老師在伏案寫作。她很年輕,她的全套紅色家當——紅色的秀髮,紅色連衣裙紅色的高跟鞋很是顯眼。估計來學校工作也沒幾年。時尚書屋
她的老成似乎有點對不上年齡,平時很沉默,几乎什麼話。哎,我沒有任何藉口接近她。可惜,這麼一個美女我還不知道關於她的任何事。關於她,學校裡還有個可怕的傳言,僅僅只是傳言,我還沒打聽到傳言的內容,到底會是什麼驚天秘密?
我依在凳子上,思維有點亂,昨天發生的事像一個驚心的夢,變成一匹狼……還有昨天的那個女孩,辦公室裡,校門口,她的一笑一顰,她的舉止,那柔順的長髮深深的吸引了我……她給我的感覺一點都不陌生,似乎我們早已相識。我有非常強烈的衝動想見她,當然還有她那晶瑩透亮,水嫩透白的肌膚……而今天,哇哈哈,這個願望就要實現了——今天有四班的課,並且是兩節,嘿嘿,小美人,讓小生好好的鑒賞你超凡脫俗的美吧。
我越想越開心,一不留神放肆的笑出了聲。
肖老師眨下眼,投來不解的目光。我扶了扶平光眼鏡,趕快合攏嘴,調整自己已經扭曲的笑容。
高一四班,傳說中的文藝班。據說班裡的學生几乎都有藝術特長。
上課鈴聲敲響。
我摩搓着雙手,滿臉堆笑,開心的卷着教案準備踏入四班的教室門檻。等等,慢,先穩重陣腳,整理下着裝——扶正領口,拍拍身上的灰塵,理順皺在一起的褲腿。然後我從容的推開門,露出成熟男性的健康並且豪爽的笑容,以及一口整齊的白牙。
準備給予未來的藝術家們震撼的我反倒被洶湧澎湃而來的氣勢震撼住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是藝術。

藝術的旋律撲面而來……

有人在激昂的朗誦詩歌,有人奮筆疾書詮釋中國水彩藝術,有人對著窗口高歌意大利著名歌曲《我的太陽》,有人拿着刻刀正在梳理「斷臂的維納斯」的縮小版雕像,一個男生單膝跪地,托起旁邊女生的手,柔情的低吟:「你就像那天邊的浮雲,捉摸不定,姑娘,請允許我捉住你的心,隨你一起飄去,飄去……」
,有人像抽了風的搖滾歌手一樣懷抱吉他瘋狂的拉著琴弦,最誇張乃是教室最後的空地——一群芭蕾舞打扮的女生正在隨著錄音機飄出的旋律手輓手跳着柴可夫斯基的《天鵝湖》……
整個教室的牆壁貼滿了藝術作品,以及藝術名人的簡介。
真是名不虛傳的藝術班級!
我獃住了,完完全全的獃住了,同時被如此立體式全方位大容量的視聽享受所給予的感染和熏陶,讓我一時不知所措。
上課鈴聲淹沒在這波濤澎湃的汪洋裡已經數分鐘了,藝術家們無法從忘我的境界中自拔了。身為老師的我,要做點什麼了。
我先是咳嗽,示意眾人安靜,咳的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急,可是依然沒有用,一個不小心,假咳成了真咳,停不下來了,我咳得差點背過氣去。
我扶着講台,捂着胸口終於緩過氣來,猛地一拍桌子,藝術的旋律頓時煙消雲散。陶醉的人們這才回過神了,一個個回到自己的位置,那些芭蕾女生也就這模樣上課,看來我這一掌,力度,時機都拍得恰到好處。我不禁又開始佩服起自己的英名神武起來,呵呵。奇怪,剛纔拍桌子的時候,怎麼眼裡閃過一絲紅光,大腦模糊了一下,不會是腦溢血要發作吧……
不過我很快就恢復了鎮定。不忘嘴角掛上笑。
「好了」,我推了下眼鏡,掃視一遍眾人,「從今天開始我是你們化學老師了,我姓武,請大家以後多多配合我的工作,搞好你們的學習。」
掃瞄中,掃瞄中,嘿嘿,我終於發現了她,靠牆坐,看著窗外走神。
小美人,讓我近身看個究竟吧,我來了,哈哈。
於是我在教室裡先邁了幾圈步,用眼角的餘光好好的欣賞她,從各個角度,立體式的全方位得到影像……溫潤的陽光灑落窗口,映在她臉上,那張秀氣臉蛋的輪廓更為分明,質感更加的柔和。憂鬱的眸子藴滿了成熟。
這幅圖畫太美了。我有些出神。
的確,過去在大學校園裡,還沒有女孩誘住我視線這麼久的。
不知不覺,我已經以她的桌子為圓心,以走道為半徑,以圓弧的軌跡散了幾分鐘的步了,終於有學生急了:「武老師,您就別賣關子了,講課吧,你這樣藝術的賣關子,太神秘,太深奧了。」
「是啊,我們都不能領會如此高深的造詣啊。」大家附和着。
倒是我回到了現實,趕忙步上講台,揮舞着粉筆書寫上今天的標題,「藝術的價鍵——四價元素」,然後開始混亂的胡謅起來,「我們知道藝術是朦朧的,是無法用普通平實的語言描述的……碳元素這一族元素就擁有這種類似的性質,它們很難很其他元素髮生化學反應,它們是朦朧的,不容易被其它元素看穿,不屑于其它元素的誘惑……」

等台下的眾人聽得如痴如醉的時候,我再次將目光投向她,還是那幅圖畫,還在看風景……汗,搞藝術時間長了的人難道有點痴獃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