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辣妹.淑女變變變 第 10 頁


最最有趣的還是後面他的那本歷史筆記本上被波了一堆污水,不是人干的哦,是喬穎同學中午沒有吃午飯,就拿了一盒泡麵過來,可是我絆了她一腳,所以那些湯水全波在了上面:「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
作者:待考 / 頁數:(10 / 0)

最最有趣的還是後面他的那本歷史筆記本上被波了一堆污水,不是人干的哦,是喬穎同學中午沒有吃午飯,就拿了一盒泡麵過來,可是我絆了她一腳,所以那些湯水全波在了上面:「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干的,我幫你擦掉,在放在窗檯上晾一下就好了……………………不好了,書掉下去,就被那個撿垃圾的老婆婆……撿走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好端端怎麼會掉下去呢?」他要被我氣瘋了。
「我怎麼知道,風吹的吧。」我怎麼會不知道,是我弄的唄,不然你以為今天刮幾級風啊。
這回他一定會死守着他的語文筆記本的,可是本姑娘就是不放手,耶,終於搶爛了,「SORRY,我不是故意的」。
「你到底想幹嘛」我敢斷定這句話整個教學樓都聽到了。
「韓朝偉,你幹什麼?」滅絶回過了頭。
「我想死,你管得着嗎?」他吼了一句,就衝出了教室,這句話叫滅絶師太都嚇得一顫。
「又不是我的錯」我哭喪着臉。
「他有病,你別理他。」楊仁瑞又來安慰我,這下子所有的人都在懷疑羅晴是不是真的轉性了。只有知道內情的筱莜在偷笑。
「羅晴,你自由了,你解放了,你不用再當我的跟班了」果然,他來求我了,中午他就把我拉到了教學樓下面的一個僻靜的草地上。
「不可以,要一個月,現在還不到2天」。
「你說你這麼可愛,這麼漂亮的女生我怎麼捨得折磨你呢?所以你也不要再這麼折磨我了」他哭喪着臉。
「也對,………………不行」
他本來都笑了,可是又僵住了:「為什麼?」
「本來你不折磨我是很好啦,可是換回來,你會欺負姐姐的,不行,我一定要等到一個月後再走。」
「你放心好了,你們兩個誰也不用當我的跟班了,你們都解放了,所以小姐你不要再折磨我了」。哎呀,好可憐啊。
「我哪有折磨你啊」我一臉無辜。
「對,是我在折磨你。」他拿我還真是沒辦法。不能打,也不能罵,動不動就裝可憐。
「那好吧」我點了一下頭,走開了,他鬆了一口氣,可是我就會這麼放過他嗎?不可能:「還是不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為什麼?」
「姐姐說,如果替她一個月,他就幫我買上次那件衣服,還有帶我去廣貿大廈,說裡面的東西任我挑,多少,多貴都沒有關係的,這個月底她還要請我去看SHE的演唱會,之後還會贊助我去北京旅遊。」
「她還真大方」。韓朝偉嚇了一跳。
「是啊,姐姐很疼我的」。
「好了,衣服我買了,廣貿大廈我和你去,SHE的演唱會門票我會幫你買的,而且我不止贊助你去北京,日本,美國都成了,行了嗎?」他無奈的說。
「這樣啊,考慮一下」還用考慮嗎?不答應的是傻瓜,但是總得裝一下,不能顯示的我幫貪錢了。
「我和韓朝偉這麼多年的同學可從沒見過他這個可憐樣,婧婧,你真是太歷害了,我崇拜你」筱莜聽這些事後,可真是把我當偶像了。
「誰叫他要欺負我,今天晚上我不折磨他才怪,」這樣子笑真是不像羅晴。
「你知道嗎?全校的人都說你轉性了」。
「放心,明天就變回來了,對了,信的事?」
她從書包裡的拿出一封信,遞給我,我一手接過就放進了書包裡。
「你不看啊」。
「我才不喜歡這種麻煩的事,反正你我絶對信的過,不用看了」我怎麼會對楊仁瑞的事這麼不關心呢?怎麼只去想韓朝偉那只黑蜘蛛呢?
不解?

受傷的韓朝偉

放學了,韓朝偉就拉著我往街上跑,到了服裝店,自然不止買那一次衣服,而且是大包大包的,幸好這小子有開車來,不然,我還真是拿不下,反正筱莜和我說,他家什麼都不多,就錢多。剝削一下,也沒什麼關係吧。
廣貿大廈是本市最大的超市,裡面什麼應有盡有,珠寶,手飾都是名牌的,裡面的玩具,書籍,裝飾品也是最好的。
「和你們女生上街還真是無趣,諾,給你你自己去吧」他把他的卡遞給了我「放心好了,裡面的錢可以讓你把裡面的東西都買下來了」。
「我可沒那麼可惡,我一定要你和我進去。」
「為什麼?」
「廢話,獃會我買了很多東西,大包小包的誰幫我拿啊,還有要是裡面有壞人怎麼辦。」真不記得這是第幾次裝可憐了。
「也對,你又不是羅婧,哎,這麼久沒見她,怪想她的」。
「什麼?你想她」不可能吧,你別嚇我。
「想他回來,怎麼欺負她」他說完就下了車,我就知道他不會想我的,哼,我要更歷害的剝削你。
和女人上街就是這樣,不止要在後面乖乖的付錢,還要幫他拿東西,想他韓朝偉活了這麼多年,什麼女人沒見過,就是她們兩姐妹這樣的沒見過。竟然把他弄這麼慘,你說他這麼一個大帥哥不去摟着美女們,不去和兄弟們去喝酒,竟在這兒幫一個小丫頭拿東西真是太好笑了。
「這個項鏈好漂亮,這個墜子真美,這耳環還真是不錯,哎,小偉,過來看看」我開心的叫着。
「你看就好了,你覺得我現在還能看嗎?」他手上不止提了許多的東西,還抱了許多盒子搖搖欲墜的,那個樣子真是好笑極了。
「小姐,你要嗎?」售票員小姐問着。
「這位帥哥幫我會賬,為什麼樣不要呢?我剛看的都包起來」。
韓朝偉把所有的東西都扔在了車裡,無力的坐在了車上:「你終於逛完了」。
最後他是迫不及待把我送回家去。
「你開這麼快幹嘛?」我問着。
「我要送瘟神」。
「什麼你敢說我是溫神」我生氣的摟着他的脖子。
「快放手啊,要撞車了」他大叫着,我連忙放手,真的還差一點啊,嚇死我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