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辣妹.淑女變變變 第 9 頁


「要是平時你早就發火了,會拿甘蔗打我,咦,不對啊,你怎麼沒帶甘蔗」他疑惑着,我也可以感覺的出來,他聞到了我身上的那個香水味。 「牙疼」真不想再對他笑了。 他在藍球場上打球,
作者:待考 / 頁數:(9 / 0)

「要是平時你早就發火了,會拿甘蔗打我,咦,不對啊,你怎麼沒帶甘蔗」他疑惑着,我也可以感覺的出來,他聞到了我身上的那個香水味。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牙疼」真不想再對他笑了。
他在藍球場上打球,也還要把我拉到旁邊,哎,他打球怎麼就那麼帥啊,不過幸好我有免疫功能,不然一定中他的毒。
「水呢?毛巾呢?」我還在沉思。他已經打完球過來了。我才猛的醒過來:「我忘了,你等一下,我馬上去買」。
楊仁瑞走了過來,哎,身材那麼好,吃一下他的豆腐,「啊」我撞在了他的身上,我可以很肯定他看到了我頭髮上的櫻桃髮夾。
「對不起,我剛沒走好」這可是羅晴那甜甜的聲音。
「沒關係」他搖搖頭。
過了二十分鐘,我才回去,韓朝偉一見到我就開始訓:「你這個死丫頭,買瓶水用得着買這麼久嗎?你是不是存心整我啊,我告訴你當心我整死你,剪了你的頭髮,跺了你的指甲。」
「嗚嗚」我蹲在地上哭了起來,韓朝偉和楊仁瑞大吃一驚:「你…你怎麼了,別哭了」。
「剛剛買水就有人攔住我,差點還打我,現在好不容易回來了,你也罵我,我又沒做錯了什麼,你們為什麼樣要對我這麼凶啊」我越哭越凶。
韓朝偉竟然跑走了,哼,臭男生竟然不管我了,還是楊仁瑞好,蹲下來來安慰我,遞給我紙巾,我越哭越凶。不久後,我看到韓朝偉拿了一盒紙巾回來遞給我,我停止了哭泣。不停的在心裡埋怨自己:手上的紅藥水太多了,怎麼辦,還想哭。
「你別哭了,別人還以為我欺負你呢」韓朝偉欲哭無淚。
「你本來就在欺負她」楊仁瑞為我抱不平。
「我這也算欺負她,那這一陣子已經被她淹死了」韓朝偉反駁着。
「你一直這麼欺負人家,我拜託你,人家是女生,你也太過分了」我指責着。眼淚又想掉了,楊仁瑞替我擦了擦:「別哭了,我們走」。
楊仁瑞把我拉去了教室,只剩韓朝偉一個人在那兒,像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
放學了,韓朝偉把包包給我拿,可是我還沒拿熱,就被楊仁瑞拿走了扔回給了韓朝偉,哎,還是楊仁瑞心地好。
他們兩個走在前面,我慢條斯理的走在後面,還邊欣賞風景,韓朝偉氣急敗壞的回來扯着我的小辯子。
我疼的「啊啊」的大叫。楊仁瑞又回過頭來幫我,哎,弟弟總要聽哥哥的。
「我服了你,臭丫頭,你今天是不是有病啊」韓朝偉無奈的叫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不理她,轉過頭望着商店櫥窗裡的一件粉紅色的裙子,。開心的說著:「你們知道嗎?姐姐說過,會幫我買哦」。
「你發燒了,你穿裙子」。韓朝偉說著。
「姐姐」楊仁瑞好疑惑。
「你聽錯了,我說妹妹」我 隱藏着。
「哦,我知道了,你是羅晴,Oh my gad我就說嘛,你怎麼轉性了」韓朝偉尖叫,楊仁瑞沒出聲,我知道他早就想到了。
「是姐姐說要我來替她上一個月的課,當你的跟班,冒充她的」我可憐兮兮的說著。
「那死丫頭人呢?」韓朝偉問着。
「她去旅遊了」。
「什麼?臭丫頭,等到你回來,看我扁不扁你」韓朝偉氣急敗壞的說著。
「我就知道是你」楊仁瑞倒是開心極了。
「太沒成就感了,才一天就穿幫了」。
「你和那丫頭簡直就是兩極,看不出來的人是傻瓜,我的天啊,算了,是你這丫頭我就沒興趣了,你回去吧」。
「我不要,姐姐說一定要這一個月都跟着你,乖乖的聽你的話。」
「可是…………」
他還想說話,可是後來的話被楊仁瑞給瞪了回去。他只好改口:「隨你的便,愛跟就跟。」
「哦」我開心的大笑着,跟在他們後面,哼,韓朝偉看我不整死你,現在沒付出點代價,你別想甩開我。
他們又去什麼夜市酒巴的玩,我就在中間到處搗蛋,我要他們去哪玩都玩不成
,韓朝偉氣的想扁我,可是楊仁瑞就是護着我。
「 你走快點」韓朝偉又一次催着我。
「這麼凶幹嘛,看看風景啊,不知道你急着去哪?人家腿疼啊」我撒嬌的說著,韓朝偉捂着頭,他要暈倒了。
「腿疼就不要走了,找個地方坐下來吧」楊仁瑞關心的說著。
「好的」看見楊仁瑞這樣我就開心。
第2天了,來到學校,一切照常,反正已經穿幫了,還我羅晴本來面目。
「怎麼還是你啊」韓朝偉仰天長嘆。
「姐姐去旅行了,當然是我來替她上課」。
「我的天啊,一個月」他慘叫一句,我暗爽。
「小偉,我幫你做筆記吧」我聳聳他的手。
「誰讓你這麼叫我的」他的反應有點大啊。
「你不是叫姐姐這麼叫嗎?」
「我叫她這麼叫,沒叫你也這麼叫」。
「憑什麼她能叫,我就不能叫」我疑惑。
「不憑什麼,就憑你叫的太肉麻了」他鷄皮疙瘩都起來了。
「呵呵,你不要我叫,我偏要叫,小偉,小偉,小偉,哈哈」。
「別笑了,再笑下去就和你姐姐一樣,三八氣質了」。
「什麼,你敢說我姐姐是三八氣質」我拿起筆就紮了他一下,,他疼的從位置上『撲』的一下就站了起來,結果被滅絶師太瞪了一眼。
「不和你吵了,我幫你做筆記」我便開始和他搶筆記本,其實我知道他一定不會給的,因為昨天我就幫他抄的亂七八糟的,那可不是我的字跡很差,只不過有些地方我故意抄錯了,他都不知道我抄的那是哪跟哪。「對不起啊,我的視力不是很好,看不大清」。
「我不知道這個地方很重要,我以為不是很重要就沒抄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