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辣妹.淑女變變變 第 7 頁


「你一定要更努力,要加油哦,我相信你一定比那個韓朝偉強,因為在我心裡你是最棒的」我裝成真情告白的樣子,還握住了他的手,可是眼睛卻看著韓朝偉。 沖韓朝偉笑了笑,便想走開,不過好像
作者:待考 / 頁數:(7 / 0)

「你一定要更努力,要加油哦,我相信你一定比那個韓朝偉強,因為在我心裡你是最棒的」我裝成真情告白的樣子,還握住了他的手,可是眼睛卻看著韓朝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沖韓朝偉笑了笑,便想走開,不過好像忘了一件事,我人包裡拿出一根甘蔗遞給葉飛:「這是給你的,一定要吃啊」。
韓朝偉來到教室,什麼也沒說,只是瞪着我,瞪就瞪吧,看你能瞪到什麼時候,本姑娘才懶得理你。
我一邊咬甘蔗一邊做作業,他還在瞪着我,我受不了了:「你不累嗎?」
「我真的比葉飛差」。
「你何止比葉飛差」。
「什麼?不可能」他一口否認,「你是故意的」。
「沒錯,反正我和你就是有仇」。我別過頭不理他。
「你死定了」他生氣的說著。
「你以前也有這麼說,可是我現在都還是好好的」我邊咬甘蔗邊說著。
「你不要逼我出招」他惡狠狠的說著。
「我可是會見招拆招的,當心拜在我石榴裙,不,牛仔褲下」我笑了笑,我就不信他會有什麼招,反正我怕你我就不是羅婧。
眼神與眼神的交戰,到少20000W電壓。
「羅婧,告訴我一些羅晴的事好不好,她是哪個學校的,他的電話是………」

楊仁瑞打斷了我和韓朝偉的眼神交戰,真是的,眼睛好疼。幸好他來了,不然我就要輸了。
「老兄,你和人家約會了半天,你竟然沒有要到她的電話,你怎麼這麼失敗。」韓朝偉諷刺着。
「我只知道她媽媽是著名的鋼琴家,她住哪?」
「她也不是經常和 媽媽住在一起的,所以她不會經常回那個家的」我哈哈大笑。
「老兄,你忙了半天還是什麼也沒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羅婧,你幫幫忙啊」楊仁瑞可憐兮兮的求着我。
「她要是想見你,自然會出現的,她不想見你,你找遍全城也沒用」我真的沒騙他,羅晴真的不是那麼容易出現的。
「你要她出現,她一定會出現的對不對」楊仁瑞問着。我笑着預設,看了看韓朝偉,他緊張的敲了一下我的頭:「臭丫頭,你還想找我兩拳啊」。
「羅婧,你換一個成不成,你打我都行’他乞求着。他真的就這麼想見到羅晴嗎?羅晴對他就這麼重要嗎?「我不想對我妹妹使喚這麼多,有時間她就一定會出現的」。
我正想去小賣部買點東西,結果被幾位美女〈頭上長霉的女人〉劫住了,她們叫我到一邊去,去就去,誰怕誰啊。
「羅婧,你我妹妹是誰啊?」扎馬尾的一個女生問着。她像是某班班花吧。
「我沒妹妹」。
「那羅晴是誰啊’戴眼鏡的說著,完了,好像全世界都有知道我有個妹妹了,而且就是羅晴。「是啊,她是我妹妹,那又怎樣,她又沒得罪你?」
「她和楊仁瑞交往還說沒得罪我」霉女們憤憤不平。
「你們聽誰說的,楊仁瑞?」怎麼可以這麼亂說。
「july。」
「july?誰啊」我好像不認識吧。
「反天july就是july,那天她和韓朝偉一起出去,就看到楊仁瑞和你妹妹在一起,還說什麼你妹妹很漂亮,很淑女的樣子,看見你這樣就知道你妹妹一定不怎樣」。馬尾女生不屑的說著,顯然對我不滿。
「不是啊,其實她也很漂亮,很有個性啊」眼鏡MM到是說了句人話。
‘漂亮個屁,有我漂亮嗎?”馬尾女生大罵了一句。
「沒有,沒有,她怎麼會有你漂亮」。眼鏡MM嚇了一跳。
「就是啊,就你這樣還跟葉飛,韓朝偉有一手還真是很了不起啊」。
「葉飛•韓朝偉•」
「有人前天在心苑廣場和韓朝偉接吻,而且你們又是同桌,大家都說你們上課都在調情,還老是放電。還有你當眾向葉飛告白的事所有的人都知道你別想不承認」。怎麼好像在數罪狀啊,還有條有理的。
接吻,我還有和楊仁瑞接吻,你怎麼不說。上譚調情,那是在吵架好不好。放電,那是眼神 交戰。表白,我會沒層次到去和葉飛表白嗎?
「沒話了吧,你別想還否認,狐狸精」這語氣怎麼好像我搶她老公似的。
「狐狸精這三個字是要付出代價的’我一步一步的靠近她們。
她們也有點膽怯,不過看看自己這麼多人又壯了壯膽:「本來就是,誰讓你們姐妹竟然勾引了這麼多帥哥」。
「你們來找我到底是為了楊仁瑞,韓朝偉還是葉飛啊?」
「我們是為了帥哥,無論是為了哪個,你都不能碰,回去告訴你妹妹,讓她乖一點,狐狸精姐妹」這話真是讓人太不爽了,一拳過去就打在了她的嘴邊。她真的閉嘴了。
「你敢打人,我們大家一起上」其她人憤憤不平的衝上來。哼,怕你們啊,三拳兩腳的她們就全部倒在了地上。
「哼,你拽吧,看你以後還拽的起來嗎?我告訴你我哥哥可是東城武管的陳風。他的身手有多好你知道嗎?你別讓他看見你。」一個女的說著。
「哈哈,東城武管」。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過去拍了拍她的臉。
「羅婧」她膽怯的說著。
「知道我老爸是誰嗎?」我又問。
「不 不 不知道」。
「那你就聽好了,我老爸就是東城的管長,你哥哥陳風可是本姑娘親手訓練出來的,就算他看見我也得乖乖的叫句師姐,就你還想在我面前拽」我又是一耳光甩了過去。
「什麼……你」她們全都嚇了一跳。
「告訴你們,本姑娘四歲就練拳了,如果我是男生的話,我早就去世界各地比賽去了,整個東城武管的,沒有幾個不要中我師姐的」。就對付你們,小CASE。時尚書屋
她們這下嚇和可全不敢說話了,我拍拍身上的灰塵,問了頭號那個眼鏡女孩:「知道你為什麼傷的最輕嗎?那是因為你說了一句人話」。
拍拍屁股走人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