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辣妹.淑女變變變 第 8 頁


「難怪身手這麼好,原來是東城武管的」韓朝偉突然從她後面出來。 「不要和我說這和你沒關係。」羅婧質問着。 「當然和我有關係,我說過叫你小心的」他笑着說道。 「原來這就是你
作者:待考 / 頁數:(8 / 0)

「難怪身手這麼好,原來是東城武管的」韓朝偉突然從她後面出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要和我說這和你沒關係。」羅婧質問着。
「當然和我有關係,我說過叫你小心的」他笑着說道。
「原來這就是你的招數啊,那你就真的不怎樣啊,好像要小心的應該是那些霉女,我可是一根頭髮也沒少」我衝他笑了笑。
「放心,遊戲才剛開始」。他也笑了笑。
「怕你我就不是羅婧」。哼。
「我一定會讓你來求我的」他說完這句話,拋了個眉眼就走開了,怎麼就覺得他剛纔好帥啊,完了,我一定是着魔了。他帥。切。
今天已經是我20次,不,21次被人劫住了,走到哪大家都有不屑的看著我,這是什麼啊,我可是真的沒得罪他們啊。
我去食堂,連那打飯的大嬸都欺負我,我去小賣部買水喝,那人竟說不賣……這是幹什麼,我還成公敵了。
公敵就公敵,反正眼鏡妹和馬尾女生後也沒人敢再找我麻煩了,只是大家都不理我好無聊啊。而且那個韓朝偉竟每天每時見人就造我的謡,他怎麼可以這麼污衊我的名聲呢,這樣我還要混嗎?要是老爸回來聽到這些謡言,我又有政治課上了。還有我可不想楊仁瑞誤會。
為了我自身的清白,我還是去找那個臭蜘蛛算了。
「韓朝偉,Dear小偉,麻煩你去說清楚吧。」哼,本姑娘從沒這麼可憐過。
「我就說嘛,你一定會來求我的」他開心的哈哈大笑。哼真恨不得在他嘴裡塞個鷄蛋,臭蟲鷄蛋。
「你解釋不解釋」我把甘蔗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可是他非旦不怕,還笑着在搖頭。
「你再搖頭,我要你成為歷史上第1個被甘蔗打死的人」我威脅着。可他還是沒反應。
「你就直接說要怎樣才肯說清楚吧」我妥協了。算你厲害。
「爽快,條件很簡單,就是你要當我一個月的跟班」。
「沒門」當你的跟班,我還要活嗎?讓本姑娘服飾你,門都有沒有。
「那就免談,我走了,我現在要去找學校那幾個大喇吧」他說完就想走。
「你給我站住」。怎麼辦呢,我們學校那喇吧可不是吹出來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答應了」他笑着問着。
我點點頭。
他摸摸我的頭,「乖啊」。TMD我怎麼感覺像摸小狗啊。
「是你說的一個月啊,一個月,你可不要2天都受不了,如果你不要我幹了,我可就走了」。
「不會的,就算你再差,我也不會拋下你的,你放心好了,我是不會憐香惜玉的還有你剛叫的那句小偉蠻好聽的,你可以繼續這麼叫,我沒意見。」他說完就走開暗爽去了。
哼,死蜘蛛,看你明天還笑不笑得出來,你就得意吧,死蜘蛛,死混蛋,你等死吧。
「羅婧」我剛走進教室,楊仁瑞就衝了過來。
「楊仁瑞有事嗎?」
「羅婧,幫我把這封信給羅晴」。
「你這是……」

「我想羅晴不給我她的電話,不讓我知道她的事一定有她有理由,可是我不想沒她的消息,所以我想和她交筆友」。
筆友啊?好為難,不過看他那可憐兮兮的樣子,還是拿着吧「好吧,我幫你給她。」
「羅婧,謝謝你,你真是太好了」楊仁瑞開心瘋了,一把就抱住我。
「對不起啊,我太開心了」他連忙放開我。
「沒關係」我失落的說著,我就知道他不會想抱我的。
「楊仁瑞」我叫住已經走了幾步的他。
「還有事嗎?」
「相信我,你就快見到羅晴了」是的,我一定會讓他很快見到羅晴的。
下課了,我和筱莜正在看楊仁瑞的信:

羅晴:

自從上次之後,你又好像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之中,我真的找不到你了,你既然不願意見我,所以我只有寫信給你,希望你不會拒絶我,我真的不是壞人,我是真的很想認識你,如果你找我,你就打電話給我吧,你隨傳隨到,如果你想回信,就交給你的姐姐………………

楊仁瑞

楊仁瑞足足寫了好幾張呢,看的我都蠻感動的。
「我要是晴晴就好了」筱莜發出感嘆。
「哎」可是你不是啊,我收好信,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不會真的還要給他回信吧。最討厭寫信這麼麻煩了。
羅婧還是羅晴呢?時尚書屋
天終於亮了,也該去當韓朝偉的跟班了,我取下了耳朵上那些亂七八糟的耳環,只帶了一對精緻小巧點的。沒有了黑色酷酷的牛仔褲,而是一條灰色的休閒褲,穿了一件白色的長袖衣,原來那長長的飄逸而且外帶點金黃色的頭髮,也不存在了,全黑了,而且還輓了起來。紮了個馬尾,後面打了個蝴喋結,頭髮上還有一個粉紅色的櫻桃髮夾。指甲上是淡綠色的,身上還有一些淡淡的薄荷清香。時尚書屋
韓朝偉果然很講信用的把那些事情全都澄清了,那個葉飛也被迫說清楚了,可是韓朝偉竟說我是他的跟班才和他那麼近,還說他怎麼會沒水準到和我這種人在一起,我只配當他的跟班。
說吧,說吧,很快,你就知道錯了。
破天荒的我慢條斯理的走近教室,還聲音甜甜的和大家打招呼,大家全都愣了一下。
走到了楊仁瑞身邊笑着和他打招呼,他也愣了一下。真是的,我以前真的這麼不講禮貌嗎?打個招呼愣成這樣。
「小白鼠,幫我抄筆記」他把筆記本遞給我,我點點頭,接了過來,老老實實的給他抄筆記。
「作業幫我做完」他又吩咐着。
「你先放著,抄完這兒在說」我回他一記笑臉說著。
「中午之前要交啊」他凶神惡煞的說著。
「好了,我馬上就做,在中午之前做完,OK嗎?」又對他笑了笑。
「你是不是發燒了」韓朝偉關心的問着。
「你說什麼?」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