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沉重的肉身 第 5 頁


這些文字顯得語無倫次,情緒異常激動。究竟怎麼回事?畢希納不過在研究法國大革命的歷史,不是在干歷史的革命,思想情緒怎麼會被搞成這副樣子?原來,畢希納在查閲法國大革命遺留下來的歷史檔案
作者:劉小楓 / 頁數:(5 / 88)

這些文字顯得語無倫次,情緒異常激動。究竟怎麼回事?畢希納不過在研究法國大革命的歷史,不是在干歷史的革命,思想情緒怎麼會被搞成這副樣子?原來,畢希納在查閲法國大革命遺留下來的歷史檔案時,發現了一樁思想奇案:丹東之死。時尚書屋

丹東是法國大革命初期的功臣、革命政府公安委員會主席,簽署過不少斬貴族人頭的手令,可算是老一輩革命家。除了丹東自己,誰也沒有想到革命家丹東最終被自己發起的革命和建立的人民民主專政法庭送上了斷頭台。丹東本來是革命斷頭台上的斬頭刀,誰知他的身子和頭也成了斬頭刀下的什物。丹東為誰或為了什麼信念而死•
事隔幾十年,這宗思想疑案一直沒有人搞清楚過。畢希納憑着二十二歲的青年血氣,決意自己來辦一次思想偵探案。時尚書屋
思想者大致有兩類,一類可以稱為思想的作奸犯科者,通過種種論說製造思想奇案;另一類可以稱為思想的刑事偵探,專破歷史中沉積起來的思想懸案。就拿離我們的生活比較近的十九—二十世紀來說吧,盧梭、黑格爾、馬克思、尼采、海德格爾都是些現代思想界的作案要犯,施特勞斯、沃格林、洛維特則是些思想案件的大偵探。思想刑事偵探不是對歷史中的思想做道德檢察,然後提出政治控罪——那是國家意識形態安全局的偵探干的事,而是偵察在歷史社會的大街小巷中發生的把人們的思想和生活搞得鷄犬不寧的思想刑事案件,搞清案情,然後在公共輿論中對思想界的作案要犯提出檢控。思想界的作案和社會生活中的作案一樣,都是自然而然、永不可能杜絶的事情。時尚書屋
日常生活需要偵探,思想生活也需要偵探。有了偵探,人們的生活才得安寧。我不敢說畢希納是現代的思想偵探的第1人,但肯定可以說是前驅之一,或者說是極有智慧的一個。畢希納僅用五個星期就把「丹東之死」這樁案子搞清楚了,並以索福克勒斯的氣度、莎士比亞的文風寫出了案情報告《丹東之死》。時尚書屋
案情報告寫成了一出現代悲劇,足見畢希納被這案子搞得激動得不可收拾。這篇案情報告不僅在現代文學史上,也在現代思想史上成為一塊路碑。一百六十多年來,德國甚至整個歐美思想界不斷有人被他尖鋭的思想偵探能力吸引,紛紛惋惜他的早逝。的確,要不是因為畢希納偶然發高燒死了,在十九世紀下半葉的德語思想界
,馬克思、尼采恐怕就不會那樣作案了。時尚書屋
在畢希納的激情之筆下,丹東之死既有蘇格拉底的飲鴆氣概,又有耶穌的客西馬尼園悲情。這些氣概和悲情簇擁着一種現代的生存倫理觀:一種相當脆弱、但在歷史選中的個人身上又相當堅毅的倫理。與蘇格拉底和耶穌一樣,為了證明一種倫理的正當性,丹東被當時的法律制度合法地審判有罪,被民主地送上斷頭台。丹東之死屬於那種按新理不該死、按舊理又該死一類的歷史事件。時尚書屋

這類事件在歷史上並不多見,總是在新舊倫理的交替時刻發生。時尚書屋
可是,革命家丹東正是為了新的倫理而發動革命,又被新倫理的革命法庭斬掉腦袋的。丹東之死是樁奇案,就奇在這裡。時尚書屋
寫完《丹東之死》後不到一年,畢希納就發致命的高燒死了。這場突發性傷寒令我生疑:畢希納發的致命高燒是否與他偵破這宗疑案有關?不過,這倒是案情之外的事了。時尚書屋
丹東之死是因為斷頭台變成了禮拜堂?時尚書屋
丹東的人頭被革命法庭斬掉,是因為他像嘉米葉那樣,眼睛「曾經為幾個不幸的人濕潤過」?是因為他的良心突然發現「往斷頭台運犯人的馬車碾平了一條大道」,覺得羅伯斯庇爾「想把革命變成宣講道德的大廈,把斷頭台變成禮拜堂」?總之,是因為他覺得自己領導的人民民主專政公安機關殺人太多,於是開始懺悔,不想繼續革命,以致同羅伯斯庇爾發生衝突?時尚書屋
丹東與羅伯斯庇爾的思想衝突,無疑是他的死因。但是,丹東與羅伯斯庇爾究竟在哪一關鍵問題上發生了不可調和的思想衝突•他們兩人不是革命同志•不都在為新的倫理獻身?時尚書屋
的確,革命後的丹東變了。在「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時候,丹東不再革命了,整天不是與同夥發犬儒主義的牢騷,就是與妓女調情,說下流話。羅伯斯庇爾對此覺得不可思議:這同志怎麼變得像個花花公子?既然丹東的手和心已經變得骯髒,羅伯斯庇爾覺得,在一個以絶對道德為基礎的國家裡就不該再有他的位置。這就是史家們通常說的丹東被送上斷頭台的原因。時尚書屋
畢希納對歷史學家們的說法不滿意。史家至多能收集案情材料,根本沒有能力對一件歷史案件的內在肌理做出分析。如果按歷史學家的說法,丹東之死實在算不上一樁奇案。可是,丹東死後,人們對他的死因一直眾說紛紜,歷史學家的說法沒有解答眾人的疑惑,丹東之死仍是一樁奇案。時尚書屋
所以,畢希納起心要來辦理這樁案子。時尚書屋
丹東是被人民法庭送上斷頭台的,人民法庭判他死罪是依法判罪,不是憑羅伯斯庇爾個人的不滿。羅伯斯庇爾領導的這個革命後的人民民主國家是法治的國家,並不像好多人說的那樣是什麼人治國家。其實,任何國家都是人治的,是人依法而治。問題在於依的是什麼法。時尚書屋
自由民主國家與人民民主國家的區別,不在於一為法治國家,一為人治國家,這兩種政體都是人治,差別在於人治所依的法不同。時尚書屋
人民法庭依的是什麼法?時尚書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