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沉重的肉身 第 1 頁


:現代性倫理的敘事緯語作為一個學者,劉小楓的每一部著作似乎總能在學界引起重大反響。劉小楓在《現代性倫理的敘事緯語》這部著作中用清新流暢的文筆解讀了一批現代作家的經典之作,並
作者:劉小楓 / 頁數:(1 / 88)

:現代性倫理的敘事緯語

作為一個學者,劉小楓的每一部著作似乎總能在學界引起重大反響。劉小楓在《

現代性倫理的敘事緯語》這部著作中用清新流暢的文筆解讀了一批現代作家的經典之作,並通過復敘事使一個個沉澱在我們生活中習以為常的倫理問題真正成了問題。畢希納、昆德拉、卡夫卡、基斯洛夫斯基這些卓越的敘事思想家的敘事在劉小楓的喃喃復敘事中重新又鮮活了起來,呈現着它們敞開着的意義。自1999年初問世以來,即引起學界關注,上市未及一個月即再版,至今已印三版,一時成為熱門書籍。時尚書屋
本次再版,訂正了個別詞句,使用了新版式。
華夏出版社授權連載,不得轉載

前言

此次再版,除更換版式、訂正了個別詞句外,全書一仍其舊。時尚書屋
「人不可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書寫也不例外。時尚書屋

再版記言

此次再版,除更換版式、訂正了個別詞句外,全書一仍其舊。時尚書屋
「人不可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書寫也不例外。時尚書屋

劉小楓

2003年10月于中山大學哲學系

前記

構思這部小品文集有好些年了。時尚書屋

九○年,北島兄約我給他主編的《今天》寫稿。那時我在巴塞爾唸書,正臨古希臘語和拉丁語考試關,滿腦子單詞和詞尾變化規則。在古典語言課上讀了一些古希臘語和拉丁語散文,聯想到讀過的現代小說,即興寫了,不過為了換換腦筋。這篇幾千字的小品刊發後,出我意料,得到文學界一些朋友謬獎,慫恿我再寫。時尚書屋
打那以後,腦子裡就不時冒出些意念——但僅意念而已,功課繁重,沒有精力來編織這些緯語,也就擱下了。時尚書屋
九三年到香港,老友林道群嫌我的學究文字艱澀難懂,文風變得讓人厭煩,問我有沒有非學究性的文字,我就把臆想中的這部文集給他,答應半年交稿。誰知四年如煙,學務、編務纏身,全是道問學的學究事,這些小品寫得斷斷續續,總不能如意。寫小品比寫學術論著費精耗神得多,如今終於成章,算是生命經歷的緣份。時尚書屋
文集的構思費了一番心思,讀者要是留意到各篇順序的刻意安排就好了。所謂現代性倫理,指的是人民倫理和個體自由倫理。時下人們正身不由己地從人民倫理脫身出來,轉向個體自由倫理。本書的敘事緯語從人民倫理轉到自由個體倫理,主要圍繞中歐兩位當代作家的敘事,以探討兩種不同的個體自由倫理的差異。時尚書屋
文集做預告已三年多,害得有讀者不時徒勞尋問,在此深表歉意。緯語沒有寫完,想好的意念還有好些——赫爾岑講的「家庭戲劇」、阿玲講的自己與米勒的故事、帕斯捷爾納克講的拉拉的故事、艾柯講的修道院故事……,都有意思。為了儘快向友人和關心的讀者交待,先就此打住。時尚書屋
需要交待的是,原刊于《今天》的當時寫得倉促,這次重新寫過。部分篇章分別在《讀書》月刊和《上海文學》刊發過,結集時都有不同程度的修改。時尚書屋

劉小楓

1998年5月于香港

引子: 敘事與倫理

上帝知道多少人的頭髮,倫理學就知道多少個人。時尚書屋

——基爾克果

一九六七年春天……

院子裡只剩下我們一群十歲左右的小孩子,父母們和大孩子們都參加文化大革命去了。有的在學習班裡背主席語錄改造思想,有的在大街上通宵達旦辯論造反還是保皇,有的在不知什麼地方徹夜印傳單。那個春天的日子,其實是相當激動人心的。時尚書屋
趁大人們不在,院裡的小孩子們分成兩個陣營,用自製的木頭大刀和長矛玩相互廝殺的遊戲——從底樓殺到三樓,從三樓殺到底樓,免不了有喊叫、受傷、委屈、流血、哭號。我們每天晚上都玩這種遊戲,敵對的兩個陣營每天都在分化、重組,有人叛變,有人當奸細,有人當領導核心。時尚書屋
一天——那個激情萬端的春天並無特色的一天夜裡,敵對陣營的頭目和談失敗後,指揮自己的部隊一方番號是「井岡山兵團」,另一方番號是「延安縱隊」開始廝殺,院子裡閙哄哄的。突然停電了,整個院子一下沉入黑洞洞的深淵,廝殺的雙方再也看不清對方。世界剎那之間不在了,沒有父母在身邊,又沒有電燈的處境使模仿的革命遊戲激情變成了不知身在何處的恐懼。兩個陣營之間虛擬的敵對倫理不見了,大家不分政治觀點,不分男女界限,牽着手,摟着腰,擠縮在一起,不知如何度過入春後依舊冷冽的這個寒夜。時尚書屋
我們中間有一位剛念初中三年級的大孩子,也許因為高度近視,沒有上大街辯論或散傳單。他並沒有參加我們的革命遊戲,只是同時給鬥爭的雙方提供戰略和戰術指導。只有他在沒有電燈的黑暗中顯得比較自在。時尚書屋
黑夜靜得讓我們心驚。時尚書屋
這個大孩子說,我給你們講個故事。時尚書屋
他坐在破舊的窗檯上,講起了福爾摩斯的故事,故事中的驚險覆蓋了我們心中的恐懼。接着,他講了凡爾納講的奇妙的故事、雨果講的令人感傷的故事、梅里美講的讓人痴想的故事。他敘述的時候,我們不再驚恐地四處張望,不再慌張地想要尋找蠟燭,甚至不再期待電燈重新亮起來。這個大孩子講的前人講的故事,像溫暖的手臂摟抱著我們,陪伴我們被遺棄的、支離破碎的長夜。時尚書屋
時間,若有若無的時間被敘事填滿了。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