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蠶食枕邊處男 冷靜 第 3 頁


是你不反對就行了,我既不犯法,也不妨礙他人,誰也不能說什麼。你不必急着現在回答,但請給我一個機會,相信我的真心。」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商緘搶先將話說出來。嗚!他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看來拒絶的話要留到下次了。
作者:待考 / 頁數:(3 / 30)

「呃!話也不能這麼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又怎麼說得出那全是因為妒忌呢?「總之,以往你是絶不會主動與我有肢體上的任何接觸,但現在卻不同,我不知道為什麼,可是一個人的習慣真能這麼容易就完全改變嗎?」
「是不容易,但要解開自製卻是再輕易不過!」
「什麼?」
「我愛你。」
「呃!我沒聽錯吧?你……你剛剛是說……」
豆大的冷汗正一顆顆自我的額際冒出來。時尚書屋
「你沒聽錯,我愛你!而且愛了很多年。」
像是生怕我沒聽懂般,他又強調一次。唉!這麼肉麻的話說一次也就夠了,何必說上第2遍呢?時尚書屋
「這……可是……那個……」
面對他的告白,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回拒。時尚書屋
「可是,我是個男人呀!」
「那又如何?只是你不反對就行了,我既不犯法,也不妨礙他人,誰也不能說什麼。你不必急着現在回答,但請給我一個機會,相信我的真心。」
似乎看穿了我的想法,商緘搶先將話說出來。時尚書屋
嗚!他都這麼說了,我還能說什麼?看來拒絶的話要留到下次了。時尚書屋
在肉麻的告白後,商緘主動轉移話題,而我也在鬆了一口氣之後全力配合。接下來的時間裡,我和他就像普通朋友般的聊天、吃飯,直至深夜才由他送我回家。時尚書屋
商緘的告白,我是聽到了,但真正能理解他的話卻是踏進家門以後的事。時尚書屋
深夜一點三十分,我捧着一張漲紅的臉,無力的癱坐在地板上。心臟為他所說的話失去了規律,為了那句乍聽時還曾在心裡批評為肉麻的話猛烈狂跳起來。時尚書屋
原來「聽到」和「感受到」是兩回事。經過十幾個小時的消化、發酵,由乍聽到時覺得肉麻的話,現在卻讓我面紅耳赤、不知所措。時尚書屋
呵!還以為自己今天下午之所以能夠泰然處之,是基於我科學家冷靜的性格和理智的頭腦,可原來事實是這麼的令人傷心。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只因我那可笑又可悲的慢三拍性格啊!
第2章

距商緘向我告白至今已一個多月,正如他所說的,他並不催我給他答案,只是每天固定的接我下課、吃飯、談天,然後送我回家。態度自然、溫和,就像是老朋友般的自在,沒有任何令人臉紅心跳的行為,只除了那個……晚安吻!
說來真不好意思,這個晚安吻的產生居然是由我所提議的。起因全是一場誤會,但造成這種事實的人卻是我,再加上他的晚安吻給我的感覺還不討厭,所以……就這樣子啦。時尚書屋
商緘向我告白後的第2天晚上。時尚書屋
「到家了。」
站在家門前,我猶豫着要不要請他進去雖然他今晚的行為很君子,可沒有人能保證接下來的時間都會這樣。時尚書屋
「時間不早,我就不進去了,晚安!」彷彿看出我的猶豫,商緘善體人意的打破僵局,一隻手輕輕的將我垂落至眼前的頭髮往後撥,臉緩緩的靠近。時尚書屋

咦!他這是……

我想逃,但又不甘示弱。硬是強迫自己在商緘面前不可露出慌張的模樣,更不可泄露出心中的害怕。時尚書屋
他的撫觸是那麼的柔和,但口中所說出的話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時尚書屋
「怎麼了?你在怕什麼?」
商緘一臉戲謔的笑容,讓我的態度更加強硬。「怕?有什麼好怕的?不過是個晚安吻而已。」
死鴨子嘴硬的我當然不會承認自己心中到底有多害怕,但這可是我的初吻呀!
對啦!我,姬築慕,二十六歲了連初吻都不曾有過。時尚書屋
「哦!說的也是,只是小小的晚安吻而已,你當然沒什麼好怕的!」
商緘臉上的笑意愈來愈明顯、愈來愈得意。時尚書屋
看著他的笑容,我疑惑了。明明是我占上風,但為何我會有種掉入陷阱的感覺?時尚書屋
「既然如此,你當然也不會介意跟我來個西式的吻別吧!」
商緘此時臉上的笑容,已經不單單是「得意」兩個字可以形容的,那是一種溶合欣喜、獨占的笑意,是一種勝利者才會有的笑容,而這種笑容看在我眼裡只會激得我更加的倔強、嘴硬。時尚書屋
「親就親嘛!有什麼了不起的?」唉!遲早有一天,我會被自己的這張嘴給害死。時尚書屋
商緘的頭愈來愈低,離我愈來愈近,近到我能直接感受到他所呼出的氣息。先前把話說得太滿的我,現在根本不能躲,可是天曉得我是多想逃回我的小公寓,然後把門狠狠的甩在他的鼻前,將他關在門外。時尚書屋
商緘的薄唇落在我的唇上,我的腦中立即一片空白。我的初吻就這樣被一個不知道它價值的人給奪走了,奇怪的是,我並不後悔。時尚書屋
那天晚上的吻,是很輕、很柔、很淺的小小碰觸,沒有傳說中的檸檬味,更沒有觸電的感覺,有的只是一種很難形容的感受。時尚書屋
「原來這就是眾人歌頌的吻呀!」
商緘吻得恰到好處,不會讓人覺得討厭,所以我也就獃獃的接受了。時尚書屋
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我才明白那個吻不過是小小的入門課程而已。時尚書屋
現在時間是下午六點二十五分,而商緘還沒有出現。時尚書屋
我站在校園西側出口處等他,自第1次被他活逮後,這兒就成了我和他理所當然的碰面地點。時尚書屋
正當我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之際,商緘的BMW已無聲無息的停在一旁對我招手。「築慕,這邊!」
我小跑步過去,邊鑽進前座的位子邊埋怨的說:「你今天怎麼這麼晚……」
話還沒說完,車內飄散的香氣吸引住我全部的注意力,我敢肯定,前一位乘客應該是個女性。轉頭看了商緘一眼,很輕易的在他的淺色襯衫領子處找到證據——深紅色的唇印。時尚書屋
剎那間,心頭黯沉下來,不知為了什麼原因,我就是高興不起來。時尚書屋
「對不起!我遲到了,來,笑一個,不要再板着一張臉了。」
咦!有嗎?我伸手捏了捏臉頰,只是有點僵而已呀!
「對不起啦!我真的是臨時有急事,所以……」
可能是看我不答腔吧,他以為我仍在生氣中,索性將車子停在路旁。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