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抱著元寶私奔 第 7 頁


然而,「喜春院」只是黃河兩岸隨地一處小鄉鎮上的一家普通妓院,有點臟,鴇母還嗜吃大蒜,口臭得厲害,想想,連鴇母都這般沒水準,底下的妓女會有出色的嗎?田晚晚固然艷冠全鎮,卻也不曾培養書
作者:謝上薰 / 頁數:(7 / 37)

然而,「喜春院」只是黃河兩岸隨地一處小鄉鎮上的一家普通妓院,有點臟,鴇母還嗜吃大蒜,口臭得厲害,想想,連鴇母都這般沒水準,底下的妓女會有出色的嗎?田晚晚固然艷冠全鎮,卻也不曾培養書香氣質,未免美中不足。連做妓女都時運不濟,實在該找命運之神理論一番。不過,對鄉下人而言,她夠好了,真要是「花國狀元」來,此他們反而自慚形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到了十二歲,鴇母將她從打雜工正式升格為雛妓,公開招標開苞者,郭瘦鐵也是其中之一,可惜實力不夠雄厚,被一個做醬油的小老闆捷足先登。
郭瘦鐵也算痴心,頑固地認定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而田晚晚也確實是全鎮最美的姑娘。蒼天不負苦心人,被鴇母壓榨了五、六年,幫鴇母賺足棺材本,田晚晚自己卻忽然得了怪病,這一病不僅形銷骨立,眼看要去見 王,鴇母急了,怕她死在妓院裡晦氣,正想找人將她拖出去,這時,郭瘦鐵卻登門為她贖身,要娶她為妻。鴇母心一樂,馬上點頭如鷄喙米,將她賤價出售。
田晚晚總算掙得一個有尊嚴的身分,算是晚來的幸福,如果她此時死去,人生也將畫上一個不錯的句點。
郭瘦鐵娶了一個病得快死的妻子,固然是他的痴心,也有賭一賭命運的味道。
這時,命運開始站在他這邊了。
一位雲遊四海的神醫來到小鎮,郭瘦鐵一聽說,馬上登門求醫。等見了神醫,他心中情不自禁打了個突,神醫居然是位身著白衣的俊秀年輕人,不但姿容高貴,神態瀟灑,但
也太年輕了一點吧!會有真本事嗎?
可是,小鎮上的大夫老早對鴇母判了田晚晚死刑,反正左右是個死,不如死馬當活馬醫。
那神醫果真神,田晚晚死裡逃生,居然被他醫好了,還姿色不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郭瘦鐵喜得坐不住椅子,連忙跑出去買鞭炮大放特放,順便宣告他和闐美人正式結為夫妻。等這一套忙完了,想到該請神醫喝一杯喜酒,人家早已離鎮三十里,大概是嫌他的酒有摻水不夠香醇,可是,郭瘦鐵絲毫不以為意,因為他剛巧忘了先付診金。
人就是這麼奇怪,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一旦弄到手,把玩一陣,又開始嫌東嫌西,覺得自己上當了。
剛開始,郭瘦鐵的確很開心以最便宜的價錢得到如花美眷。
才十七、八歲就能脫身勾欄院,田晚晚心底也是怠淚的。但感激不是愛,她在這鎮上是人人皆知的名妓;她的名氣太響了,使得郭瘦鐵無時無刻都無法忘記她「千人枕頭」的過去,走在路上隨便遇上一個男人都要疑心是老婆的老相好,若是人家再對他點頭笑一笑,那就不得了了,彷彿那笑容有多曖昧似的,他恨不能打掉那笑臉。
郭瘦鐵這老疙瘩左右都不快活,那麼,何不乾脆帶著老婆遠走他鄉算了,可他又欠缺那樣的豪勇。田晚晚支支吾吾和他提了一次,他白眼冷語相加--
「這祖上傳下來的田產能變賣嗎?我郭瘦鐵已經夠不肖了,因為自己的痴心娶了一名妓女為妻,我的犧牲和痛苦你不明白嗎?現在你還要我棄祖離鄉,這祖先的墳難道都不掃了嗎?男子漢大丈夫可不能這樣孬種!」
說得田晚晚面紅耳赤,好像自己有多麼罪孽深重似的。
其實說穿了,郭瘦鐵是因過慣了安穩的日子,突然要他離鄉背井,一切從頭開始,教一個快四十歲的中年男子心生畏怯,不大願意做沒把握的事。
夫妻間除了這點不愉快,還有一事使郭瘦鐵很不滿。
田晚晚過慣了燈紅酒綠的日子,雖說她本性還算樸實,畢竟受環境影響很深,習慣了打扮自己,又不會理家,吃米不知價,魚肉時常買到不新鮮的,市井小販最愛欺生,總把賣不出去的滯銷貨全推銷給她。
氣得郭瘦鐵哇哇大叫,直罵她「中看不中用」,不再給她家用,而由自己出面買賣。而且他本性是慳吝的,不許老婆買姻脂水粉打扮,除非她還想「賣騷」,鼓吹良家婦女都該學習隔壁的王寡婦,終身不打扮,並且不苟言笑。
原本賣笑為業的人,突然教她收起笑容,心情自然抑鬱難排,丈夫又是茅坑裡那塊又臭又硬的石頭,田晚晚不得不自嘆命苦。
家中的大小權柄一把抓,郭瘦鐵在不滿中總算有了些許安慰。其實,買菜買魚肉的精明或愚笨,都是從經驗中學習來的,不善理家的女人只要給她一年半載的時間學習,沒有學不會的道理。
而田晚晚一出手又是鮮魚又是精肉,可貨色差,價錢卻不差,吃得郭瘦鐵心驚肉跳,深怕這一點家當全給她吃垮了。可是,他又愛面子,不願一開始就讓妻子看穿他在乎那一點魚肉錢,於是,經他義正嚴詞一番,收回權柄,一日三餐除了家裡種的菜,就是辣椒、醃蘿蔔,連新鮮鷄蛋都難得吃一次。種菜拿出去賣,賺了錢他會買回一些鹹得沒法子多吃一口的鹹鴨蛋,了不起多買幾塊豆乾,若哪天在桌上出現了醃魚或一點肥肉,那鐵定是要祭祖拜拜了。
對於自己的種種行為,郭瘦鐵總是不必要的對市井小販解釋道:「沒辦法!那種出身的女人就是不懂得理家,誰教我痴心,只有自己辛苦一點羅!」本來他最忌諱別人提到他老婆的出身,但他自己卻一提再提,害人家想假裝遺忘他老婆的出身都很難。
他這樣做,等於是變相的把妻子關在家裡,不讓她有機會拋頭露面,解除了他「綠雲壓頂」的疑慮。他唯一允許她交往的就是隔壁的「婦女楷模」王寡婦。
田晚晚認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