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抱著元寶私奔 第 2 頁


公主駕到。老蔡那得意的笑臉馬上萎縮成憂鬱的表情,轉身面對他的天敵---金家的「無冕公主」金元寶。 「五小姐?」他儘可能的露出歡迎的微笑,可惜不太成功。「你這次回來得好早,默嬋小
作者:謝上薰 / 頁數:(2 / 37)

公主駕到。老蔡那得意的笑臉馬上萎縮成憂鬱的表情,轉身面對他的天敵---金家的「無冕公主」金元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五小姐?」他儘可能的露出歡迎的微笑,可惜不太成功。「你這次回來得好早,默嬋小姐沒留你多住幾天?」
「姊夫回來啦!我可不想被悶死。對了,蔡頭

「五小姐,我是老蔡。」面對惡勢力,老蔡仍是有所堅時的。
「你姓蔡,是園丁頭兒,所以你叫蔡頭。」金元寶相當自得其樂的往下說:「我知道我回來的正是時候,西園的桃子該熟了,你摘一籃到我房裡去。」
老蔡猶豫不決的搖搖頭。
「最好多等幾天,五小姐,今年的雨水不足

「去他的雨水。」元寶意志堅決地說:「我今天就要吃,而且在我回房之前必須送到!否則你給我小心一點,我保證明天你眼睛睜開時,樹上一個桃子都不剩。」
老蔡哭喪著臉走了。
真是大快人心!十三姨太真羡慕她擁有強人的力量,三言兩語便馴服了老蔡。
不過,她可沒膽子向「她」看齊,誰都知道,金家五小姐是抗州出了名的「不良少女」典範,連自家姨娘們都不忘告誡自己生的女兒少跟元寶打交道,以免近墨者黑,到時公子富少不來求親,將不見容于愛財如命的金乞兒。
大夥兒心知肚明,老爺對這個女兒頭疼得緊,已經有「賠售」的心理準備,只不過礙於五小姐和她親娘的厲害,誰也不肯公然宣之於口。
「老爹啊!我回來了。」元寶用一種稱兄道弟的口吻隨便和父親打個招呼。
金乞兒在心裡嘆氣。
「哦,你回來了,我該哭還是該笑呢?」
「如果你想長命百歲,還是笑吧!」
「除非旱日送你出閣,否則我活不到七十大壽。」
「對哦!萬一你只活到六十九,只差一點點就七十大壽,先別算要花多少棺材本,光是想到沒收到的壽禮、賀儀,就足以讓你硬生生的又氣活過來。」
「小子,你還真是我的知己!」金乞兒咬牙道。
「不客氣,知父莫若女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金元寶嘻皮笑臉的向老爹眨眨眼,突然眼睛一亮。她左手捧起他的茶碗聞了聞,右手端起十三姨太的荼碗嗅了嗅,都是剛沏好的香茗。她精明得很,擱下右手那碗,就著老爹那茶啜飲起來,嗯,果然生津解渴。
「老爹,你的茶葉比較棒,送一斤給我吧!」
「你知道這一斤多少錢嗎?你老子都捨不得天天喝,你這敗家女開口就要一斤?」事關金錢大事,金乞兒不自主的端出生意人的嘴臉和架子。
「噢,你不給也沒關係,不過,小心別被我搜到,我會搜刮殆盡,全部拿出去賣,到時你可不能怪我沒有手下留情。」元寶說道,腦子非常用心地轉著。「你最愛藏私了,讓我想想你這次會把好東西在哪兒?你怕人家偷喝,而這個家裡有誰不愛喝好荼?啊!有了,是富國那小鬼,一定藏在他屋裡
」她抬腳要走。
「回來,回來。」金乞兒的心在滴血。「算老子怕了你,一斤就一斤。」
「這才對嘛!好東西要跟好女兒分享。」金元寶不客氣地說。
「你這個敗家女,是生出來和老子作對的。」金乞兒一臉沮喪的看著她,接下去,教人大吃一驚的說:「也許,我該派人送半斤好茶葉給默嬋姑娘,畢竟她忍受你忍受了好一段時間。」
「不得了,天要下紅雨啦!」元寶哀號著。「太陽要從西邊出來啦!西湖的水要乾啦!鐵樹要長出黃金花啦!」
「你叫什麼叫?」
「你突然說要送禮,我太害怕了,怕喝茶會噎死、吃豆腐會脹死」
「你
瘋丫頭!」金乞兒叱罵道。
元寶反而鬆口氣,拍拍胸膛。
「還好,老爹沒發瘋,又恢復正常了。」
金乞兒氣不打一處來,他吹鬍子瞪眼睛,沒奈何,女兒從小就不怕他。
「老爺,」紀總管適時出現。「王媒婆登門拜訪。」
金乞兒心中一樂。
「快快有請。」他暗自盤算老四明珠的身價若干。
元寶不必老爹下逐客令,也知道自己不適合留在這裡,不過,有句話不講不明--
「爹,你不用派人送好茶給默嬋。」
賠錢的事,金乞兒老早忘了。
「我知道,你姊夫浪費得緊,家中好荼供應不斷。」
「這只是原因之一。」
「那原因之二呢?」
「半斤荼葉你也送得出手?我怕你給我丟臉!默嬋不笑,姊夫也會笑死。」
元寶說完便溜,金乞兒瞪著她的背影不住搖頭。
「沒救了!天生的野馬,敗家女!」他非常煩惱,怕要倒貼一筆錢才能把她推銷出去,而且還須是一筆可觀的數目。所以,他立定志向,要在老四、老六、老七身上把他即將損失的財富再賺回來。
幸而「天公疼憨人」,他的女兒一個美賽一個,年紀愈小愈迷人,身價自然也就節節高升,不至于再發生「倒貼」的慘事。
徐娘半老的王媒婆扭腰擺腎的走了進來。
「哎喲!我說金老爺紅光滿面,氣色極佳,果然是大喜之兆呀-」
元寶躲在窗後「聽壁腳」,滿意的得知新資訊,便大搖大擺的回到姊妹們共住的「招才院」。或許,叫「招財院」更加貼切些。
一籃新鮮的桃子端端正正的擺在她住處的花廳桌上。
「蔡頭這老傢伙還挺識相的嘛!」元寶嘿嘿一笑。
丫鬟巧雲和彩霞相對苦笑。
彩霞嘴甜些道:「連老爺都要讓小姐三分,何況一個老園丁。」有這樣一名主,做她的丫頭並不吃虧,元寶比起她老頭是慷慨多了-反正都是慷他人之慨嘛!
巧雲虛長兩歲,個性也比較正經。「小姐,你不先到夫人那兒去報到嗎?」
「我現在沒空。巧雲,你去請石頭明珠過來。」
「四小姐就四小姐嘛!你別當她的面叫她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